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一招,真是太阴险了!

    鸿蒙衍生诀来回转了一圈儿,又回到了那人的手中。他就是想看看在场这些人的反应,从而判断那上半册在谁的手中。如果徐天像是跟潘妲花一样抢拍鸿蒙衍生诀,他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都两说着。

    突然,那一道目光又再次扫视了过来,极其隐蔽。要不是徐天的神识洞察很敏感,他也不可能觉察得到。他好奇地往下张望着,看上去跟别人没有什么两样儿,那人终于是再次放过了他。

    好险!

    徐天偷偷地抹了把额头的汗水,再往下拍卖什么,他都没有心思去看了。一直熬到拍卖结束,他立即从包厢中出来,扎入了人群中,还跟顾朝夕使了个眼色。两个人装作谁也不认识对方,就这么低头往出走。

    不知道有没有别人,反正那个尸门的黑衣人是不会放过自己。

    走着走着,徐天突然一头扎进了寄卖行,差点儿跟魏松竹撞了个满怀。

    魏松竹一愣,问道:“徐天,你有什么事情吗?”

    徐天苦笑道:“唉,我让人给盯上了,这趟是小命儿难保了。”

    “啊?谁这么大的胆子。”

    “我也不知道呢,但是我有一种预感。唉,我死了倒是不打紧,就没办法跟魏老板做交易了。”

    一瞬间,魏松竹终于是明白了徐天的意思,敢情徐天是想让自己当他的免费大保镖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他还想着跟上去看看呢。可是,徐天要是真的死了,水叶怎么办?他恨得牙根儿都痒痒的,偏偏又无可奈何。

    魏松竹沉声道:“我还真想看看,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走,我陪你出去走一遭。”

    徐天感动得不行,还是魏老板对他最好了。不过,修者公会的这些人谁不知道魏老板的威名?他要是跟着徐天一起走,那些跳梁小丑肯定是不敢跟上来了。徐天建议,他在前面走,魏老板在后面跟着,自然将那些人都落入眼中了。等到时候,魏老板跟徐天说一声,他往后也好有个防备。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徐天的这番话魏松竹还是挺受用的,再说了,他也没有别的选择,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徐天让人给收拾了。徐天的生死是小,水叶的关系是大。在魏松竹的手中丢掉的,他必须得给找回来,否则,连他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徐天从寄卖行出来,就低着头往出走。果然,刚刚走出修者公会没多远,那个尸门的黑衣人就跟过来了。徐天装作没察觉到,只顾着快速往前走,在前面街道拐了个弯儿……突然,前面闪出来了几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他们正是潘妲花、北宫横、彭龙、彭虎,跟徐天算是老朋友了。

    徐天的脸蛋儿笑得跟盛开的狗尾巴花儿似的,笑道:“哎呀,这不是潘姐姐吗?”

    潘妲花笑道:“徐天,你隐藏得挺深啊,还认识你潘姐姐。”

    “我当然认识了,当年咱们在将军冢也算是同患难、共生死了。”

    “放屁!”

    北宫横将独脚铜人槊杵在了地上,瞪着牛铃铛一般的眼珠子,怒道:“我问你,上一趟在将军冢,是不是你跟沈大将军演戏,一起来坑我们?”

    这事儿真是太冤枉了,怎么可能呢?上次在将军冢,徐天什么都没有要,还让沈大将军白白地勒索走了几百万,潘姐姐都看在眼中啊。对了,上一次在蛟龙岛,他还放火少了那些毒蛇,救过北宫横和潘妲花等人呢,他们怎么不说。

    徐天嘟囔着道:“你们就算是不报恩,也不至于恩将仇报吧。”

    “你……”北宫横让徐天给说得哑口无言。

    “行了,你还说什么,徐天兄弟说的在理儿。”

    潘妲花瞪了北宫横两眼,呵呵道:“徐天,我有一件事情不太明白,你要四方石有什么用啊?要不这样,姐姐愿意再多出5000万,你把四方石让给我吧。”

    其实,每个包厢的会员身份背景等等信息,都是极其隐蔽的,外界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拍卖的人是谁。单单只是这一点,就看出潘妲花的能量了,她在修者公会也有认识的人,地位肯定还不低。

    徐天挺好奇的,问道:“潘姐姐,你要四方石有什么用啊?”

    “是姐姐的一个朋友要,我也不知道他用来干什么,你呢?”

    “我也是啊,要不然我怎么可能会跟潘姐姐去争呢,直接就送给潘姐姐也没有什么。”

    看两个人说的,就跟认识了多少年的好朋友似的,实际上都是在试探对方的底牌,一个个都滴水不漏。徐天才不在乎这些,反正四方石在他的手中,该急的是潘妲花,而不是自己。

    果然,潘妲花的脸上倒是没有流露出什么,北宫横和彭龙、彭虎忍不住了,呈现着三角形将徐天给困在了中间,怒道:“臭小子,你别给脸不要脸。”

    “咋的,你们还想来硬的呀?”

    “这事儿怨不得别人,都是你自找的。”

    北宫横抡着独脚铜人槊,狠狠地砸向了徐天。

    徐天往旁边一跳,就躲过了北宫横的攻势。而彭龙和彭虎,他们也都抓着虎头刀,对着徐天劈斩了过来。这可是省城彭家的五虎断门刀法,或撩、或砍、或抹、或崩……动作又迅捷又狠辣,顿时把徐天给困在了中间。

    要是搁在以往,徐天肯定是陷入危机中。可现在不一样,他已经是内劲九层的武王了,北宫横和彭龙、彭虎不过是武王中期的境界,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不过,徐天故意遮掩了气息,看起来险象跌生,随时都有可能被砍翻了。

    潘妲花冷声道:“徐天,你还不把四方石给交出来。”

    “做梦!”

    “好哇,给我杀了他。”

    北宫横和彭龙、彭虎更是来劲儿了。

    嗤!一刀,彭龙在徐天的胸前划了一道口子,连鲜血都飙射了出来。徐天在地上翻滚了两下,喊叫道:“黑衣,还不快来救我。”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