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第一天晚上睡觉,还挺尴尬的。

    乔欣躺在床上,生怕徐天会偷偷地爬上来。一想到那天在碧海园林别墅小区,她洗澡出来,全都让他给看到了,她的心就是一阵怦怦乱跳。如果他敢乱来……哼哼,休怪她不客气。徐天笑着,让她尽管放心地睡觉,他来盯着鬼叔。

    “你怎么盯着?”

    “我用耳朵听……”

    徐天笑着,一头扎进了卫生间,盘膝坐下来巩固自身的修为,同时神识外放。这样既不耽误修炼,还能盯着鬼叔。乔欣就觉得这家伙浑身上下透着诡异,但是不相信他又不行,她总不能黑天白夜都盯着。

    一天,两天……一连过去了七天,徐天和乔欣已经习惯了这种“同居”的生活。在此期间,鬼叔还从楼上下来过几次,乔欣很紧张,立即叫徐天。徐天让她尽管放心,他用神识盯着呢。果然,没多大会儿的工夫,鬼叔吃完饭菜就回来了。这让乔欣对徐天的“耳力”,更是放心和迷惑了。

    这家伙是不是怪物啊,比狗耳朵还好使。

    连续巩固了三天,徐天终于是又熬制了一副培气汤。

    他一头扎进了卫生间,脱光了衣服,将培气汤给灌下。之前,王七七给他买的那套西装,就是在他突破的时候,被身上散发出来的热量给烧毁掉了,他当然不想再重蹈覆辙。

    第一次喝培气汤,徐天从炼气一层初期,一口气突破到了炼气一层后期。

    第二次喝培气汤,徐天只是升了一级,巩固在了炼气一层大圆满的境界。

    第三次喝培气汤……这股炙热的火焰跟之前倒是没什么两样儿,可是,他的经脉更是粗壮、坚韧,明明是已经感受到了壁障,却怎么也没法儿突破。看来,只能是用灵玉了。说实话,徐天是真舍不得啊。

    他将灵玉攥在了手心中,一股浓郁的灵气瞬间充斥了经脉中,堪比洪水猛兽一般,不断地冲激着壁障。一次,一次……每一次的冲击,都让徐天痛苦万分,经脉被一次次的撕裂,再一次次地复合,每一次的复合都会变得更粗、更强。

    他紧咬着牙关,愣是连吭都不敢吭一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要是让人给打扰了,他很有可能就会经脉爆裂而亡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徐天就感觉大脑轰鸣的一声,灵气终于是冲破了壁障,突破到了炼气二层初期。在这一瞬间,这些元气的运转终于是流畅了,就跟马儿似的撒了欢儿,在经脉中来回地蹿腾着。

    一个周天,两个周天……徐天整个人都沉浸在了这种突破的兴奋中。

    花花世界的灵气匮乏,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突破到炼气期二层,就跟做梦似的。现在,他的修为堪比内劲六层的武师了,能催熟植物,还能用火球术,更是具有了新技能“洞察”。

    洞察,对于周围环境更是敏感,要是有什么危险,都会提前感应到。同时,还能放缓对手二十分之一的攻击速度,从而做出有效的反击。修为越高,洞察就越强,敌人的攻击速度也就越是缓慢了,这些都跟自身的神识有关。

    现在,徐天有绝对的信心用神识同时干扰几个人。

    嘭!卫生间的门被撞开了,乔欣激动道:“徐天,鬼叔出门……啊?你怎么什么都不穿啊?”

    徐天连忙伸手捂住了重要的地方,不满道:“嗨,你干什么呀?就算是鬼叔走了,你也不能这样闯进来呀?”

    “行了,谁稀罕看似的,你快点儿穿衣服,咱们赶紧出门。”

    “好。”

    这家伙的身材还真是不错,不过,他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多黑乎乎的淤泥和杂质啊?乔欣立即关上门,又闪身退了出去。徐天都没顾得上冲澡,就立即穿衣服跑了出来。乔欣早就等不及了,两个人迅速到了楼下。

    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当他们到了嘉年华大酒店的门口,哪里还有鬼叔的影子,人家早就坐车离开了。

    乔欣又气又恼,这么多天的辛苦是白费了,愤愤道:“徐天,都怪你,要不是你耽搁时间,他能逃掉吗?”

    徐天左右闻了闻,手指着一个方向,低喝道:“走,咱们往那个方向追。”

    “真的假的,这你都知道?”

    “我记得鬼叔的气味儿,只要不是下雨、下雪,在短时间内我都能追踪到。”

    “呃……”

    这家伙是不是怪物啊,不仅仅有狗一样的耳力,还有一样的嗅觉。乔欣顾不上去想那么多了,立即跳上了摩托车。而徐天,他的动作很娴熟,双手立即搂住了她的腰肢。乔欣的身子一紧,还是爆加速冲了出去。

    每到路口,乔欣就放缓车速,徐天边闻味道,边指点方向。渐渐地,两个人就来到了北郊的江桥位置。徐天对这一片儿太熟悉了,上次王剑带他过来的就是在江桥下。在江边停靠着一艘货船,跳板架在了甲板和岸堤上,有七、八个青年扛着一个个箱子,从货船上往下走,装到了岸边的货车上。

    在岸堤上,鬼叔和一个披散着长发的青年,在那儿说笑着。有好几个武者零零散散地分散着,盯着周围的动静。

    摩托车停放在了远处的黑暗角落,徐天和乔欣没敢靠近,就这样偷偷地张望着。现在,他们当然不能上去,就算是将这些人都给抓起来了也没用。他们要顺藤摸瓜,看看存放这些毒品的仓库在什么地方。

    乔欣低声道:“徐天,你能不能听到他们说的是什么?”

    “太远了,我听不清。”

    “好吧,咱们再等等。”

    两个人就趴在这儿,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这样持续了有十五、六分钟的时间,那些箱子就全都被装到了货车上。那个长发青年将两个皮箱子,交给了鬼叔。鬼叔打开看了看,一沓子一沓子花花绿绿的钞票,他拎着跳上船,就要离开了。

    那么多钱?徐天看得着急,问道:“乔欣表姐,你不会多叫一些人过来吗?咱们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鬼叔等人就这么离开了。”

    “你再叫我表姐,别说我跟你急!”

    乔欣瞪了他一眼,哼哼道:“你以为我不想多叫人吗?钱家人的毒品生意在滨江市做得顺风顺水的,警方一直没能查出什么线索,我怀疑,警局系统的内部已经让钱家人给渗透了。我要是跟局里的人打招呼,惊扰了钱家人怎么办?幸好是有你,要不然,我就真是单兵作战了。”

    敢情,这是抓他当壮丁了!

    徐天拍着胸膛,义气凛然地道:“乔欣,你看这样行不行?你暗中跟着货车,我豁出去危险了……去盯着货船。等我把鬼叔等人都抓起来了,就过来跟你会合。”

    “好,你多加小心。”

    “你也是,千万别轻举妄动。”

    徐天弯着腰,偷偷地摸到江边,翻身就跳入了翻滚的江水中。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