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伙人是什么来路?

    一直到宿舍中,李圆圆都在念叨着。不过,她更感到惊奇的是那个杀手,明明是已经拽出刀子了,怎么跟得了失心疯似的,又栽倒在了地上呢。还有哦,那一辆辆摩托车也都失控了,撞翻了。这一切的一切,都太过于匪夷所思了,远远地超过了她所能理解的范畴。

    夏冬雨倒是挺淡定的,淡淡道:“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个世上有很多事情都是你不了解的。”

    “啊?冬雨,难道说你知道什么吗?”

    “我哪里知道,你快去洗澡吧?咱们明天还要去南丰影视基地,拍摄影片呢。”

    “对呦。”

    李圆圆是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立即跑进了卫生间中,洗澡去了。

    趁着这个机会,夏冬雨走到窗口,把窗帘拉开了一小道缝隙,偷偷地向下张望。在单元楼下,停靠着两辆车子,一辆是聂远的那辆奔驰S600,一辆是那辆毫不起眼的出租车。她看了看,还是将目光落到了出租车上,眼神中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突然,她感觉有一道目光在看着自己,吓得她赶紧把窗帘给放下了。不能,这家伙怎么跟之前的人都不太一样呢?夏冬雨相信自己的直觉,那个什么王炸绝对又是国家派来保护自己安全的人。可是,他跟之前的什么猛子、虎子的,都不太一样,具体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她又有些说不太清楚。

    算了,管她那么多呢!

    夏冬雨嘟囔着,也换衣服,准备洗澡睡觉了。

    在楼下的聂远,也察觉出有些不太对劲儿了,他从车上跳下来,一眼就看到了徐天。他很恼火,这小子一路跟踪着他们,肯定是跟追杀夏冬雨和李圆圆的人,是一伙儿的。现在是在南丰影视学院,他竟然还敢跟进来,真是不知道死活。

    他低喝了一声,跟着他的几个保镖都围拢了过来,冷声道:“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杀夏冬雨和李圆圆?”

    “这是我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这是找死!”

    有这样出风头的机会,聂远当然不会放过了。聂家是古武世家,他身边的几个保镖都是武将后期的高手,还有一个是内劲一层的武王。哼哼,眼前的这个身材消瘦的青年,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收拾他还不跟玩儿一样?聂远根本就没有将徐天放在心上,喝道:“给我废了他。”

    徐天就这么挺身而立,微笑地望着这几个人:“我觉得你还是别惹我的好。”

    “我就惹你了,你又能怎么样?”

    聂远吼叫着,也跟着这些保镖冲了上去。不过,他的修为不太行,动作稍微慢了半拍。对,就是这么半拍,等他冲到了徐天的近前,这才发现了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他的那几个保镖竟然全都栽倒在了地上,只剩下他一人还站着了。

    这这怎么可能?他就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要不够用了。

    徐天淡淡道:“你现在就在我的眼前消失,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要是再多说一句话,我就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你”

    聂远终于是没敢再说别的什么,立即带着那几个保镖逃掉了。双方的实力太过于悬殊了,明知道打不过人家,还非要上去比划,那就是自己找虐了。不过,聂远还是挺担心夏冬雨和李圆圆的,等跑到远处,他立即拨通了夏冬雨的电话,把这件事情说了一下。

    聂远急道:“冬雨,你楼下的那个人很可怕,你千万要小心啊,我现在就去叫人过来”

    “不用了。”

    “啊?你不会是害怕了吧?我怕他会对你不利。”

    “这件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说了不用就是不用,你别再管了。真要是出了事情,我也愿意。”

    夏冬雨有些不耐烦了,直接撂下了狠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聂远愣了有几秒钟,不禁苦笑不已。怎么说,他在江南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明星了,本身又是南丰聂家的二少爷,不知道有多少千金大小姐都想嫁给他。偏偏,他就喜欢夏冬雨,满脑子都是她,可人家对自己不感冒啊。

    唉,守得云开见月明,相信他总有一天会感动了夏冬雨。

    等到了聂家,聂远立即把这件事情汇报给了老爹聂荣显,刚好大哥聂锋也在这儿。当听说,那几个保镖冲上去就倒下了,聂荣显和聂锋也都吓了一跳。这是真的?他们立即把那几个保镖都叫了过来,幸好,他们都没有什么大碍。

    “当时,你们是什么感觉?”

    “我们就感到识海一阵剧痛,整个人就昏厥过去了。”

    “什么?”

    聂荣显皱眉道:“这是一种精神攻击,很有可能是阴寒门的人,他们的精神刀就是这样的。如果真的是这样,咱们聂家人就算是去了,也一样是白搭。”

    聂远急了:“爹,难道咱们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伤害了夏冬雨吗?”

    “那又能怎么样?唉,这几天崔炜来咱们聂家退婚,闹得满城风雨的。我已经给你姐姐打电话了,她这两天就赶来。我早就听说了,欢喜宗和阴寒门闹得很僵,相信你姐姐会有什么法子。”

    “好吧。”

    聂远也只能是默默地祈祷,但愿夏冬雨不会出事。

    夏冬雨又怎么可能会出事,在洗完澡的时候,还偷偷地打开窗帘看了看,让她感到奇怪的是,那辆出租车竟然不见了。咦?她又左右看了看,一样是没有任何的影子。难道说自己看错了,那人不是国家派来保护自己的?兴许是躲藏在某个地方了吧。

    她懒得去想那么多,倒在床上睡觉去了。

    李圆圆却没有睡觉的心思,满脑子都是今天晚上的事儿,就连说话都在喊叫着:“你是不是想泡夏冬雨啊?我跟你说,那你还是贿赂我吧,我会帮你说好话的。”

    这丫头,脑袋瓜子整天都在想什么?夏冬雨有些哭笑不得,脑海中却不知不觉地浮现出来了徐天的身影。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