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昨天晚上都没给弄早餐,害得慕容熙月和王七七又是泡面对付的。

    徐天弄得是灌汤包,还有几碟小菜,咬一口,汤汁四溢,鲜美滑润,把慕容熙月和王七七吃得连连点头,连说话都顾不上了。

    突然,慕容熙月问道:“徐天,昨天在银行遭遇了劫匪……我怎么看着好像是有你呢?”

    “对呀,你昨天不是也去银行取钱了吗?”王七七也道。

    “不知道啊。”徐天当然不会承认,笑道:“熙月,你哪天过生日啊?”

    “嗯?还有半个月了……”

    “这么快啊?”

    徐天还想着,等到慕容熙月过生日的时候,他就能修炼到炼气期二层,甚至是更高了。现在看来,时间根本就不够用啊。人家田老爷子可是武师大圆满境界的高手,徐天的那点儿修为真不够晒的。

    慕容熙月笑了笑:“等我过生日了,你俩可得送我生日礼物。”

    一直没有师姐的消息,每每看到慕容熙月,徐天就想起师姐了。别看她笑得轻松,内心却很凄苦。越是这样,徐天的心里就越是难受,他真看不了慕容熙月受委屈。

    王七七吞了口灌汤包,叫道:“还什么生日不生日的呀?要我说,你俩干脆私奔算了。”

    如果真的能逃避,慕容熙月早就走了。现在的慕容家族,随着慕容垂的生命垂危,都快要退出四大家族之列了。慕容远山让她嫁给田方舟,也是想着挽救慕容家族。有田家人罩着,谁要是敢动慕容家族,也得掂量一下。

    可以说,慕容熙月是牺牲了自己的幸福,成全了整个家族!

    徐天笑道:“行了,别说那些事情了……七七,咱俩出去转转。”

    “好哇!”

    慕容熙月上学去了,徐天和王七七让她跟老师请个假,就跳上了那辆二手捷达车。徐天想着去古玩一条街,给慕容熙月买一个生日礼物。王七七自然是没有意见,就觉得他俩是要玩儿真的呀,生日礼物有送名牌服饰的、有送玫瑰花的……这家伙可倒好,竟然还要送古玩,难怪他这段时间不住地坑钱了。

    古玩市场很热闹,每一家摊贩的门口,都摆放着各种古玩字画、佛像。王七七又不懂这些,但是看得也挺来劲。徐天还到了几家卖玉石的店面看了看,也都是很普通的,没有蕴含灵气的灵玉。

    想想也是,灵玉比灵石还更要难找,这是可遇不可求的。

    王七七问道:“徐天,你到底想买什么呀?咱们不会就这么一直逛下去吧?那样,你还不如跟我去一趟步行街,看看店面了。”

    “不急,再看看。”

    徐天倒是想买玛瑙、翡翠,来手工打磨一个手串了。可是,这玩意儿太贵了,他真舍不得花那么多钱。这样走着走着,前方一群人吸引了徐天和王七七的注意。两个人凑了上去,他们是在这儿赌石。

    每一家档口的门口,都摆放着各种料石、有明料、蒙头料……谁要是看中了,店家会免费帮忙切开。哪一家的档口出“绿”了,都会惹来一阵欢呼和尖叫声。越是这样,档口的生意就越火爆,谁都想沾点儿运气。

    一家档口的老板,手中拿着一块巴掌大的明料,大声道:“看到没?这块明料的皮壳有种,肉细,打灯有点水头……底价是20万,每一次加价是10万,现在就起拍。”

    这块明料的一面已经切开了,呈现出玻璃种飘绿色。不过,老板只是切了一刀,就再也不切了。这就看人的运气了,再切下去很有可能就赚大发了,也有可能一样是什么都没有,这也是常有的事情。

    一时间,现场的这些人都激动起来了,疯狂地喊价,就跟不要钱似的。

    王七七的眼珠子也放光了,问道:“徐天,你说咱们也赌两把,怎么样?”

    徐天摇了摇头:“别,咱们又不懂……再说了,你哪儿来那么多钱?”

    “我还有点儿私房钱……”没等徐天说话,王七七就立即伸手喊道:“我出100万。”

    “我出140万!”

    “我出……”

    “等一下。”

    这丫头,敢情这么有钱啊?那还开着二手的捷达车,弄一个鲜榨水果店还那么抠搜的。不管怎么说,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徐天当然舍不得。他问那个老板,能不能让他看看料石。这个当然没有问题了,那老板将料石递给了徐天。

    徐天翻来覆去地摆弄着,也没看出什么子午卯酉来。他皱了皱眉头,用神识看一看,雾蒙蒙的,什么也看不清。没办法,他的修为还是太低了,这要是修炼到了炼气期四层,就拥有神疗的技能了,轻而易举地就能看出料石中蕴含了什么。

    那料石中,能不能有灵气呢?

    徐天又用元气试了试……咦?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料石中的每一寸地方,只有皮壳上沾了一点绿和种水,里面什么都没有。也就是说,这就是一个坑,谁买谁吃亏。

    一刀穷一刀富一刀披麻布!

    本来,赌石就是运气的成分居多,徐天连忙道:“七七,咱们别买……”

    谁想到,王七七早就等不及了,张嘴就喊了一百五十万。周围的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没人再吭声了。那档口的老板连续地喊了三次,见没人加价,这块料石就是王七七的了。王七七兴奋得不行,仿佛是已经见到了几百万就放在眼前了似的,刷完卡,让老板帮忙给切开。

    老板问道:“现在就切?”

    “切!”

    “好。”

    老板将料石交给了旁边的一个切料师,那切料师的手法相当熟练,一点点将表皮给切开了。在场的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张望着,连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王七七更是紧张得不行,这些钱是她攒了好久的,这要是没了,可就倾家荡产了。

    这一刻,她才有些后悔了,眼珠子紧盯着切面,感觉自己都快要窒息了。

    终于,切完了,这就是一块很普通的料石,什么都没有。

    王七七当即就哭了:“徐天,你当时怎么不拦着我呀?呜呜,什么都没了。”

    徐天有些无语,他怎么就没劝呢?可王七七就跟着了魔似的,根本就不听他的。

    这种事情,在赌石场上太司空见惯了。一刀切下去,有可能是一夜暴富,欣喜若狂,更多的是倾家荡产,哭得来北都找不到。那老板和周围的这些人看了看徐天和王七七,也只是笑了笑,又拿出来了第二块料石。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校花的修真强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坐墙等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墙等红杏并收藏校花的修真强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