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那就强拆!

    反正,崔炜买下来的那些房屋,都给推倒了,以“地方包围城市的”战略方针,迅速将滨江市儿童福利院给孤立了。很快,儿童福利院的前面、左面、右面,全都成了一片废墟。在后面的那些棚户区居民也看出情况不对劲儿了,要在这儿建新城的风声也传了出来,他们自然更是不愿意拆迁,跟老院长坚决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

    儿童福利院保住了,他们的家就保住了。

    儿童福利院被强拆了,下一步就轮到他们家了。

    断水、断电、敲锣打鼓、泼屎泼尿赖五把能用是手段都给用上了,愣是不管用。这些老头老太太倒是没有什么,关键是那些孩子们。万一伤到了哪个,把事情给闹大了,问题就严重了。

    可现在,崔炜已经给赖五下了死命令。不管怎么样,今天晚上必须强拆了儿童福利院。他大吼了一声,这些铲车和推土机等等轰鸣着,浩浩荡荡地冲向了儿童福利院。老院长和老师,还有那些居民、孩子们全都迎了上去,就这么一动不动地挺身站着。想要强拆儿童福利院,就从他们的身上碾压过去吧!

    赖五怒道:“你们这些老不死的,不想活了?”

    老院长也挺激动,喝问道:“市里都没有颁发拆迁公告,你们这样是非法强拆,我要告到市里去。”

    “什么?老不死的,这是你自己找死,我倒是要看看你们的骨头有多硬,给我上!”

    “冲啊!”

    随着赖五的声音,这些人驾驶着铲车和推土机,嗷嗷地就冲了上去。一时间,地面仿佛是都跟着震动起来,很快就冲到了老院长等人的面前。这些老师和居民们的脸上都露出了紧张和惊恐之色,可老院长怒睁着双目,凛然不惧。

    当年上前线打仗、流过血、受过伤,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这样小小的阵势,当然吓不到他。还有不到两公分,就轧上了去那几个司机还算是反应快,终于是停了下来。这一幕,反倒是把他们给吓出来了一身冷汗。这要是把人给轧死了,他们就摊事儿了。

    赖五怒吼道:“你们怎么把车子停下来了,给我往前冲啊。”

    “五哥,这个”

    “什么这个那个的?给我轧死他们。”

    呃,这不是开玩笑吗?轧死他们,我们就摊事儿了,你呢?这事儿又不是你干的,你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些人都没敢乱动,一个个看了看老院长等人,又看了看赖五,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今天要是拆不掉,崔炜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赖五纵身从车上跳了下来,扫了一眼跟在身后的十几个小混混,喝道:“今天晚上要是拆掉了儿童福利院,每个人奖励一千块。现在,你们给我往前冲,咱们把这些老家伙和孩子们都拽到一边去。铲车、推土机你们都给看准了,我们把人拉开了,你们就立即往上冲。”

    “是!”

    “上啊!”

    这些人高呼着,一起冲了上去。

    老院长当然不能妥协,双方立即陷入了争斗中。这些老幼妇孺,又怎么可能会是这些小流氓的对手?没几分钟的工夫,有都被拽走,有的被打倒在地。赖五早就盯着老院长了,手中拎着一个棍棒,狠狠地抽在了老院长的腿上。

    “啊”老院长惨叫了一声,当即就栽倒在了地上。

    “老瘪犊子,老子让你这辈子都甭想再站起来。”

    赖五抡圆了棍棒,再次照着老院长的大腿,抽了过去。啪!突然,从斜刺里窜过来了一道身影,伸手扣住了棍棒。还没等赖五反应过来是怎么事儿,就让那人一脚给踹在了小腹上,赖五疼得佝偻下腰,直接瘫在了地上。

    他,当然就是徐天了。

    徐天伸手扶住了老院长,问道:“老院长,你怎么样?”

    “你是徐天?”老院长疼得倒吸着冷气,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徐天。

    “是我。”

    徐天挺激动,扫视了一眼混乱的现场,冷声道:“顾姐,别跟这些人客气了。”

    顾朝夕耸了耸肩膀,每当这个时候就要她来出手嘿嘿,姐最喜欢管这种乱遭事儿了,懒洋洋地道:“都给我住手!”

    她的声音中透着一种娇嗔,带着一种威严,又有几分魅惑力。一时间,这些人就跟着了魔似的,竟然全都停了下来。这一幕,让徐天和顾朝夕都吃了一惊,在不知不觉间她的姹女大法更是精深了。

    这样打个比方:之前用的是魔气,姹女大法只能是发挥出百分之六十的威力。可现在,顾朝夕用的是元气,姹女大法发挥出来了百分之一百二的威力。单单这是这一点,就看出元气比魔气要厉害都多。

    修真者,就是这么牛叉闪闪!

    趁着这个工夫,顾朝夕脚踩着浪花步扑了上去。我浪,我浪她就跟在波浪上行走似的,把女人浮凸有致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这些小混混们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一个个都目瞪口呆,感觉心脏都快要骤停了。

    等到他们反应过来,一个个已经瘫倒在了地上,都让顾朝夕给打趴下了。

    上去一脚,顾朝夕踩在了赖五的身上,喝问道:“说,往后还敢不敢来这儿闹事了?”

    她的身材真好,这样躺在地上,从下往上看女人更是有着一种别样的味道。一瞬间,赖五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忘记答顾朝夕说的话了。

    顾朝夕踢了他一脚,叱喝道:“说话。”

    “啊?说什么?”赖五才缓过神来。

    “往后,还敢不敢来强拆了?”

    “不敢,不敢了”

    “给我滚!”

    “是,是”

    赖五爬起来,连个屁都没敢放,转身就要跑。

    徐天上来一把,将他给拽住了,是谁在幕后指使,要来强拆儿童福利院?这件事情,肯定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赖五犹豫着不敢往出说,老院长已经让人给搀扶起来,坐在了椅子上,喘息着道:“徐天,我知道,是是辉腾公司的老板指使的。”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