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谁让没有人家的拳头硬呢!

    沈大将军耸了耸肩膀,突然蹿跳起来,双脚在锁链上快速地行走,三两下就跳到了棺椁上。他从背着的百宝囊中,摸出来了一个小铲子,在棺椁上铲了一下,露出来了金灿灿的颜色。难怪会这么沉重了,这竟然是一个纯金打造的金棺。

    没有任何的缝隙,好像是浑然一体打造出来的。

    潘妲花和北宫横、彭龙、彭虎等人都伸长了脖子,张望着。突然,叮咚的一声响,沈大将军的修者公会提示音响了。他看了看,双手抓着绳索,三两下就消失在了雾气中。随便潘妲花、北宫横等人怎么喊叫、说话,都没有人吭声了。

    “这个混蛋!”北宫横怒道:“宫大、宫二,你们过去,把棺椁撬开。”

    “是。”

    又有两个北宫家族的人,跳到了锁链上,往前蹿腾着。等到了半空中,他们竟然跟宫六一样,突然失控,跌落入了黑水中。一个个挣扎着、惨叫着,融化成了两堆白骨。这一幕,真是把在场的这些人给吓到了。

    不会是将军显灵了吧?他们又哪里知道,这都是徐天躲藏在暗中,神识干扰的结果。潘妲花、北宫横、彭龙、彭虎等人,一个个都是高手,徐天要是跟他们打起来,肯定不占什么便宜。他只能是躲藏起来,暗中下手了。

    反正,沈大将军已经攀爬到了锁链的一方,整个人骑坐在了一个斜伸出来的龙头上,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北宫横也吓到了,问道:“潘妲花,咱们现在怎么办?”

    “我才不信有什么鬼神,我来打开棺椁。”

    潘妲花从背囊中摸出绳索,把自己给绑在了锁链上,一点点地往前挪腾着。什么神识干扰都派不上用场了,徐天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她跳到了棺椁上。她用绳索绑住了棺椁,一端凌空丢给了北宫横、彭龙、彭虎等人,一人一根拽住了。

    忙完了这一切,她又攀爬了回来,从地上的一个木箱中翻出来了一个充电手提锯。一瞬间,徐天什么都明白了,现在盗墓都是这么先进了吗?潘妲花是想再攀爬上棺椁,用手提锯把对面的几根锁链给锯断了,他们再用力拽着绳索,就有可能把棺椁给拽到岸上来了。

    是,这个法子够笨,但也确实是管用。不过,八锁困龙阵不是这样破阵的,哪怕是锯断了任何一条锁链,生路也会变成死路,出口再封上,他们就甭想再出去了。

    徐天终于是忍不住了,从黑暗处跑了出来,大声道:“等一下!”

    在这样恐怖的氛围中,当啷这么一嗓子,差点儿把潘妲花和北宫横等人给吓尿了。潘妲花手一抖,连手中的充电手提锯都掉落入了黑水中,当即化作了一股烟雾,消失不见了。北宫横高高举起了独脚铜人槊、彭龙和彭虎攥着虎头刀,潘妲花也从腰间抽出来了一把匕首,紧盯着黑暗处。

    徐天举起双手,笑道:“我也是同道中人,是过来分一杯羹的。”

    北宫横冷笑道:“分一杯羹?既然你来了,我守在洞口的几个人呢?”

    “他们呀?当然让我给放倒了,不过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你说我会信你吗?”

    北宫横是那种比较粗鲁,没有头脑的人,抡圆了独脚铜人槊就砸向了徐天。

    徐天退后了两步,喊道:“我会破阵!”

    潘妲花立即喝住了北宫横,杏眼在徐天的身上打量了两下,咯咯笑道:“小弟弟,他就是一个浑人,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说说,你怎么破阵?”

    什么小弟弟呀?之前的徐天是元婴期的高手,算起来八百多岁了,他当然不会跟潘妲花计较。这个阵法叫做八锁困龙阵,想要破阵,必须得有八枚阵旗,一一地投入到八个盘龙柱柱中,哪一枚阵旗消失不见了,哪里就是生门。不过,徐天没有阵旗,只能是用笨方法了,那就是解锁。

    没有锁了,自然就没法儿困龙了。

    潘妲花也略懂阵法,连连点头,问道:“小弟弟,你说的解锁……钥匙在哪儿呢?”

    徐天伸手一指龙头,低喝道:“八条龙,十六根虬须。我们每个人骑坐在一个龙头上,一起掰断虬须,自然就解锁了。”

    “这……也行?”北宫横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听这个小弟弟的。”

    潘妲花伸手数了数,徐天、北宫横、彭龙、彭虎,宫三、宫四……还差一个人啊?沈大将军脚踩着锁链过来了,跳到棺椁上,笑道:“还有我呢,也算我一个。”

    徐天盯着沈大将军看了看,怒道:“沈大将军,我终于是找到你了,我要杀了你。”

    潘妲花赶紧拽住了徐天,问道:“小弟弟,你跟沈大将军有怨隙?”

    “我们有不共戴天之仇。”

    “咱们都被困在了将军冢中,什么恩怨都被要再讲了,一切等出去再说。”

    “呃……好吧,沈大将军,我一会儿非斩断了你的狗头不可。”

    “哼,谁斩谁还不一定呢。”沈大将军也毫不相让。

    潘妲花给北宫横、彭龙、彭虎等人使了个眼色,他们纷纷用绳子把自己绑在了锁链上,一点点地爬到了棺椁上,再分别沿着锁链,爬到了八个方向。这些人中,唯一没有动的人就是北宫横了,他直接翻身跳到了头上的一个龙头上,喝道:“怎么样,都准备好了吗?”

    这些人齐声道:“准备好了。”

    “好,你们听我的口令,一!二!三……”

    “咔吧,咔吧!”

    这些人一起用力,把十六个虬须都给掰断了。一瞬间,八条龙的笼嘴张开了,喷出来了大量的清水,冲进了地下的黑水池中。渐渐地,水越来越多,终于是漫过了台阶,顺着过来的通道汩汩地流淌了出来。

    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黑水池中的水竟然全都流干净了,露出来了铺得平平整整的地面。这回,应该没事儿了。宫三翻身从龙头上跳到地上,嗖嗖嗖!突然,一支支的箭矢激射出来,把宫三给射成了刺猬。

    轰!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那个纯金打造的棺椁从半空中落下来,砸在了地面上。可能是触动了什么机关,又一块巨大的石门落下来,把通道给堵了个严严实实。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