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魏松竹的一切动作,都落入了徐天的眼中。

    其实,他根本就没有中九幽搜魂手,在那股寒气渗入到大脑中的刹那,他的元气就立即运转,保住了灵台的一丝清明。随便魏松竹怎么问,他都不会什么马脚来。这一路上,他默默地运转元气,早就把体内残留的寒气都驱散了出去。

    大燕山的山顶,终年雾气缭绕的。别说现在是晚上了,就算是大白天的,也一样能见度极低。有一面是石壁,三面都是悬崖。只有一边悬崖有一条羊场小路攀爬下去。但是,一旦爬上来,想要再找到这条小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因为,在小路的前方有灌木丛遮挡着,上来的时候没觉得什么。下来……哼哼,看不清楚的人肯定会以为灌木丛的后面一样是万丈深渊。现在,徐天就躲藏在一块岩石的后面,把身体的气息都收敛了,一动不敢动。

    随便魏松竹怎么喊叫,怎么怒骂,他都不吭声。

    魏松竹就是在这块足球场大小的地方来回兜圈子,有两次差点儿跌落了悬崖中。

    等到他走远了,徐天笑道:“魏松竹,你不是很牛掰吗?我就在山顶上,你有种来杀我啊?”

    “小兔崽子,等我出去的,我非杀了你全家不可。”

    “杀我全家?你要是敢迈入省城一步,我们省城韩家都不会放过你。”

    “哇呀呀!”

    魏松竹真是要气炸了,挥舞着拳劲,一拳一拳地狂轰滥炸起来。徐天早就换了地方躲藏,又再次不吭声了。幸好,他来之前有所防备,在面具的地下又做了简单的易容。是,他跟韩闯不像,但是魏松竹至少不会怀疑到他的身上。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地过去,魏松竹也有些扛不住了,累得气喘吁吁的:“韩闯,咱们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你出来,咱们有话好说。”

    徐天喝道:“你别动,要是动一下,我就跑路了,你这辈子都休想找到下山的路。”

    “哼,你以为这儿就能困住我?等天亮,我就能走出去了。”

    “那咱们就等到天亮试试。”

    魏松竹干脆坐下了,默默地修炼。他把精神都提升了起来,就不信搜不到徐天的气息。谁想到,徐天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似的,他怎么都感应不到。渐渐地,天色终于是放亮了,魏松竹的身上都让露水给打湿了。可是,雾气缭绕着,跟晚上差不了多少,他一样什么也看不到。

    这一刻,魏松竹真的有些慌了,大声道:“韩闯,韩闯,你还在吗?”

    徐天哼道:“我当然在了,我在等着你找我呢。”

    “呃……说吧,你怎么才能带我出去?”

    “很简单,你把衣服、裤子都脱下来,放到地上。”

    “什么?”

    一个是武皇,一个是武将,这简直就是一种羞辱。

    魏松竹怒不可遏,顺着声音扑了过去。可是,一样空荡荡的,连个影子都看不到。

    等了一会儿,徐天的声音又在另一边传来了,叱喝道:“魏松竹,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再敢对我动手,我就立即跑路,你就擎等着渴死、饿死吧。”

    这是大燕山的山顶,人迹罕至,就算是他喊破了大天,都不会有人过来。反正雾气缭绕的,又不会有人看见,魏松竹咬着牙,终于是将衣服裤子都脱下来,放到了地上。徐天让他一步一步退后,退后,再退后。

    哎呀!魏松竹光顾着听徐天的话了,差点儿一脚踩空,跌入万丈深渊。这个混蛋!魏松竹都要气懵了,再次向着声音扑了过去。结果,人没有,衣服裤子……呜呜,竟然也没了。随便他怎么找,怎么打了,徐天早就抱着他的衣服裤子逃下山了。

    在半山腰,上次露营的地方,徐天把衣服裤子的口袋翻一翻,又翻出来了几枚古玉,几瓶丹药,还有一本九幽搜魂手和九幽拳的秘笈,他给揣进了口袋中。只可惜,那几枚古玉中,只有一枚是灵玉,其他都没什么用。

    他翻看了两下书……啪嗒,从书页中掉出来了一片叶子。要是别人的话,肯定以为是书签呢,徐天看了看,心脏差点儿骤停了。这片叶子跟沈大将军给他的那片叶子一模一样,拿在手中,一样是有着一种浩瀚无垠的感觉。只不过,那片叶子上是“木”字,这片叶子上是“水”字,

    这是一对儿啊!

    可惜那片木叶让徐天给藏在了家中,等回去再好好比对一下。徐天又找了找,看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连衣服带裤子都让他给丢下了悬崖。哼,不管魏松竹这趟能不能活命,他想要逃出来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徐天的心中也是一阵庆幸,他等于是捡了一条命啊!

    这一晚上,不知道慕容熙月和王七七、顾朝夕怎么担心呢,他把手机给开机了,果然是一连串儿的未接电话和短信提示音。同时,修者公会的客户端也传来了滴滴的声响,有几个陌生人添加他,还有朱永强发来的信息。

    徐天点了添加好友,一个头像是老夫子,备注的名字是“老学究”,这人是杨九龄。

    一个头像是一个女孩子的背影,备注是“姐贼有范儿”。这是谁呢?徐天不知道。

    一个是扑克牌的大小鬼,备注是“我是王炸”。还有一堆添加他的,他还没等看,王炸的信息就发来了:宇智波鼬,怎么样,你还活着吧?

    宇智波鼬:我没事,昨天的事儿谢谢你了。

    王炸:谢什么,我都说咱俩是一见钟情……咳咳,是一见投缘了。我家老爷子找我有急事,我妹子丢了。等有时间,咱俩好好喝一杯。

    这家伙是不是脑袋缺根筋啊?徐天觉得,往后跟王炸相处还真得小心点儿。万一,碰到一个从背背山上下来的,他可就惨了。

    那些陌生人问徐天,大多都是想买防御手串儿。谁知道这是不是钓鱼的?徐天对他们也不了解,都懒得去回信息,立即拨通了慕容熙月的电话。电话刚刚响了一声,就让慕容熙月给接通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