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射进去了!

    不带你这样的吧?徐天一个趔趄,差点儿一头撞到石壁上。慕容熙月和乔欣都跑了过去,顾朝夕对着那一处石壁又丢了一枚阵旗过去。果然,那阵旗犹如是石沉大海一般,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里,就是古迹的阵眼了!

    徐天笑道:“来,看我的。”

    以阵眼的天枢为准,其余的六枚阵旗分别插到了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六个位置,刚好是形成了天罡北斗七星阵。徐天看了眼慕容熙月和顾朝夕、乔欣,让她们都跟自己站到一起,他又摸出了一枚阵旗,对着天枢的位置丢了过去,叱喝道:“破!”

    轰隆隆,轰隆隆!

    原本看不出来任何痕迹的石壁,突然打开了,里面露出了一条深邃、黝黑的洞口,连空间仿佛是都发生了变化。徐天打头阵,慕容熙月和乔欣、顾朝夕手牵着手,鱼贯地跟着走了进去。

    人一走进去,石壁竟然再次关闭了。

    几个人吓了一跳,乔欣问道:“徐天,咱们还能再出去吧?”

    徐天的心里也没底,但还是微笑道:“没事儿的,你们要相信我的能力。”

    相信个屁!

    徐天很想说一声,他也没有遭遇过这样的事情,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他是几个女孩子的主心骨,他要是没了主意,她们肯定就更是慌了手脚。黑暗,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这样拐过了一个弯道,前方的洞顶突然明亮了起来,好像是有一束束的灯光,一直绵延到深处。

    等走进了一看,徐天和慕容熙月等人都大吃了一惊,这哪里是什么灯光啊,分明就是一颗颗的夜明珠。单单只是这一点,就看出古迹主人的大手笔了,很有可能是富可敌国啊。谁都没有抠掉夜明珠,只是往前走着。

    徐天的神识往前扫视着,一切都静悄悄的,连生物的痕迹都没有,这倒是让他放心了不少。咦?慕容熙月惊异了一声,低喝道:“徐天,等一下,旁边有一个岔路口。”

    岔路口?几个人停下脚步,顺着慕容熙月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可不是吗?在旁边有一条很窄很隐蔽的岔路口,他们光顾着顺夜明珠的方向往前走了,还真的没注意到。顾朝夕的手中有地图,比对了一下,没错,是往前走啊。

    这一切实在是太顺利了,徐天跟几个人简单商量了一下,还是调头往回走,看看再说。结果,几个人都吃了一惊,每隔五六米远的地方就有一个岔路口。什么夜明珠?这完全是一种诱惑人的手段,看似照着的是一条明路,实际上是故意把人引往死路。多亏慕容熙月心细指出来了,这要是再走下去,他们的小命儿很有可能就交代了。

    这下,顾朝夕也慌了手脚,骂道:“这地图是假的呀?太坑人了。”

    乔欣问道:“徐天、熙月,你们都精通阵法,能不能看出来这是什么阵法啊?”

    这上哪儿看去!

    徐天的神识顺着岔路口扫视过去,一眼望不到底。这样一个岔路口,一个岔路口的走过去,他们不知道要走到猴年马月。难道说,就要被困在这儿了?慕容熙月紧锁着眉头:“徐天,我觉得洞府中迷宫的走法,很有可能也跟天罡北斗阵图有关。”

    “哦?你是说……”

    “你看。”

    慕容熙月点亮了额头上的矿灯,站到了一个岔路口的位置。徐天和乔欣、顾朝夕一字排开,分别站到了前方三个岔路口的位置。奇怪的是,慕容熙月和徐天、乔欣在一条直线上,而顾朝夕就拐进了一点点,刚好是看不见。

    慕容熙月兴奋道:“我知道了,咱们再分别往后退一个岔路的位置。”

    徐天笑了,乔欣和顾朝夕还是一头雾水。她们按照慕容熙月所说的,又都退后了一个岔路库。这回就变成了徐天站在了乔欣的位置,乔欣站在了顾朝夕的位置,顾朝夕站在了慕容熙月的位置,而慕容熙月……那后退了一个位置,四个人刚好是在同一条直线上,彼此都能看到对方。

    北斗七星有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七个位置,其中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组成为斗身,古曰魁;玉衡、开阳、瑶光组成为斗柄,古曰杓。要是来了七个人,自然就更不好办了,每个人都占据一个位置,这样依次排开就行了。不过,现在也不打紧,四个人只要站在斗身的位置就可以了。下一个岔路口走进去,连续过三个路口,也就是玉衡、开阳、瑶光三个位置,大家再排开四个位置。这样依次下去,自然就破阵了。

    幸亏来的人多,要是徐天和顾朝夕两个人过来,肯定得被困在这儿。

    这样不断地往前走,很快就脱离了夜明珠的位置。四个人也不知道走哪儿去了,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一个个的心里都没有底。突然,前方豁然开朗了,来到了一个类似于洞府一样的地方,有石桌、石凳等等,看上去很简陋。

    在石床上,盘膝坐着一具骷髅,他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成为了飞灰,但是还能给人一种凛然的气势,让几个人有点儿透不过气来。在洞府内,还有一个案台,上面摆放着一个硕大的香炉,八棱形,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手一敲发出咚咚的空洞声响。

    几个人来回走了一圈儿,也没有看到什么东西,不是吧?顾朝夕感到很失望,喃喃道:“这不是白来了一趟吗?”

    慕容熙月低喝道:“你们快过来,这儿的墙壁上有一行字。”

    徐天和乔欣、顾朝夕赶紧凑了过去,这应该是一首古诗

    松子栖金华,安期入蓬海。

    此人古之仙,羽化竟何在。

    浮生速流电,倏忽变光彩。

    天地无凋换,人心有迁改。

    西去一撮土,此生恨难平。

    从诗中看出了这个人的惆怅,几个人看了又看的,也没能看出什么子午卯酉来。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