<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艺高人胆大!

    徐天还真想看看,聂远能耍出什么花样儿来。

    两个人走出去了没多远,聂远就停下了脚步,冷笑道:“王炸,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吧?”

    徐天笑道:“你干什么,想动嘴皮子吓死我啊?”

    “姐,王炸来了。”

    “你就是王炸?”

    终于,一个女孩子从花丛中跳了出来。

    她的身材较小,有着一张很漂亮的瓜子脸,大眼睛水汪汪的,长长的睫毛不停地眨动出诱人的光芒,玲珑的小鼻子时时地耸动着,还有那薄薄的、嫣红的嘴唇,就连骨子里面都透这一种淡淡的魅惑。

    徐天微笑道:“哎呦,我当是谁呢,这不是聂无双吗?”

    “啊?徐徐天?”聂无双就跟见了鬼似的,吓得倒退了两步,这人就是一颗灾星,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她准没好事。

    本来,她奉了师傅的命令,以南丰聂家女儿的身份跟崔炜订了婚约,一切都好好的。突然有一天,崔炜不仅仅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还跑到南丰聂家来了,要聂家人给一个说法。崔炜倒是没有什么的,但是他的背后有内隐门的黑山派,那可不是欢喜宗所能招惹的。

    她觉得这件事情,就是徐天搞的鬼。

    别看她是内劲一层的魔皇,但是在徐天的面前,真是不值得一晒。要是人家想找她的麻烦,她连挣扎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不过,她就不明白了,徐天不是在滨江市吗?怎么突然间跑到南丰市来了,不是为了找自己,或者是聂家人的麻烦吧?

    越想越怕!

    聂无双紧张道:“徐天,你你怎么突然跑到南丰市来了?”

    徐天淡淡道:“南丰市又不是你们聂家的,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难道不行吗?”

    “徐王炸,你说什么狗屁话!”

    什么徐天,王炸的,聂远才不管那么多,他只是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抢走了他心中的女神。他要是不痛扁徐天一顿,把夏冬雨给抢来,难出心头的这口怨气。现在,有姐姐在身边了,他的胆色更是壮了不少,喝道:“王炸,你现在就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再永远消失了,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徐天乐了:“哦?你让我跪下磕头?”

    “是!”

    “聂无双,他说的话真把我给吓到了,你就说怎么办吧?”

    “聂远,你给跪下!”

    这个家伙,你得罪谁不好,怎么招惹了徐天这么一个煞星呢?他要是发毛了,很有可能把整个聂家都给灭了。聂无双吓得不行,上去一脚踹在了聂远的小腿上,聂远吃痛不住,直接跪在了地上。

    聂无双连忙道:“徐天,他是我弟弟,不知道你是什么人这样,你想怎么处置他都行,我把他交给你了。”

    “你亲弟弟?”

    “是,是,我家有三个孩子,我大哥是聂锋,我是老二,聂远是老三。”

    “算了,我懒得跟他一般计较。”

    哎呀,这可把聂无双给乐坏了。根据欢喜宗的情报,不是说徐天是那种杀人不眨眼之徒吗?现在看来,还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啊。聂无双踹了聂远两脚,这才把聂远给拽起来,还不快谢谢徐天放了他一条狗命。

    聂远又不是傻子,当他见姐姐一口一个徐天的叫着,还满脸的敬畏,心中也明白了几分。不过,他的心里想的跟聂无双还不太一样,毕竟他没有见识过徐天的手段。否则,恐怕早就已经吓尿了。

    聂无双让他赶紧滚蛋,别在这儿碍眼了,滚!

    聂远哦哦地答应着,赶紧逃掉了。

    徐天打了个哈欠,淡淡道:“行了,你也去吧。等去,你再跟聂远说一声,别再找我和夏冬雨的麻烦,否则,休怪我不甭客气。”

    “我知道了,徐天哦,天哥,我我有件事情想让你帮个忙。”

    “什么?”

    这还蹬鼻子上脸了呢!聂远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徐天都没有放在心上,算是给足了聂无双面子。现在,聂无双竟然还敢提出要求,真的当他好欺负的吗?徐天的脸色阴沉着,杀气瞬间笼罩住了聂无双。

    一瞬间,聂无双如坠冰窖一般,整个人不禁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

    这趟沙漠之行,徐天在野狼群中杀进杀出,在马贼群中杀进杀出,是真真地领悟了杀气,不知道比之前要厉害多少倍。聂无双感觉自己只要稍微动一下,徐天一巴掌就能拍死自己,这让她的一颗心差点儿骤停了。

    “哼,看在王七七的面子上,你走吧。”

    “徐天”

    杀气让徐天给收去了,聂无双直接瘫在了地上,喘息着道:“崔炜去我们聂家退婚了,还要讨一个说法,你能不能跟他说一句话?我们聂家跟黑山派比起来,就是鸡蛋碰石头,我求求你了,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现在的崔炜,就是徐天的小弟。徐天一句话,比崔炜的爹娘、师傅说话还更要管用。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也是因徐天引起的,他就再跟崔炜说一声好了。当下,他摸出手机拨打了崔炜的电话,却怎么也拨打不通。

    这家伙,在搞什么呢?

    徐天问道:“崔炜没说什么时候过来吗?”

    “就在三天后。”

    “行,他过来之前,你给我打电话,我过去一趟。”

    “谢谢,太谢谢了。”

    聂无双感激涕零,眼泪都流淌下来了。这件事情就跟一座大山似的,沉甸甸地压在了聂家人的头上,让聂家上下吃饭吃不香,睡觉睡不踏实。在聂无双看来,就没有徐天解决不了的事情,既然他答应了,肯定就没问题了。

    聂无双都顾不上擦拭眼角的泪水,开心地跑掉了。

    这丫头也挺有意思,徐天笑了笑,再次找地方躲藏起来修炼。他的神识,一直在锁定着寝室的柳青草。可能是在礼堂中惊扰到了她,她一动没动,就像事情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徐天还真就不信邪了,倒是要看看她能忍多久。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