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有财神爷在这儿,这些人就跟疯了似的,一方面是想赢赌注,一方面是想巴结钱万贯。没多久的工夫,就押了魏药师10个亿。而徐天……只有白家人押了2000万,这还是不好意思不押,关键是怕得罪了钱万贯。

    钱万贯呵呵道:“还有人押外围的吗?要是没有的话,就开始切磋医术吧。”

    突然,徐天大声道:“我押我自己,10个亿!”

    “什么?”

    在场的这些人都差点儿乐出声来了,没有人押,就自己押自己,这小子也挺有趣的。就连钱万贯都愣了一愣,想押自己当然是没有问题了,不过,得把钱交上来。别等会儿比赛结束了,徐天再一分钱都拿不出来。

    这话,还真把徐天给将住了,他身上的那些钱都给慕容熙月投资到大鼎集团了,一下子还真的拿不出来这么多来。

    齐志远嘲讽道:“徐天,你要是没钱就别在这儿充大半蒜……”

    徐天道:“白老板,你把白家都押上,算10个亿。”

    “啊?”白嘉义和白展鹏都愣了一愣,没想到徐天会下这么大的狠心。

    “押!”

    稍微沉默了一下,白嘉义断喝了一声。如果徐天败了,白家不能再做药材生意了,势必会遭受到其他家族一点点给吞没掉。与其是那样,还不如孤注一掷,全都押在徐天的身上,豪赌一把了。

    赢,白家兴。

    败,白家亡。

    既然白家已经跟定了徐天,就没有必要再三心二意的。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面前,白嘉义更是有魄力,当场就将白家的房产、地契等等都给拿出来了,一共是20个亿,全都押上了。白嘉义大笑着,如果徐天输了,白家人就回乡下种地去。

    徐天点点头:“如果我输了,白家就跟我一起去滨江市。”

    白展鹏笑道:“好,我们往后是跟定少主了。”

    徐天疯了,白家人也疯了。

    有一个穿着粉红色护士装、头戴护士帽的小护士,捧着一个箱子走到了钱万贯的面前。箱子中装着的都是一个个的乒乓球,每个乒乓球上都标注了一个号码。戴亚彤笑着,现在有请钱爷第一个摸号,看谁那么幸运。

    一时间,摄像机都对准了钱万贯和摸号箱,还给钱万贯来了几个特写的镜头。这是北丰电视台的现场直播,相当吸引人的眼球。

    钱万贯笑着,终于是把手伸进去,摸出来了一个球:“26号。”

    戴亚彤大声道:“26号,谁是26号患者?请到抬上来。”

    这是一个下肢瘫痪的患者,坐在轮椅上。他在北丰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都有几天了,医生诊断为截肢,可他和患者家属都不同意。这要是截掉了双腿,这辈子就再也站不起来了,哪怕是还有一线希望,他们都要去争取。

    现在,省城齐家和白家的人在这儿切磋医术,还是免费的,他们立即就过来排队了。没想到,第一个抽中的号码就是他们。患者家属很激动,一路抬着轮椅过来,上了擂台。

    戴亚彤道:“有请魏药师和徐天帮忙诊治患者的病情。”

    魏药师呵呵道:“徐天,你先来吧。”

    徐天倒也不客气,走过去,把手指搭在了那患者的手腕上。对于切脉术,他也不是很精通,这样做不过是摆摆样子。实际上,他的元气顺着患者的经脉,融入到了患者的身体中。很快,他就查出来了病症的原因,患者的经脉堵塞,自然是没法儿站立了。

    这事儿简单,只要是用银针疏通了患者的经脉,病症自然是迎刃而解。不过,他可没有往出说,往后退了两步,又让魏药师来诊治。相比较而言,魏药师就要更有气势多了,看着就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等到魏药师诊治完了,戴亚彤拿过来了两个纸板,让二人将诊治的方法写下来,看谁的诊治的方法更好,更有效,更省钱,谁就胜出。

    魏药师和徐天都唰唰唰地在纸板上写了一些字,在戴亚彤喊了一二三之后,一起亮出了纸板,两个人诊治的病症是一样的,都是经脉堵塞,诊治方法就不同了。

    魏药师是用药,每天晚上把脚放到调配的中药汤中,再辅助以推拿按摩,少则半个月,多则一个月,患者就能康复。

    徐天是用针灸,立即施针,立即奏效,就这么牛掰!

    戴亚彤挺激动,问道:“徐天,你是说……你现在给患者针灸,就能让患者站起来?”

    “我想,应该是没问题。”

    “什么是应该?”魏药师冷笑道:“作为一名医生,给人治病是非常严谨的一件事情,来不得半点儿马虎。你竟然说应该?万一出了问题,怎么办?”

    “我能治好!”

    越看他越不顺眼,徐天干脆一口就堵住了魏药师的话。

    魏药师还想再说两句,当即又吞了回去,问道:“徐天,你要是诊治失败了怎么办?”

    “我要是诊治失败,这一局就算我输了。”

    “好,就请你施展针灸妙手吧。”

    魏药师要的就是这句话!

    白嘉义和白展鹏等人都替徐天捏了一把汗,白家的身家性命可是都押在了徐天的身上,徐天要是输了,白家可就完了。可现在,他们也不能再说别的,立即帮忙将患者的裤子给脱下来,露出了两条大腿。

    徐天摸出了两根银针,同时刺入了患者的两条腿中。他的双手快速地捻动着针尾,针尖在患者的穴位中进进出出。渐渐地,在患者的穴位周围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就连钱万贯身边的老人邱汉宗,眼神中都不禁流露出来了诧异之色。这一手以气度针的绝活儿,真是好多年没有见到过了。

    进,元气。

    出,浊气。

    这样持续了一阵,徐天的元气终于是疏通了患者的经脉,他把针拔出来,让那患者走路试试。

    啊?这……这样就能走路了?在场的这些人都睁大了眼珠子,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一幕。其实,不仅仅是他们,就连魏药师也感到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呢?他只是知道徐天跟孙药师的关系不错,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徐天也会是一个医道高手。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