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不管是什么蛊,只要把施蛊的人给杀了,这些蛊自然就迎刃而解了。当然了,也有极其特殊的蛊,比如说是情蛊。一旦中了情蛊,动情的话,脑袋会就疼痛欲裂。要是把施蛊的人给杀了,这辈子都甭想在解毒了。

    这滋味儿,真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一个个燃烧瓶丢出去,砸在了房间的门窗上。一时间,整个房子都陷入了火海中。苗姥姥和珠儿、丁小八等人要是再不逃出去,小命儿可能就要丢在这儿了。苗姥姥低喝了一声,这些人立即跟着冲了出来。

    黑蜂蛊很厉害,这些阴寒门的弟子都在挥舞着火把,这多少让黑蜂蛊有些忌惮。要不然,阴寒门和江家弟子损伤得将更是惨烈。

    “还想走?”

    精神刀!屈寒山上来就是精神刀,轰向了苗姥姥。苗姥姥的是识海一窒,这些黑蜂蛊的动作都缓了一缓。阴寒门的人立即放火,又焚烧了一些。就这么短暂的刹那,屈寒山的寒冰掌已经将到了近前,一巴掌狠狠地拍向了苗姥姥。

    之前在十里亭,他们的距离太远,屈寒山即便是用精神刀,对苗姥姥也不会有太大的效果。同时,他又怕暴露了自己的魔技,一直在隐忍中了。这一刻,他终于是逮到了机会,誓要将苗姥姥一举给重创了。

    苗姥姥立即挥拳来格挡,嘭,她被震得倒退了两步,屈寒山的攻势再次到了,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这下,那些黑蜂蛊失去了控制,一个个就跟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撞。明明阴寒门和江家弟子就在它们的面前,它们也不去蛰了。

    要的就是这样的机会!

    马奎和江东郎、江东虎等人奋起反击,把这些黑蜂蛊杀了不少。这样近距离的拼杀,真不是蛊神教的强项,珠儿立即敲打着腰鼓,想要把蚁蛊再给驱赶出来。可是,江东郎早就盯着她了,一样是精神刀,再加上寒冰掌,珠儿也陷入了危急中。

    丁老爷子的功夫尽失,丁凤祥让沈大将军给活剐了……剩下的丁小八和丁小九等人,就更不是马奎和江老爷子等人的对手了,这简直就是一面倒的局势。照这样下去,恐怕过不了多久的时间,苗姥姥和珠儿,还有丁家的人都得被灭了。

    这一幕,刚好是落入了徐天和顾朝夕的眼中。

    要是搁在以往,这种狗咬狗的事情,徐天才懒得去管。可现在,他当然不能坐视不理了。要是珠儿出事了,顾朝夕中的蜂蛊怎么办?他让顾朝夕先回到家中,等他回来。他弯着腰,迅速向前摸进。

    嘭!又是一巴掌,屈寒山将苗姥姥再次震退了两步,狰狞地笑道:“苗姥姥,你还不束手就擒吗?现在,你已经中了我的寒毒,等到经脉被冻僵了,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苗姥姥的嘴角流淌出来了血水,在屈寒山的连续攻势下,她已经受了内伤。她死了倒是小事,可不想把朱珠儿也给拖累了,那可是蛊神教的少主。她咬着牙,单膝跪在地上,一巴掌拍在了地面上,叱喝道:“蛇蛊,起!”

    一条黑蛇,从她背着的竹篓中蹿跳出来,犹如是一把利剑,疾刺向了屈寒山。

    屈寒山也吓了一跳,一巴掌将那条蛇给拍落了。可是,那黑蛇在地上翻滚,竟然再次弹跳起来。而此地的苗姥姥,她再次敲响了腰鼓,那些黑蜂蛊就跟注入了一阵兴奋剂似的,再次蜂拥上来。

    每一个炼蛊人,都有自己的命蛊,这条黑蛇就是苗姥姥的命蛊。

    她死了,黑蛇就死了。

    黑蛇死了,她一样也死了。

    一瞬间,屈寒山让蛇蛊给缠住了,苗姥姥算是有了喘息的机会。这些阴寒门和江家弟子,顿时纷纷中招,又有不少人让黑蜂蛊给蛰中了,栽倒在了地面上。

    苗姥姥喝道:“珠儿,你们快走,我挡住他们。”

    “姥姥……”

    “你们先走一步,我会跟上的。”

    “咱们走。”

    朱珠儿答应着,手指弹出来了十几只蜂蛊,扑向了江东郎。黑蜂蛊太厉害了,江东郎也没有注意到朱珠儿释放出来的是什么蜂蛊,吓得立即往后逃窜。趁着这个机会,朱珠儿和丁小九、丁小八等人立即向丁家大院儿的外围撤离。

    再不走,恐怕就真的走不掉了。

    反正有蛇蛊牵制着屈寒山,苗姥姥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腰鼓上……突然,一道阴风席卷了上来。苗姥姥立即往旁边躲闪,这一巴掌还是拍在了她的后背上。她往前踉跄了几步,张嘴喷出来了一口鲜血。

    江东郎狰狞地笑道:“姥姥,我看你还能支撑多久。”

    刚才跟屈寒山打斗的时候,苗姥姥就中了寒毒。现在,又惨遭了江东郎的偷袭,她的伤势更是加重,就感觉全身仿佛是都要僵硬了似的,连动弹一下都要消耗很大的力气。她知道,这趟是甭想安然离开了。

    她看了眼已经逃远了的朱珠儿和丁小八等人,她咬破手指,口中念念有词,一巴掌拍在了地上,整个人也跟着栽倒在了地上。

    就死了?这一幕,让江东郎也感到很以为。不过,那条蛇蛊就跟疯了似的,攻势更是凶猛,在击退了屈寒山之后,又连续咬伤了好几个人。只要让它给咬中了,当场就七窍流血,毙命身亡。

    这可是见血封喉!

    屈寒山看得明白,暴喝道:“江东郎,杀了那个老妖婆,她用的是命蛊。”

    命蛊,苗姥姥知道自己是抗不下去了,她燃烧了自身的精血,把自己都融入到了蛇蛊中。现在,蛇蛊发挥出来的威力等于是有苗姥姥的加成了,自然更是厉害,就连屈寒山都抵挡不住了。

    江东郎吓了一跳,上去一脚,狠狠地踹在了苗姥姥的背心上,苗姥姥张嘴喷出来了一口血水。一脚一脚地踹下去,苗姥姥终于是一动不动了。那条极其凶残、凶猛、歹毒的蛇蛊,在半空中猛地颤抖了两下,就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蔫了,跌落在了地上。

    屈寒山立即一个燃烧瓶丢过去,砸在了蛇蛊的身上,蛇蛊在地上哀嚎着,翻滚着。可是,它还在挣扎着往前蠕动。终于,它爬到了苗姥姥的身前,再也一动不动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