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徐天也觉得,他和宁云裳之间挺有缘分的。

    第一次在银行中,劫匪老大把悦悦给挟持了,是徐天在关键时刻将劫匪老大给打晕了,救了悦悦。第二次是魔修佘弃,把宁云裳和悦悦都给抓走了,是徐天和顾朝夕联手,杀了佘弃,将她们给救出来的。这趟安伟的事儿,算是第三次了吧?宁云裳的双眸泛红,激动得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徐天也有点儿不太好意思了,咳咳道:“宁云裳,我这么晚过来找你,是想跟你说点儿事情。”

    其实,就算是徐天不找宁云裳,她也想找到徐天,跟他当面表示感谢。可是,她去过几次滨江大学,徐天根本就没有再来上课。现在,徐天这样三更半夜的来到她的家中,哪有那么简单?他不会是想……宁云裳的脸蛋儿泛起了一抹红晕,让徐天等一会儿,她哄了悦悦睡觉再说。

    悦悦抓着徐天的衣襟儿,说啥都不走:“果汁叔叔,你晚上能在这儿住吗?”

    “啊?”徐天和宁云裳都吓了一跳,不知道这孩子怎么突然间冒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你乱说什么呢?”宁云裳羞窘道:“果汁叔叔有事,他……不可能住在这儿的。”

    “可是……”

    悦悦很委屈的样子,哭着道:“幼儿园的同学都说我没有爸爸,我想让果汁叔叔当我的爸爸,明天早上送我去学校。”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顿时让宁云裳的眼泪也流下来了。她半蹲下来,轻拍着悦悦,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这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是很大的一个心愿,可宁云裳却没法儿满足她。

    徐天轻叹了一声:“悦悦,你安心睡觉,果汁叔叔明天送你去学校。”

    “真的吗?咱们拉钩。”

    “好,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悦悦的眼角还挂着泪珠,嘴角却笑了起来,笑得很开心。

    宁云裳的娇躯微微颤抖了一下,终于是抱着悦悦回卧室中睡觉去了。等了好一会儿,她才走出来。她穿着的是白色丝质睡袍,在灯光的照耀下,那曼妙的身段都若隐若现的。这个女人就跟熟透了的水蜜桃似的,喷喷香,让人看着就不禁怦然心动。

    空气仿佛是都遽然升温了,飘散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尴尬、紧张的气息。

    宁云裳咳咳了两声,连忙坐到床上,双臂合拢在了胸前,问道:“徐天,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啊?”

    “我……是这样的。”

    徐天就把钱家人还没有拒不认罪的事儿,跟宁云裳说了说。钱家的毒品,坑害了多少家庭?宁云裳是达捷物流公司的财务部经理,肯定是对钱家人的事情了如指掌。徐天希望她能出庭作证,让钱家人认罪伏法!

    宁云裳苦涩地笑了笑,钱家人对她有恩,而徐天……更是对她有着莫大的恩情,她下辈子做牛做马都没法儿报答,这事儿真是难办。

    徐天也看出了她的为难,叹息了一声,算了,那就不说这个事儿,说说天朝集团的事儿。为什么叫做天朝集团?这是取自于徐天、顾朝夕的名字。现在,顾朝夕还在昏迷中,天朝集团都是宁云裳来打理。相信,宁云裳应该知道顾朝夕跟她说过的话,那就是全力跟大鼎集团对着干,越猛烈越好。

    “你知道,顾朝夕为什么要让你这样做吗?”

    “不知道……”

    宁云裳一直弄不太明白,天朝集团为什么非要跟大鼎集团对着干呢?很有可能是顾朝夕和慕容熙月有着什么私人恩怨。在徐天的叙说下,她才明白,顾朝夕和徐天这样做是为了给大鼎集团树立一个强大的敌人。要是有谁跟大鼎集团对着干,肯定会想办法拉拢天朝集团,可谓是用心良苦了。

    徐天问道:“现在,大鼎集团和赵家的振东集团在竞争江湾隧道的项目……我想,赵家肯定不会放过联络天朝集团的机会,应该是已经有人跟你暗中接洽了吧?”

    “对!”宁云裳自然是相信徐天,点头道:“前几天,赵振东的贴身秘书联系我,要跟天朝集团合作,一起来对付大鼎集团。我还没有拿定注意,就说再想想。”

    “这是机会啊!”

    振东集团和大鼎集团在竞争江湾隧道的项目,要是天朝集团和振东集团合作的话,兴许能捞到一个大便宜。不过,宁云裳千万不要主动去联系赵振东的秘书,他们肯定还会再次找过来的,只有这样宁云裳才能掌控到主动权。

    宁云裳笑道:“行,我听你的。”

    两个人又商议了一阵,不知不觉就凌晨一点多钟了。

    徐天让宁云裳早早休息,他明天早上再过来,陪着悦悦去幼儿园。看着徐天这么年轻,做事却这么老道、懂得体谅人,宁云裳的心中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感觉。这样孤男寡女的相处一室,肯定是不方便了。她倒是没有什么,却不想影响了徐天。

    偏偏在这个时候,屋外电闪雷鸣的,下起了瓢泼大雨。

    悦悦被雷声给惊醒了,哭着道:“果汁叔叔,果汁叔叔……”

    完蛋,这回徐天想走都走不成了。他不得不走进房间中,轻拍着悦悦。悦悦攥着他的衣襟儿,说啥也不让他走。这孩子,一直没有得到过父爱,在徐天连续救了她几次之后,他在她心目中的形象极其高大。只要有徐天在身边,她就感到特别的安全。

    “果汁叔叔,我要你挨着我睡。”

    “啊?”徐天吓了一跳。

    “要不……你就在这儿睡吧?陪陪孩子,我去客厅。”宁云裳道。

    “妈妈,我也要你在床上睡,这样我睁开眼睛就能看到果汁叔叔和妈妈了。”

    这不是瞎胡闹吗?徐天苦笑着,可悦悦使劲儿把他往床上拽。他看了看宁云裳,想让宁云裳说两句话。谁想到,宁云裳的脸蛋儿都红到了耳朵根,小声道:“徐天,我……我相信你是不会乱来的,我……”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