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毕竟是怀揣着140万,跟一个陌生的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徐天肯定得提高警惕。可是,当看到小屋子的人,又是喝酒又是唱歌的,绝对不像是那种要谋财害命的人。否则,等待着他的就是刀枪了。

    没等那个内劲八层的武者说话,徐天就自己走了进去。

    那人抓着酒瓶子,大笑道:“哈哈,这么说,你也是同道中人?来,干一杯。”

    徐天也不客气,抓起酒瓶子就灌了两口。这应该是地道的东北烧刀子,入口就跟一团火焰似的,从喉咙一直到胃都火辣辣的,很过瘾。

    “大将军……”那个武者走了进来,低声道:“就是他,在找灵玉。”

    “什么?”

    那人很激动,连酒瓶子都差点儿掉在了地上,颤声道:“你……你在找灵玉?”

    徐天也没有隐瞒,点头道:“对,我在找灵玉。”

    “那你能告诉我……”那人想到了什么,挥手让那个武者出去,这才问道:“你能告诉我,你找灵玉有什么用吗?”

    “这个……恕我不能说,你这儿有灵玉吗?我可以花钱买。”

    “你……是不是修真者?”

    “什么?”

    这倒是让徐天吃了一惊,师傅说花花世界是没有修真者存在的,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就这么一愣神的工夫,那人从徐天的脸上表情中也看出来了,他翻身就跪在了地上,激动道:“上仙,请你收我为徒吧。”

    这是干嘛!

    徐天伸手将他给搀扶起来了,沉声道:“先别说什么收徒不收徒的事儿,你倒是跟我说说,你是怎么知道修真者的?”

    “好,好,还不知道上仙叫什么名字?”

    “我叫徐天。”

    “我叫……上仙,我发过誓,在没有帮我的家人报完仇,我就不用自己的姓名。嘿,别人都叫我沈大将军。”

    他长得这般干巴瘦、猥琐的摸样,也敢称大将军!

    在花花世界,不仅仅是有武者、武师、武将,还有一个叫做古武家族的势力,他们囊括了各个省。之前,沈家就是一般的世家弟子,他爷爷是内劲八层的武将,绝对是超级牛掰的存在了。可是,就因为沈家得罪了古武丁家,丁家来了一个高手,一夜之间就将沈家给灭门了。

    沈老爷子拼命,带着沈大将军逃了出来。之前,沈家干的尽是一些盗墓的勾当,在一次偶然中,沈老爷子盗到了一枚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打造的叶子和一本书,上面写了一个字“木”。古武丁家来沈家,就是想要这一枚叶子。

    那本书上说有一种人叫做修真者,可以吸取灵玉的灵气,来提升自身的修为。据说,当他们修炼到了一定的境界,就可以羽化飞升了。沈老爷子临终前,一再地叮嘱沈大将军,除非是遇到了修真者,否则,不得给沈家报仇。

    因为,古武丁家太强,太强了。

    沈大将军埋葬了沈老爷子,就一路逃到了滨江市,隐姓埋名干起了盗墓的老本行。十来年下来,他竟然闯出来了“沈大将军”的名号。暗中,他一直在打听修真者和灵玉的事儿,可是,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今天,他手下的亲信沈铮在古玩一条街,听到徐天在那儿打听着灵玉和法器的事儿,他就留意了,一路跟着徐天。

    为了试试徐天,沈铮还跟徐天过了两招!

    不对,应该说是一招,他就让徐天给扇趴下了。这一刻,沈铮哪里还敢怠慢了,立即带着徐天回到了棺材铺。现在,沈大将军几乎是可以断定,书上说的内容都是真的,真的有修真者存在。

    徐天也挺好奇:“你把那个叶子和书什么的,给我看看。”

    “好!”

    沈大将军将床底下的一块木板给掀开了,从里面摸回来了一个小箱子,这才小心翼翼地将叶子和书交给了徐天。徐天看了看,这本书有寥寥几句说修真者的事儿,别的什么用都没有。倒是那片叶子,他拿在手中,仿佛是有着一种浩瀚无垠的感觉,让他的内心都再也抑制不住地翻腾起来了。

    这片木叶,肯定不简单!

    徐天轻轻抚摸着那个“木”字,良久,良久,才从沉浸中恢复过来。

    沈大将军一直静静地在旁边等着了,紧张道:“上仙,你……现在可以收我为徒了吗?”

    “这就没必要了吧?要不这样,咱们往后以兄弟相称吧?我看你比我大……”

    “别,你往后就是我老大。我叫你天哥,你叫我小沈、老弟什么都行。”

    “行,那我就不跟你客套了。”

    徐天也没有想到,他在这儿还能结交一个兄弟!

    两个人坐下喝了几杯之后,又闲聊了一阵,徐天问沈大将军这儿有没有灵玉。沈大将军从怀中摸出来了一枚灵玉,递给了徐天。这种灵玉,一般只有在古代将军墓中才有,他连续地盗了好几个,才算是找到了这么一枚。

    这两年,他一直放在手中把玩儿了,也没有看出这个灵玉有什么玄妙的地方,问道:“天哥,这个……真的能修炼用吗?”

    “我看看。”

    徐天把那枚玉佩接过来,立即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灵气。这只能算是下品灵玉,跟“徐天”的爹娘留给他的那一枚,还更不如。不过,这比培气汤肯定是要好多了。他强忍着内心的冲动,将灵玉又还给了沈大将军,点头道:“确实,这个能用来修炼。”

    沈大将军笑道:“天哥,我留着也没什么用,这个和木叶都送给你了。”

    徐天挺感动的,也就不再矫情,将灵玉揣进了口袋中,问道:“你爷爷是内劲八层的武将,都让古武丁家的一人给灭了,那人又是什么修为?”

    “我也不知道,恐怕是已经达到了武王的境界。”

    “什么?武将之上还有武王吗?”

    “是……”

    一想到这个事儿,沈大将军就够心灰意冷的。他现在不过是内劲六层的武师,想要修炼到武王的境界,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唯一的希望,就是寄托在徐天的身上了,但愿他能帮自己报仇雪恨。

    徐天郑重道:“沈大将军,我现在不过是内劲九层的武者。你要是信得过我,不出一年的时间,我一定帮你把古武丁家给灭了。”

    “一年?信得过,我当然信得过天哥了。”

    “行,那就这样,我得回去了。”

    在临走之前,徐天让沈大将军帮忙打听师姐纪纤纤的下落。从阵门传送过来的时候,丹药、灵器,还有时间阵盘等等都在师姐的身上,要是有这些,他又何苦老是想着弄钱,买药材。至于灵玉的事儿,他不用跟沈大将军说,沈大将军也会帮忙留意的。

    两个人留了联系电话,徐天又把住址什么的跟沈大将军说了手,这才起身离去。

    一直将他送到古玩一条街,沈大将军才兴奋地走回来。

    沈铮有些不解,问道:“大将军,咱们……你说,咱们好不容易弄来的一枚灵玉,就这么给他了,他不过是一个内劲八层的武者,怎么可能帮老爷报仇……”

    “闭嘴!”沈大将军哼道:“我告诉你,往后少在我的面前说天哥的坏话。他说能行,肯定能行。”

    “是……”

    “嘿嘿,走,咱们再去之前盯上的那个古墓去看看,就不信进不去。”

    PS:收藏,收藏~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