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怎么就你一个人在家?肖潇呢,小顾今天没来?”

    顾恒两人出去几小时后,苏雪华上门了,还带了些海鲜,说是朋友送的,正好小顾来了,干脆今晚就在这边一起开锅。

    一晃眼,来杭市已有近七个年头,有道是远亲不如近邻,这么些年来苏雪华没把肖妈当外人,这么些年下来,两人虽然不是亲姐妹,感情却比亲姐妹更好。

    肖妈没有客气,回道:“来过了,吃完饭后两人就出去溜达了,估计要会才回来。”

    “一晃眼都六七年了吧,眼看着肖潇从一个小丫头长成大姑娘,这就快要嫁人了,时间过得真快。”

    “可不是,当年那会撑着一口硬气来了这里,刚到时是真的心慌,人生地不熟的,那会要不是你放下工作,陪着我东奔西跑,又是看房子,又是联系学校,后来又鼓励我开个营生的小店,我们这孤儿寡母的,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肖妈也是唏嘘感慨,对这位好姐妹也是充满了感激。

    人心都是肉长的,当年来异地,这位已经发达起来的姐妹没把她当外人,不止经常帮衬,还怕自家没个亲戚往来孤单,经常通着来往,这份好,她又怎么可能不记在心里。

    苏雪华落座后,笑道:“不说那些过去事了,姐,给我说说,看你今天心情不错,是不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了?”

    “不然还能怎样?肖潇那丫头自己看上的,我要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那丫头还不怨我啊。”

    肖妈嘴上要强,脸上笑容却没减,继续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小顾那孩子也确实挺不错的……,快吃饭时他妈还打了电话过来……。”

    每个当了妈的,在聊到儿女方面的事时,十有八九都会变成话唠,有所区别的是,儿女争气的,谈论这话题时脸上带着喜色,摊上不争气的,自是免不了一番长吁短叹。

    两人唠了好一会儿,当苏雪华好奇着让肖妈去把顾恒送的礼拿过来看看时,门铃响了。

    “思思,听黄姐说,她今天出门买菜时看到你家肖潇带男朋友回来了,我特意过来瞅瞅,看是哪家的小伙这么有福气。”

    来人是一位身材有些发福的中年妇女,穿金戴银,烫着这年头很时髦的卷发,看着很有富贵相。

    肖妈脸色微不可查的变了变,虽说是在同一栋楼里住了好些年的邻里,她对眼前这位平时说话有些刻薄的卷发妇女并不大喜欢,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还是把她给迎进了屋。

    “都出去了啊?那还真不凑巧。”

    卷发妇女见屋里只有苏雪华和肖妈两人,似乎有些失望,随即看到桌上的几个礼品袋,说道:“这是你未来女婿送来的,我瞅瞅。不是我说,思思,你还真得多替肖潇把把关,这年轻小姑娘啊,有时候就没个想法,见人家面相长得好看点,被几句甜言蜜语就给骗的晕头转向,只有等到将来过日子了,才知道长相不能当饭吃,你这当妈的可得把好关。”

    卷发妇女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开始唾沫横飞的说了起来,还不时挥动着手,将手腕上两个金镯子晃出响声,似乎不这样不足以彰显自己很壕,不足以增强自己说话的分量。

    临了,她还不忘补上一句:“就你家肖潇那条件,真不愁嫁,不用太着急。就像我侄子,对,就上次我跟你提了一嘴的,说打算给肖潇介绍的,今年也二十七了,研究生毕业,现在在教育局上班,马上就要升主任,正科级待遇,这条件好,就算年纪稍微大点,也天天都有人帮着介绍对象,都快挑花眼了。”

    听她说上这一大通,肖妈有点傻眼,只能感慨,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你说这既不沾亲带故的,平时也没什么往来,说的客气点是邻里,说的难听点,你丫谁啊?

    就这关系,一进门就不拿自己当外人,开始摆谱说教,这也有点太奇葩了吧?你要直说是来推销自家侄子也就算了,这什么情况都不了解,就好意思在那大放厥词,说的全天下就你家侄子最好一样,自我感觉未免有点太好了吧。

    苏雪华则默默看了她手腕上的几个金镯子,又看了眼自己手腕上那块花了几十万的百达翡丽腕表,有些淡淡的忧伤,想着自己当初要是买块金表会不会更好些。

    肖妈脸上有些不愉快,换谁摊上这么一奇葩,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可一时却不知该说点什么把人给打发走。

    苏雪华心里暗笑的同时,悠悠开口道:“这位大姐,你侄子条件这么好啊,真让人羡慕。不像我一远房表亲,当年二十八九那会,人长得不怎么样,也是仗着自己当上了一个什么科级干部,就以为自己能找着仙女,他也不想想,要真有那么多好的排队给他挑,至于等到二十八九?现在可好,四十来岁了,还是光棍一条,等认清自己斤两的时候,想后悔,迟了。”

    肖妈看了苏雪华一眼,想笑却不好出声,这指桑骂槐的,虽说损是损了点,可是解气。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自家女儿找男朋友,你一外人上门来说三道四,能给你好脸色才怪了。

    卷发妇女总算还有点脑子,听出了苏雪华的言外之意,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想转身走人,可转念一想,就这样灰溜溜的走有点太跌份,强颜说道:“不说这个,我看看你那未来女婿这第一次登门,都送了些什么好礼。”

    苏雪华乐了,敢情这世上还真有刚被打完左脸,立马又把右脸伸过来的人啊。

    刚才肖妈把东西拿过来,她只是大概扫了一眼,还没来得及细看,不过一身家亿万的老总,第一次登门拜见未来丈母娘,拿来的东西会普通?

    “也就是些家常东西,一点水果茶叶保健品什么的。”

    这次是肖妈开口,知道里面是些什么东西的她,忽然觉着,找个有本事的女婿也没什么不好,最起码面对卷发妇女这类人时,能顺畅的把那口气给吐出来,不至于憋着。

    苏雪华将东西一件一件的往外拿,每拿出一件,卷发胖女人脸上便难看一分,无它,这档次的礼品,他那位科级待遇的侄子,要是只靠工资的话,还真不一定能拿的出来。

    “呦,还送了对镯子。正好,大姐你也在,还请掌掌眼,这上面标价几十万,我们乡里人没见识,看不出真假,看你这穿着打扮是个富贵人,见识一定比我们多,帮忙瞧瞧。”

    苏雪华打开最后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礼盒,一脸的“惊讶”,将手中的镯子递向卷发胖女人。

    “姐,我前段时间听说一条新闻,说一游客去逛玉石街,试带一手镯时,不小心把镯子给摔碎了,听说要赔十多万,当场就吓晕过去了。你说这要是真这么金贵,姐你今后估计就只敢放家里收着了,要摔坏了那还不心疼死。你说肖潇那丫头男朋友也真不懂事,送这么个东西,还不如送点金的呢,看着金闪闪的喜庆,还摔不坏。”

    正打算瞧瞧几十万的镯子是个什么样的卷发胖女人一听这话,手上的金镯子再次晃响,这次不是想卖弄,是吓的,要真不小心摔了,那可是几十万,她身上所有的金镯子耳环加起来都赔不起一个镯子。

    “呵呵,那个,其实我对玉也不是很懂,还是算了,真要鉴定的话,最好还是去找专家。”

    苏雪华继续往前递,笑吟吟说道:“大姐你太谦虚了,反正比我们这些乡里出生的要懂些不是,帮着掌掌眼。”

    “瞧我这记性,家里还炖了鸡呢,不行,我得先回去看看,这会儿怕是熬干了,我先回去瞅一眼,下次再聊。”

    演技不仅浮夸,还很蹩脚,苏雪华和肖妈看破却不说破,任由着她灰溜溜的离去。

    关好门,忍了好久的肖妈终于笑出声来,指着苏雪华说道:“雪花,你刚才那样子,太像年轻那会了,得理就不饶人。”

    “这种人,你给她三分颜色,她就能蹬鼻子上脸,就不能客气。不过话又说回来,要不是你好女婿送了这些礼来,估计还真让她逮住机会显摆了。”

    肖妈心里头其实已经同意了苏雪华的观点,嘴上却说道:“就是太贵了,听你刚才那么一说,这对镯子我以后真的只敢放家里了,以后当传家宝传下去。”

    苏雪华笑道:“姐,别逗,还传家宝,传给谁啊?”

    肖妈一愣,是啊,今后肖潇和小顾要是有了孩子,还会在乎这一对镯子?

    “所以,你就安心带着吧,以后再碰上刚才那种在你面前晃悠金镯子的,你也晃一晃你的玉镯子,摔碎了也没事,让你女婿再送就是。”

    肖妈见苏雪华越说越不着调,就此打住了话题,说道:“你不是说老江去他妈那儿接孩子去了吗,你问下什么时候到,我好算时间准备晚饭。”

    “又不是外人,晚点弄没事,再陪我聊聊,想当年,咱们两也是十里八村的村花,还记得那会……”

    屋里,两个眼瞅着快要步入不惑之年的女人,开启了话当年模式,尽管如今已青春不再,可对任何人来说,曾经的青春岁月,总是最值得怀念的。

    欢笑和感慨唏嘘声中,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时间悄然指向了五点半,未关的窗户外,隐隐传来车子的低沉轰鸣声。

    “我去看看,应该是老江到了,他刚才打电话就说不远了。”回忆的差不多了的苏雪华起身,朝着窗边走去。

    几秒后,她转身回头,看向肖妈,略显神秘的说道:“姐,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你女婿这会给你送另一份大礼过来了。”

    “瞎说什么呢?”

    苏雪华说道:“你过来看,是肖潇和顾恒,他们开车回来的。”

    肖妈走过来,正看到肖潇和顾恒已经准备上楼,她不确定的说道:“应该是借的吧,小顾不是在杭市也有熟人吗?”

    “咱们打个赌怎么样,我赌是顾恒刚买的,而且是特意给肖潇买的。”

    说是打赌,苏雪华却说得很有信心,崭新的外观,白色的车身,这两者一结合,她已经十拿九稳。

    想想昨天丈夫说的,她还真有点羡慕起肖潇来了,在最好的年华里遇到了心爱的人,对方不仅高大帅气,还事业有成,有了别人奋斗一辈子都难以企及的成就,在同龄人开始要去为理想和生活搏击风浪的时候,她已经早早的有了可以为她遮风挡雨的港湾。

    这第一次登门,又是送几十万的玉镯,又是买车,这样的待遇,有多少同龄女孩能够享受到?

    诚然,物质和金钱不代表一切,可有了稳定的物质基础,才有资格去谈及精神追求,才能更好的去营造想要的美好生活,在最美的年华里,为自己留下更多美好的回忆。

    而其余大都数这个年纪的人,却是才刚出社会,努力点,或许十来年后可以攒下充足的物质条件,可那时,青春却早已不早,哪怕有了条件,却再也难以找回当初的激情和感觉。

    苏雪华正感慨的时候,肖妈却没有应她的赌约,瞧见不远处又有一辆车开过来,说道:“那不是老江的车吗?还真是巧,竟然一块回来了,咱们两先去准备饭菜吧。”

    正上到二楼的肖潇两人也听见了楼下的停车声,没一会儿,又有几个耳熟的声音依稀传来。

    “江叔他们也来了!”

    肖潇不知道苏雪华早已到了楼上,听到江清泉和两个孩子的声音,还以为是他们一家一起来的。

    江叔,江清泉?

    顾恒脚步微微一顿,想起对方昨晚在饭桌上,很是热情,又似乎有点欲言欲止的模样。

    前世活了几十年,今生管理着一家上千人的大企业也干了几年,多年的职场历练,他察言观色的本事不缺,当时就觉着江清泉的表现有点超出一位非嫡亲长辈对初次见面的侄女婿的态度,如今事隔一天,对方又再次登门,他隐隐猜出了些什么。

    .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