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也没突破多少,徐天吧唧了两下嘴巴,他现在的实力应该是相当于内劲六层的武将!

    “啊?”沈铮的下巴差点儿掉下来。

    难怪沈大将军会一眼看中了徐天,义无反顾地跟着徐天混了。人家也确实是厉害,这才多久的时间啊?第一次见到徐天的时候,他是内劲八层的武者,徐天是内劲九层的武者。现在,他的修为没有什么变化,徐天都已经突破到内劲六层的武将了。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这根本就比不了。

    没事儿,天哥突破了,还不等于是自己突破了吗?沈铮笑了笑,抓起洛阳铲就挖了起来。那两个人都已经快要把暗道给挖通了,他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就挖通了。不过,这个暗道狭窄,人必须得一个接着一个地爬出来。

    沈铮要跳进去,却让徐天给拽住了:“别急,我进去,你在洞口守着。要不是我和沈大将军出来了,你见一个就烧死一个。”

    徐天将一沓子灵符,和一个防御手串儿塞给了沈铮,再告诉他怎么用,这才钻了进去。墓室内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到,徐天的神识立即扫了过去。现在,他是炼气期三层的修士了,神识扫视的距离也更远,更清晰。

    墓道有三米多宽,两米多高,空气干燥、气息通畅,看来这里的通风还挺不错。

    徐天的神识一直扫出去了挺远,也没有沈大将军和潘妲花、北宫横等人的影子。他快速往前走,地面上有箭矢、陷坑等等机关埋伏,都已经让人给破掉了,他几乎是不用费什么力气,只管往前走就行了。

    没多久的工夫,他就追上了前方的人,每个人都戴着矿灯。

    前方是一个八棱形的空地,每一个棱形相对应的都是一个盘龙柱。每个棱形的连接处,又有一个高高耸立的石像,每个石像的手中都拿着兵刃,长斧、战刀、画戟、长枪等等冷兵器,非常威武。

    空地陷下去了有一米多深,笼罩着一层浓郁的雾气,在雾气的下方是死寂一般的黑水。在灯光的照耀下,连雾气都泛着一抹浓黑色,很有个可能是有剧毒。

    在池子的正中间,悬挂着一具棺椁,四脚用锁链引申出来八条锁链,缠绕在了八个盘龙柱上。龙头往前斜伸着,虬须上翘,张牙舞爪的,有着一股上天入地的气势。

    沈大将军和潘妲花等人拿着强光手电,也一样照不透雾气,连正中间悬挂着的棺椁也是若隐若现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自然不敢冒然前行。徐天,却是吃了一惊,他本身就是镇门弟子,什么幻阵、防御阵、凶杀阵等等,大阵三十六,小阵一百零八,他几乎是都信手拈来,相当娴熟。

    这个阵法,就是八锁困龙阵!

    在花花世界,竟然会有人布下这样的阵法,大大出乎了徐天的意料之外。

    困龙,有两种寓意:第一种,正中间的棺椁,应该就是那个将军了,他自诩为“龙”。这有点儿造反的意思了。第二种,是说进来的人,每一个石像的后面就是一道门,分别是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只有找到生门,才有可能逃脱出去,否则,这是一个必死的阵法。

    潘妲花皱眉道:“沈大将军,你怎么看?”

    沈大将军冷笑道:“我能怎么看?我现在是你的阶下囚,你怎么做都随你好了。”

    “大将军,这事儿是误会。北宫横,谁让你带人过来的,还不快给大将军道歉。”

    “是,是,这事儿是我的错。”

    北宫横身高有一米九十多,长得黝黑粗壮,就跟半截铁塔似的。他用的武器是独脚铜人槊,这是在铁棒的前端部分按照人的形状炼制出来的,分量极重,可以当作铜棍、盾牌,还可以拿来点穴,相当厉害。

    看得出来,北宫横还挺听潘妲花的。跟在北宫横身边的,有一对儿孪生兄弟,他们是彭家的彭龙、彭虎,跟北宫横的关系不错。再有几个人,就是北宫家族的人了,一个个面向凶恶,都是彪悍之辈。

    徐天都想冲上去给沈大将军两脚了,你有什么难处倒是跟我说呀?还瞒着我,非要给我整一个什么惊喜。这哪里是惊喜了,分明就是惊吓好吧。现在,沈大将军把潘妲花叫来了,等于是与虎谋皮,这些人还不把他给吞掉了才怪,连骨头渣子都不带剩的。

    沈大将军嘿嘿道:“潘妲花,你不是有翻江斗吗?把这个池子中的黑水给掏干净了吧。要不然,咱们一个个的都得中毒身亡了。”

    北宫横哼道:“沈大将军,你信不信我把你丢进黑水中,看看会怎么样?”

    “北宫横!”潘妲花伸手按住了北宫横的胳膊,白了沈大将军一眼:“这么多黑水,你让我淘到什么时候?宫六,你爬到棺椁上去看看,对面都是什么。”

    “好!”

    宫六的身材瘦弱,单手抓着锁链,就跟灵猿似的手脚并用,嗖嗖几下就攀爬到了棺椁上。他纵身跳了上去,也不知道棺椁是用什么材质做成的,很沉重,都没有摇晃一下。他敲打了两下,发出了咚咚的声响。

    潘妲花让他小心点儿,顺着其他的锁链爬过去看看。

    宫六答应着,双手刚刚抓着锁链往过爬……啊,他突然失控了,从锁链上跌落下来,直接落入了黑水中。这就跟掉进了硫酸池中似的,宫六的身上冒起来汩汩的雾气,他挣扎着、惨叫着,很快就剩下了一堆白骨。

    这样又等了两分钟,那堆白骨都让黑水给吞没,消失不见了。

    咕噜!现场的这些人都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到了,他们知道黑水厉害,却没想到这么厉害。这可是沾着死,碰着亡啊。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这样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都把目光落到了潘妲花的身上。

    潘妲花咯咯笑道:“大将军,现在就看你的本事了。你们沈家有一手开棺的绝活儿,只要你把棺椁打开了,咱们立即拿东西走人。”

    “我要是不去呢?”

    “不去?你看我的独脚铜人槊会不会答应!”

    北宫横瞪着眼珠子,独脚铜人槊高高地举了起来。这要是砸下来,能把沈大将军给砸成肉泥。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