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要是当不成男人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一瞬间,朱永强的精神差点儿崩溃,颤声道:“怎么……怎么会这样?”

    徐天苦笑道:“这事儿怪我了……”

    当时,对方五六个人围拢上来,一个个的都是高手。徐天扛住了几个人,可朱永强让对方的一个武王给打晕了。那人从腰间摸出了一把刀子,直接就将朱永强给阉了。可惜的是,徐天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却没法儿救人。

    等到徐天好不容易将对方给打跑了,立即带着朱永强来医院。唉,还是晚了一步,想要接上都不太可能了。要不是朱永强给他和宁云裳当导游,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他的错,都是他的错啊。

    朱元英连忙道:“鼬大人,这事儿当然不能怪你。要不是你的话,我们家永强很有可能已经让韩家人给杀了。”

    朱永强将韩闯的家伙给砸烂了,韩家人就将朱永强给阉了,还真是一报还一报啊!

    朱士祖的脸色阴沉得可怕,一字一顿道:“元英,你把我的话传达下去,从现在开始,咱们朱家跟韩家势不两立。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把韩家给灭掉了,从商场、超市、工厂等等各方面,全面狙击。”

    “是!”

    这是要开战的节奏啊!

    徐天苦笑着,滨江市还有一堆乱遭事儿等着他,他可能不能再在省城呆下去了,真是对不住了。朱家人倒是没有说什么,这都已经够感谢徐天的了。等到徐天再来省城,他们肯定是已经将韩家给连根拔起了。

    徐天又劝慰了朱永强一番,这才和宁云裳离开。

    谁干的?这一切当然是徐天干的。别人不知道,宁云裳却全都落入了眼中。这家伙……这种挑拨离间的手段,简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当时,徐天用神识撞击狠狠地轰向了朱永强的大脑,朱永强比徐天的修为低太多了,整个人顿时陷入了眩晕的状态。

    趁着这个机会,徐天将朱永强给打晕了。

    这一幕,让围上来的五六个韩家人都有些纳闷儿,这怎么还耗子动刀,窝里反了?不过,他们懒得去想那么多,飞身扑向了徐天。徐天是下了必杀的决心,一个都不能让他们逃掉了。一个神识撞击,一刀劈下去。

    这些人的修为,本来就没有徐天高,几乎是连还手之力都没有。没两分钟,五六个人全都让徐天给斩杀了。他又丢出去了几个火球,将他们都给点燃了。风一吹,烟消云散,什么都没剩下。

    趁着这个工夫,徐天让宁云裳把脸转过去,他扒下了朱永强的裤子,一刀将朱永强给阉了。哼,朱家人为了侵占叶家的财产,雇佣了天杀的杀手,一夜之间就把叶家给毁掉了。这还不算,朱元英还想着硬上了叶小倩,害得叶小倩上吊自尽了。

    这一笔笔的血债,当然要用血来偿还。

    他现在,只不过是阉了朱永强,算是先讨回那么一点点的利息。当下,他一个九幽拳,把寒气打入了朱永强断了的家伙上,这才把它给揣进口袋中,抱着朱永强赶往医院。这要是再能接上,就怪了。

    谁都知道是韩家人追杀的朱永强,徐天什么都不用说,事实胜于雄辩!

    这两家,没一个好东西,就让他们狗咬狗去好了。至于什么飞鹰门和双煞门,跟徐天又有什么关系?他才得去管那么多,和宁云裳起身离去了。这种是非之地,还是越早离开越好,别再牵扯到自己的身上。

    两个人在街道上走着,徐天问道:“凝结,你会不会觉得我的手段,太狠辣了一些?”

    宁云裳摇头道:“没有啊,对付坏人当然不能心慈手软了,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嘿……走,咱们回宾馆。”

    “好。”

    宁云裳当然知道徐天的那点儿心思,这要是回滨江市,两个人就不能这么随便了。其实,这又何尝不是她期待着的呢?两个人到了宾馆的房间中,洗了个鸳鸯浴。徐天还是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她帮着他擦着身子,服侍得相当到位。

    这一幕,让徐天想起了师姐。有一次,两个人出去执行任务,回来的途中在温泉中泡澡,师姐就是这样帮他擦身子的。他几乎是可以断定,黑山派的边连璧所说的那个女孩子,绝对就是师姐。看到孔神通给他的相片,误以为慕容熙月就是师姐了。可惜的是,徐天的修为还是太低了,要不然非跑到黑山派追问出师姐的下落不可。

    修炼,他必须得更勤奋的修炼了。

    宁云裳轻声道:“徐天,你想什么呢?”

    “没,没想什么。”

    女人真是敏感的动物,她就察觉出气氛的异样儿了。想想也是,她这样帮他擦着身子,那两只大白兔更是在他的后背上蹭来蹭去的,他怎么能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呢?除非是他有心事,脑子在想着别的什么事情呢。

    徐天笑道:“来,我来帮你擦擦……”

    宁云裳是一个极其敏感的女人,只要徐天接触到了她的身子,她就会有反应。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这个?两个人就在浴缸中,翻滚到了一起。宁云裳的肌肤上笼罩着一层薄薄的嫣红,看上去更是诱人了。

    白洗了!

    宁云裳剜了他一眼,又洗了洗,倒在床上去了。

    徐天笑了笑,他正要爬起来……咦?他的耳边传来了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好像是提到了什么药材。他的神识立即扫视了出去,就在隔壁,一个男人拿着手机,在跟谁打着电话:“是,是,少爷尽管放心,我一定把这一批药材安全地送到修者公会。我知道,到那儿了就把锦盒给陆莲亭,明白……”

    一瞬间,徐天什么都明白了,省城齐家又要往修者公会送药材了。要说,齐家人也是够卑鄙了,还让魏药师不要收购北丰白家的药材,害得白展鹏差点儿就上吊自杀了。结果,还是徐天救了白展鹏,更是帮白展鹏把那一批药材给弄出去了。

    现在的白展鹏,对徐天感激涕零,算是徐天的心腹了。在这种情况下,徐天当然不能坐视不理……还有哦,那个锦盒里面又是什么?陆莲亭又是什么人?管他那么多,有这样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