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又羞愤,又尴尬,再加上寒毒发作,朱珠儿终于是昏厥了过去。

    这样怔了怔,徐天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救人要紧,他就把手掌印在了她的胸脯上……呃,还是换一个位置吧,就是膻中穴,徐天把元气融入到了她的身体中。一瞬间,他的元气立即遭遇了那股寒气,不断地吞噬掉。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地过去,有了之前的经验,又修为精深,徐天感觉没多久的工夫就吞噬了她体内的寒毒。徐天顾不上消化掉,就立即把衣服给朱珠儿披上了,再银针刺下去,她终于是清醒了过来。

    “朱珠儿,你没事……”

    啪!一个耳光,狠狠地扇向了徐天。幸好徐天早就有所防备,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怒道:“你是不是疯了?我刚才是为了救你的性命。”

    朱珠儿狠狠地瞪着他,也不说话。

    徐天咳咳道:“好吧,我承认我刚才是冲动了,可你当时是中了寒毒,还希望你能多多理解。”

    “说,你是不是喜欢我?”

    “啊?”

    徐天差点儿一个跟头,摔在了地上,就是脱光了你的上衣,又帮你解寒毒,我就是喜欢你了?这女人是不是脑袋缺根弦儿啊,跟正常人的思维,一点儿都不一样。徐天连忙解释,像她那么漂亮,身材这么好的女孩子,他可高攀不起。不过,她之前可是答应你了,只要他帮她杀了马奎,她就要回去帮顾朝夕解了蜂蛊的。

    朱珠儿嗯了一声,终于是没有再说别的什么,让徐天在前面带路。

    徐天暗暗松了口气,把马奎的尸体给焚烧干净,这才带着朱珠儿回到了顾家。这一路上,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徐天是不知道跟她说什么才好,朱珠儿不说话……他也乐得高兴,她要是再冒出什么喜欢,什么上床之类的,他可受不来了。

    双方就是一个交易,他帮朱珠儿杀了马奎,又解了寒毒。朱珠儿帮顾朝夕解蛊,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往后最好是再也没有任何的交集。

    现在的顾朝夕,那只胸肿胀得更大了,再这样下去,都怀疑会不会爆炸。她连衣服都穿不了了,当看到徐天和朱珠儿走进来,脸蛋儿也有几分尴尬。要是让一个男人帮她来解毒,她的内心还真有些接受不了。

    徐天道:“顾姐,她是一个女孩子,只不过是假扮男装,你放心吧。”

    “啊?”

    “朱珠儿,别忘了你的承诺,快帮她解蛊吧。”

    朱珠儿什么也没说,阴沉着脸,摸出了一枚蜂针,刺入了顾朝夕的胸脯。她的手指捻动着,等到再拔出来,顾朝夕的胸脯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一点点地恢复了原样儿。蛊毒,真是太神奇了。

    顾朝夕又惊又喜:“朱珠儿,谢谢你。”

    朱珠儿哼了一声,把目光落到了徐天的身上,问道:“你叫韩闯是吧?”

    “呃……不是,我叫徐天。”

    “徐天?麻烦你跟我去一趟丁家,我要去看看我的姥姥。”

    “好。”

    徐天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不管怎么说,朱珠儿也算是住了顾朝夕,她让自己帮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徐天让顾朝夕在家中等着,他去去就回。当两个人再次来到丁家,当即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到了。

    丁家在荆市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家族了,可是如今呢?这儿已经成了一片火海,那些房屋什么的早就已经烧落架了。周围街边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那些消防队员架起了好几个高压水枪,来抢救现场。

    周围都已经让护栏给拦上了,任何人都禁止进入。

    这事儿当然难不倒徐天和朱珠儿了,两个人翻墙跳了进去,整个丁家都一片狼藉,地面上有不少烧焦了的尸体,都分辨不出来男女老幼了。这些尸体都是消防队员从废墟中扒出来的,死了很多人。

    恐怕,往后再也没有丁家了。

    这样一具尸体,一具尸体的辨认过去……突然,朱珠儿停下脚步,噗通下跪在了地上,抱住了一具尸体失声痛哭。说是尸体,实际上这就是一具焦炭,已经烧得没有人模样了。徐天感到奇怪,她是怎么辨认出来这具尸体就是姥姥的呢?

    在这种情况下,徐天当然不能乱问,也只能是静静地在旁边等着了。

    朱珠儿抹了抹眼角,喃喃道:“我和姥姥的身上有一对儿子母蛊,彼此间心意相通。在姥姥出事的那一刻,我身上的子蛊就已经感觉到了。徐天,你放出来的火球能焚烧一切,帮我把姥姥的尸体火化了吧?我要带着她回苗疆。”

    徐天嗯了一声,两个火球丢在了苗姥姥的身上。这样等了一会儿,姥姥的尸体就成了一堆灰烬。徐天从储物戒指中摸出来了一个小罐子,将姥姥的骨灰装进了里面,这才交给了朱珠儿。

    朱珠儿的脸上悲戚戚的,徐天的心不禁悬了起来。这丫头不会干出什么啥事,让他陪着去闯阴寒门吧?别看现在的徐天是炼气期四层初期的修为,就算是炼气期五层,那又怎么样?阴寒门跟龙潭虎穴没什么两样儿,他俩去了就是送死。

    还好,朱珠儿有点儿自知之明,这次就是她太任性了,才会害死姥姥。等回去了,她要跟大祭司说一声,多叫一些蛊神教的人过来,说什么也不能放过阴寒门。

    徐天哦了一声,问道:“那你现在就回苗疆吗?”

    “是的……徐天,你救了我,我就送你一件小礼物吧?我希望你能去苗疆找我。”

    “啊?”

    “你会不会去?”

    “去,我一定回去。”

    徐天的脑海中,想起来了丁凤祥说的那句话,在苗疆有一个祭坛,说是凑齐了金、木、水、火、土,五片叶子,就能召唤出神兽,徐天还真想去见识见识。既然朱珠儿这么问了,他当然不能说不去。

    朱珠儿很认真地看了一眼徐天,从怀中摸出来了一个荷包。这是一个手绣的荷包,看起来很精致,闻着还有淡淡的馨香味道。徐天刚要接过来,朱珠儿却没有递给他,而是亲自戴在了他的脖颈上。这可能是苗疆的礼节吧,徐天也没有太在意。

    朱珠儿临走前,又看了徐天一眼:“别忘了你答应我的话,要去苗疆找我。”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