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是干什么?

    徐天很恼火,他在房间中跟人亲热怎么了?这么多人跑过来捉奸吗?他怒视着任青璇,叫道:“咱们是什么关系啊,我跟什么人上床,你管得着吗?”

    “可是”任青璇被质问得哑口无言。

    “什么可是?”

    徐天怒道:“我正来劲儿的时候,你们这样突然闯进来,都他么的把老子给吓得痿掉了,你必须得赔偿我们的精神损失。”

    怎么怎么可能会这样呢?任青璇就感觉自己的大脑都有些快不够用了。难道说,刚才在嘉年华大酒店的事儿,真不是徐天干的?可是,她对徐天太熟悉了,不是他还能有谁。放眼整个滨江市,能分分钟就将许松给秒杀的人,也是屈指可数的。

    任青璇深呼吸了一口气,把刚才在嘉年华大酒店的事儿说了一下,冷声道:“徐天,你少跟我装蒜,这事儿就是你干的。”

    “我干的?我他么一直在家中了,干什么呀?你可以随便调去监控录像,看我有没有出去。”

    “好,我非查出证据不可。”

    任青璇走出去了,朱铁侠和罗烈等人也不好再在这儿了,一样转身走了出去。黄妃却略有深意地瞟了徐天一眼,不知道她想的是什么。慕容熙月的脸蛋儿绯红,也感到不太好意思,赶紧将房门给关上了。

    走廊中的气氛,有些怪怪的。

    黄妃轻咳了两声,呵呵道:“对呀,只要调取了监控录像,不就什么都明白了吗?”

    任青璇也不吱声,也不离开,就这样静静地思考着什么。这样沉默了有两分钟,她突然又再次踹开房门冲了进去。床上的徐天还在那儿用力地拱着,被吓得再次发出了尖叫声。这一刻,他是真的恼了,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了下来。

    他是身上光溜溜的,反应极其强烈,就这么走到了任青璇的面前,怒道:“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样的兴趣,来呀?要不,你就坐在旁边,我让你好好欣赏欣赏。”

    “无耻。”

    “无耻?还无牙呢。”徐天一巴掌拍在了胸口上,怒道:“你看看,这是上一次在迷魂谷中,你刺我的一剑,差点儿就要了我的小命儿。现在又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扰我的好事任青璇,我就想问你一声,你真以为我徐天是好欺负的吗?”

    “我你们继续,对不住了。”

    任青璇逃也似的溜了出去,一口气跑下了楼。

    黄妃和全一真人、罗烈等人都跟了下来,没多久的工夫,警察过来就将周围几条街道的监控视频给录下来了,交给了任青璇。果然,徐天走进了碧海园林别墅小区,就再也没有离开过。难道说,真不是他干的?朱铁侠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这事儿弄的,人家徐天要是追究起来可怎么办。

    任青璇冷声道:“我会给他一个说法的。”

    人,终于是都走掉了。

    徐天再次到了床上,顾朝夕在他的下身弹了一下,哼哼道:“你行啊?这样都能有反应。”

    “呃,顾姐,你别这样,真会要命的。”

    “要什么命?”顾朝夕翻身坐了起来,她的身上果然是也什么都没有穿,但是下身还有一件肉色的小内内。要是不注意的话,还真的不容易发现。

    刚才,徐天在击杀了许松之后,从嘉年华大酒店中跑出来,胡杀就驾驶着车子过来了。两个人一路逃窜,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徐天从车上跳下来,立即碧海园林别墅小区了。摄像头是挺厉害,但徐天的神识洞察太厉害了,对周围的气息都极其敏感。

    他一路走,一路躲闪,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到了碧海园林别墅小区。随便任青璇和朱铁侠怎么去调查,都没有任何的毛病。徐天唯一担心的,就是他刚才要是情蛊发作,那可就惨了。

    顾朝夕迫不及待地道:“你看,你的*都没有发作,咱们立即双修吧。”

    “呃,万一发作了呢?别着急,等我修炼了佛门静心咒的。”

    “好吧,我就再给你几天的时间。”

    你说说,徐天都已经修炼到了炼气期五层的后期,相当于是内劲一层的武尊。而顾朝夕,她不过是炼气四层初期,相当于是内劲六层武王,两个人的实力相差太悬殊了。别的不说,她连聂无双都摆平不了,你说可恨不可恨。

    这一切,都是徐天造成的,他必须得补偿她。

    徐天连忙道:“是,是,我肯定补偿。”

    顾朝夕剜了他一眼,两个人来到楼下。一想起刚才的一幕,慕容熙月的脸蛋儿就是一阵滚烫的发烧,这两个人可真是的,不会是假戏真做了吧?徐天有点儿不敢去面对慕容熙月的眼光,这件事情他必须得去讨一个说法。

    她们继续吃喝,他来到了修者公会。

    “朱组长,你们调取监控视频了吧?在监控视频中,有我的任何行踪吗?”

    “你说,你要是跟老婆在床上,干得来劲儿的时候,突然有人闯进来,你会怎么想?”

    “呃”

    哪有这么比喻的!

    朱铁侠咳咳道:“徐天,我看这件事情确实是冤枉了你,你想要什么说法吧?”

    徐天道:“我要任青璇赔偿我十万块的精神损失费,还要当众向我道歉。”

    这个要求,真的一点儿都不过分。朱铁侠立即找到了任青璇,任青璇气得脸儿都绿了,可是,谁让她找不到任何的证据呢?她怒视着徐天,终于是走到了修者公会的大屏幕下,把所有人都给喊了过来。

    任青璇咬牙切齿地道:“徐天,我向你道歉,我不该冤枉你。”

    徐天哼道:“我不接受,你的态度不够诚恳。”

    胡杀乐得不行,搂着徐天的肩膀,跟着起哄道:“哈哈,重新道歉。”

    任青璇哪里还会再说一遍,狠狠地瞪了徐天一眼,跳下台走掉了。朱铁侠将一张十万块的大洋钱庄支票,交给了徐天,差不多就行了。不管怎么说,任青璇也是任千行的女儿,权当作是给他一个面子好了。

    徐天哼哼了两声,那就算了,他只要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就好。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