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有些事情,并不一定非要跟踪才行。

    江家人在荆市还算是吃得开,立即让警局的人调取了街道上的监控视频。屈寒山和江东郎都过去了,在看了两个摄像头之后,他们彻底傻了眼。街道上的那些摄像头竟然全都让人给毁掉了,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失去了顾朝夕的行踪。

    他么的!

    屈寒山从来没有感到这么憋气过,怒道:“江东郎,你们江家弟子想办法,即便是把荆市给翻个底儿朝天,也要把那个女人和黄公子找出来。”

    江东郎低声道:“师伯,我倒是有一个法子,你看行不行……”

    “你说。”

    “既然对方掳走了黄公子,咱们想办法掳走了顾小白就是了。等到时候,用顾小白交换黄腾,一切事情自然就什么都解决了。”

    “行啊!”

    屈寒山一巴掌拍在了江东郎的肩膀上,这一招果然是不错!相对于欢喜宗的那个女人,还是顾小白的行踪更容易摸清楚。往后,他会好好栽培江东郎的,江东郎大喜,亲自带人去找顾小白了。

    徐天和顾朝夕才懒得去搭理这些,那些摄像头就是徐天弄坏的。现在,他们的手头上有大量的灵石,可以尽情地挥霍了。趁着顾朝夕修炼的时候,徐天用小须弥石又炼制出来了一个储物戒指,交给了顾朝夕。

    顾朝夕的神识扫过去,越看越是欢喜。往后,不管是带什么东西都方便了,也更隐蔽。两个人都吞噬灵石来修炼,这样速度肯定会慢一些。要是双修的话,应该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吧?当顾朝夕提出这个建议来,徐天的一颗心就有些蠢蠢欲动了。

    他当然是想双修了,就是怕控制不住自己。上一次,要不是沈大将军打扰了,他跟顾朝夕恐怕已经突破了底线。

    顾朝夕瞟了他一眼:“你想干什么,尽管放马过来就是了,看我会不会怕了你。”

    这算是诱惑吗?既然她都不怕,徐天还有什么好怕的。反正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两个人立即脱光了,面对面盘膝坐在了床上。手心对手心,脚心对脚心,四颗灵石夹在中间,灵气立即被二人吸收,在体内循环开了。

    这速度,堪比坐火箭一般!

    四颗灵石,八颗灵石……等到把六十多颗灵石都吸收了,顾朝夕就已经突破到了炼气三层后期,相当于内劲一层的武王了。而徐天,也终于是感受到了炼气四层中期的壁障,再这样双修下去,他绝对能突破。

    可惜的是,顾朝夕从阴寒门弄来的那些灵石都消耗光了。徐天的身上倒是有一些破损的灵石,灵气不大,用了恐怕也没什么效果。

    顾朝夕叉开双腿,伸了个懒腰,笑道:“没事儿,等咱们再从阴寒门弄来灵石,你就能突破了。趁着这个时间,我修炼火球术、水球术,还有神识……”

    本来就什么都没穿,她这样的姿势,让身上的隐私地方一览无遗地映入了徐天的视线中。胸前的那两团丰满微微上翘着,很是饱满、有弹性,看得徐天的一颗心怦怦乱跳着,很自然地就有了一种男人最原始的反应。

    顾朝夕的脸蛋儿微红,在他的胯下弹了一下:“哼,想欺负我是吧?”

    谁能受得了这个呀?徐天也顾不上那些了,翻身将顾朝夕给扑倒在了床上。顾朝夕伸手挡住了徐天,欢喜宗的女人都修炼有阴元,要是男人吸收了能大大地提升修为。等会儿,两个人发生了关系之后,再进入到双修的状态,徐天肯定能突破到炼气四层中期的境界。

    那还等什么!

    现在,徐天遭遇的这些人都是高手,不是武皇,就是魔皇的,他做梦都想着提升自己的修为。要是一举突破到炼气四层中期,那可就是内劲九层的武王了,跟武皇只差一线距离。

    没有了阴元,顾朝夕的修为会迟缓吗?很有可能会。不过,还有更大的可能,他俩往后就可以合体双修了,比这样手掌对手掌,脚掌对脚掌,肯定更是厉害百倍。更何况,她早就把徐天当初给了自己的男人。

    两个人同生共死,风里来雨里去的,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即便她失去阴元修为退步,再不能跟徐天双修了,她也无怨无悔。

    她摆好了姿势,徐天的内心极其激动,终于是爬了过去。

    “徐天,快进来……”

    “我来了。”

    世上,还有比这样更动听的情话吗?徐天正要挺身而上,突然,他的心口一阵剧痛,让他惨叫一声,一头栽在了顾朝夕的身上。顾朝夕也吓了一跳,赶紧抱住了徐天,问徐天怎么了。

    听说,有些男人在干事儿的时候,太过于激动,就会得什么马上风。现在的徐天,不会就是那样吧?可是,两个人还什么都没有做呢。徐天手捂着胸口,脸色惨白,仿佛是喘息一下都要痛苦万分。

    顾朝夕问道:“徐天,你哪里不舒服吗?”

    “你……顾姐,你快离我远点儿,把衣服都穿上。”

    “啊?为什么……”

    “快去。”

    顾朝夕有些不太明白,但还是照着徐天的话去做了。徐天盘膝坐在床上,默默调息了好一会儿,心境才算是平和下来。这一刻,他的心口终于是不痛了,这种滋味儿就跟在鬼门关打了个转转似的,一脚迈过去了,又爬回来了。

    顾朝夕问道:“徐天,你到底是怎么了?”

    徐天从怀中摸出来了一个荷包,骂道:“特么的,你还记得蛊神教的那个女扮男装的死人妖朱珠儿吧?她临走之前,给了我一个荷包,我终于是明白了……她给我下了情蛊,一旦动情,我就痛苦万分。”

    难怪,朱珠儿跟他说,让他去苗疆找他了。你说,他敢不去找吗?要不然,他这一辈子都甭想再跟女人亲热了。一旦动情,情蛊立即发作,让他痛不欲生。

    一根棍一寸长,二厢情二滋长。

    三拍肩三笑喜,四手牵四眼连。

    天会老人不老,一见迷心跟到老。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