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有谁会嫌钱多呢?

    这趟来南丰市,徐天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把南丰董家给搞垮掉了。其实,董家是好是坏跟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可是,董老爷子不该假借着过生日,打夏冬雨和李圆圆的主意。反正有大鼎集团来当经济后盾,徐天没什么好怕的。

    现在,让李圆圆这么一说,徐天也不禁意气风发,投资就投资好了。等明天,他们就去文教路兑一个店铺,肯定能生意红火的。

    年轻人,谁还没有个创业的梦乡呢?就连夏冬雨,要让徐天和李圆圆给说得心动了:“我也觉得,生意会火爆的。”

    “那还等什么明天啊?咱们现在就去找店面好了。”李圆圆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啊?现在?”夏冬雨吓了一跳。

    “对,就现在。”

    “行,咱们现在就去找!”

    徐天笑着,当即拍板了。还喝什么茶啊?三个人从茶座出来,立即在文教路逛起来了。南丰市是属于南方城市,现在又是炎热的夏天,正是夜市欢闹的时候。文教路上人来人往的,几乎是每一家店铺都人满为患。

    边走,李圆圆边说着自己的生意经,就像她已经是一个很成功的商人似的。

    这个服装店的定位,要以性价比高为主,价格不能太贵,但是看上去要上档次,有自己的风格品位。针对的方向,就是以时尚、潮流的女孩子为主,哪个女孩子不爱美呢?李圆圆要打造出文教路的第一服装店。

    徐天问道:“第一服装店,是名字吗?”

    “什么呀,我说的第一服装店,就是要做行业的的第一名对呀,要不咱们就叫做第一服装店好了。等到开第二家连锁店的时候,就要第二服装店,第三服装店,这样以此类推下去。”

    “哪有这样的?不管是开多少家,都得用一个名字才行。”夏冬雨望着街道两边的店面,也有些神往了,笑道:“就叫做冬雨服装店,你们看怎么样?”

    “不行,这个太土气了,还不如叫圆圆服装店呢。”

    那样的名字,还是有谁会过来?还是第一服装店好了,这个名字也挺霸气的。三个人边走,边说笑着,不知不觉在文教路来走了两圈儿。终于,在一家服装店的门口停下了脚步,还是这家比较适合。

    这家服装店叫做米凡精品屋,有上下两层楼,门口的橱窗内摆放着几个模特,一楼是以国际品牌服饰为主,二楼有一个沙发和茶几,可以品茶,还有休息室。这儿的面积很大,上下都有两百多平。只不过是冷冷清清的,偶尔有几个人过来逛一逛也立即走掉了。

    为什么生意不行呢?徐天和李圆圆、夏冬雨上下都看了看,还是觉得这家服装店的定位有问题,价格太高了,根本就不是一个学生所能消费得起的。可是,这家服装店会往出兑吗?这要是去问的话,人家还不以为你是神经病才怪。

    李圆圆问道:“徐天,那你说怎么办?我和冬雨是真的相中这家服装店了。”

    夏冬雨道:“女孩子好说话,你俩在外面等我,我进去问问。”

    她再次走到了店里,径直走到了收银台,笑着跟里面的女孩子聊了一会儿,这才把话题引到正题上。她想要兑下这家米凡精品屋,不知道能不能跟老板谈一谈?那女孩子还挺不错的,给她倒了杯茶水,稍微等一等,这就给老板打电话。

    没多久的工夫,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就走了进来。他的脖颈上戴着大粗金链子,手指上也戴着戒指,剃着板儿寸,看上去就不像是什么善类。

    他呵呵笑道:“谁想要兑我的米凡精品屋啊?”

    “我”夏冬雨站起来,笑了笑。

    “你好。”

    那中年男子伸出手,笑道:“我叫做董兴文,是南丰董家的人。我们这家服装店的生意很不错的,上下有两百多平你们是打算空兑,还是连衣服一起兑?这套房子的年租金都已经交完了,你们连租金都省了。”

    夏冬雨微笑道:“每个人的经营品位不太一样,我们打算空兑。”

    董兴文大笑道:“爽快,那我也就给你们一个痛快的价格,五十万,咱们明天就办理过户手续。”

    “五十万?这也太贵了吧?”

    “我们一年的房租就是十几万啊?装修也不少钱,这些衣服呢,我们怎么处理?这些肯定都得算在里面了。”

    “我们都是南丰影视学院的学生,没有那么多钱”

    “哦?”

    董兴文看着夏冬雨的脸蛋儿和身段,很是龌龊地道:“这钱嘛,也不是不可以少,只要你陪我睡一宿嘿嘿,我就给你少十万。陪五宿的话,我就白白地把服装店转让给你,你看怎么样?”

    下流!夏冬雨蹭下站了起来,南丰董家的人怎么都是这样的德行?白天的时候,董老爷子以过生日为由,让她和李圆圆留下来陪他。现在,这个董兴文又提出了同样的要求,简直就是人渣、败类。

    董兴文伸手就来摸夏冬雨的脸蛋儿,笑道:“你还跟我装什么正经啊?你们南丰影视学院的学生,我又不是没玩儿过,跟谁睡不是睡呢?一晚上十万块,你又不是镶了金边”

    “你放开我。”

    “来,咱们现在就上楼好好谈谈。”

    边说着,董兴文边拉扯着夏冬雨往楼上走。李圆圆和徐天都在外面,她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徐天的神识却扫视到了,立即拽着李圆圆冲了就去。

    一脚,徐天就将董兴文给踹了个跟头,问道:“冬雨,你怎么样,没事吧?”

    夏冬雨又气又恼,愤愤道:“我没事,他太不要脸了。”

    董兴文挣扎着爬了起来,怒道:“你你敢打我?”

    徐天上去,咔咔就将董兴文的两条手臂都给卸下来了,又一脚给踹趴下了。就是打你了,你又能怎么样?他还真就不信那个邪了。本来,他这趟来南丰市就没打算让董家人好过,现在,董兴文犯到了他的手中,这刚好是一个机会。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