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胡药师到底是谁呀?

    徐天问慕容熙月,慕容熙月也摇着头,她也不认识。

    慕容远山和高淑娴、田文镜、慕容冲等人也都跟在身后,谁都没有说什么。慕容远甫和赵菁丽都很激动,他们在前面带路,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一栋别墅中。

    赵菁华冷声道:“慕容远山、田文镜,你们就在楼下等着吧?人太多了不好。”

    “这是我家。”慕容远山怒道。

    “难道你还怕我不会害了慕容老爷子吗?”胡药师站在门口,扫视了慕容远山和田文镜等人一眼。

    “不敢,不敢。”

    “行了,我上去看看。”

    其他人都在楼下等着,胡药师只是叫了赵菁华、慕容熙月跟在身边。徐天左右看了看,也颠颠地跟了上去。赵菁华看了他一眼,终于是没有说什么。

    这一刻,慕容远山和田文镜互望了一眼对方,都看出来了对方眼神中的惊慌。胡药师不会真的将慕容垂的病症给治愈了吧?要真的是那样,他们所作出的一切,可就都前功尽弃了。偏偏,胡药师是他们招惹不起的人,也只能是在这儿等着了。

    很快,几个人就来到了慕容垂的房间。

    慕容垂躺在床上,眼窝深陷,皮肤蜡黄,喘息跟风箱似,眼瞅着就要不行了。赵菁华也吓了一跳,她也没有想到慕容垂的病情会这么严重。听到有动静,慕容垂还睁开眼睛看了看,当看到了胡药师和慕容熙月,他很激动,蠕动着嘴唇,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爷爷……”慕容熙月往前踉跄了两步,直接扑到了床上,泪水扑簌簌地流淌了下来。她早就想过来看望慕容垂了,可是,慕容远山和高淑娴不让,她也没有什么法子。真的没有想到,一向魁梧、威严的爷爷,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

    “小女娃子,你让开一下,我来给你爷爷看看。”

    “胡药师,求求你了,你一定要治好我爷爷。”

    “我尽力。”

    徐天和赵菁华上前,将慕容熙月给搀扶了起来。胡药师走过去,把三根手指搭在了慕容垂的手腕上,静静地感受着脉搏的跳动。他的脉相紊乱、微弱、断断续续的。同时,在他的体内好像是还有着一股似有似无的气息,在不断地破坏着他的身体机能。

    这是一种毒素啊,胡药师紧锁着眉头,脸色很是凝重。

    幸亏慕容垂在修炼的时候,走火入魔了,导致经脉断裂、堵塞。要不然,这些毒素早就已经顺着奇经八脉,流窜到全身各处。那样,慕容垂又怎么可能会活到现在?早就不知道死过去多少次了。

    这个问题,还真的挺棘手!

    慕容熙月和赵菁华都挺紧张的,见胡药师久久不语,小心问道:“胡药师,我爷爷的病症……怎么样了?”

    “他不仅仅是经脉断裂,还中毒了。这事儿很难办,经脉断裂就没法儿解毒,经脉要是续接、疏通了,这些毒素就会瞬间蹿腾到全身各处,他一样会毒发身亡。唉,要是张药师也在这儿就也好了,一个控制毒素,一个疏通经脉,我们肯定能治愈了慕容老爷子。可是,张药师出去采药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啊?那我爷爷怎么办?”

    “我也无能为力了……但愿,他还能坚持到张药师回来。”

    这就等于是宣判了慕容垂的死刑!

    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又跟肥皂泡一样啪嗒下破灭了,这对于慕容熙月来说,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就连赵菁华都有些接受不了。她好不容易把胡药师给请来,却白走了一遭,早知道这样……唉,她沉声道:“熙月,等会儿你就跟我一起去省城吧?有你姨夫和赵家的人在那儿,没人敢把你怎么样。”

    “大姨……”

    “这个家还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地方吗?他们只是把你当做了交易的筹码,走了也罢。”

    “胡药师,我试试行不行?”

    一直默不作声的徐天,终于是说了一句话。

    什么?赵菁华的眼眸当即就瞪圆了,她早就调查过关于徐天的信息了,对他也没什么好感。这样一个窝囊废一样的人,还想着吃天鹅肉?不过,他为了慕容熙月,敢跟田家人死磕,倒是有几分胆量。

    可是,治病救人跟胆量有什么关系?真以为你是医学院的学生,就可以包治百病了呀?连胡药师都不行,徐天肯定就更是不行了。这次,就连慕容熙月都摇了摇头,不是不相信徐天,是真的不可能。

    徐天轻声道:“我这段时间一直在专研医术,还学了针灸,我想用针灸的手法,帮着慕容老爷子疏通了经脉,不是什么难事。”

    胡药师盯着徐天看了看,问道:“你是说,你用银针就可以帮他疏通了经脉?”

    “我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吧。”

    “好,你来疏通经脉,我来控制毒素。”

    “行。”

    胡药师摸出来了一颗药丸,塞入了慕容垂的口中,又从药箱中拿出来了一百零八个小药罐,每个小药罐中都有清水一样的液体,就跟拔罐子似的,按在了慕容垂的身体上。他这才扣住了慕容垂的脉门,把劲气输送进去,尽量控制住毒素。

    胡药师冲着徐天点点头,徐天摸出银针,刺入了慕容垂的穴位中,认穴极准。

    慕容熙月和赵菁华的心都悬到了嗓子样儿,她真不知道徐天什么时候学会针灸了呢?胡药师的赞许地点了点头,紧接着,他的脸上就露出了惊愕的神情。徐天的每一针下去,都将一股气息融入到了慕容垂的经脉中,这股气息有着极强的活力和生机,不断地修复、冲击着慕容垂破损的经脉。

    怎么可能会这样?

    别人不知道,胡药师是医道高手,他的劲气又在控制者毒素,感受颇深。这一手以气度针的绝活儿,哪怕是他和张药师施展起来,也未必能有徐天做得更完美。他有些不太明白,滨江市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个医术精湛的人了。

    可笑、可怜、可叹慕容家族的人,有眼不识金镶玉啊!

    渐渐地,徐天行针的动作越来越是娴熟,犹如是行云流水一般,给人一种很舒心的视觉享受。这样持续了差不多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徐天终于是将银针给拔出来了,一样是冲着胡药师点了点头。

    胡药师立即催动劲气,一个药罐一个药罐地拔下来。第一个药罐中的清水,变成了黑色。再往下,一个药罐一个药罐地拔下去,颜色也渐渐地变淡。等到最后的一个药罐拔下来,终于是清水一样的颜色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