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俱乐部建是本市一群富二代合伙弄的,去年才建成,他们家里花钱让他们去国外留学镀金,书没读多少,倒是学会了不少新鲜的玩法,回国后,这群人闲不住,合计着一倒腾,就弄了个俱乐部出来。你看,那边是室外网球场,他们本来还打算弄个高尔夫球场的,不过场地太小,施展不开,说是准备来年去租一块上千亩的场地,打造一个湘市最顶级的高尔夫球场,一应设施全都仿照国外高端球场建造……”

    下车后,顾恒和先一步到的冯家伟汇合后,冯家伟便领着他参观了起来。

    “在湘市打造一个这样规模的运动场地,大概花费要多少?”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听圈里一些人说,总投入最少过亿,这还是租来的场地,要拿地自建的话,哪怕是在郊区,投入起码也得翻倍。那些家伙当年凑了十八个人一起弄,被圈里一些人笑称十八罗汉,没几个人看好,因为这里面的会员卡最便宜的年费都得8888,最顶级的卡年费要几十万,觉着不会有太多人愿意花这冤枉钱来这消遣,没想到,这才一年左右的时间,他们就把脸给打回去了,上次还跟大家开玩笑说,湘市缺少的不是愿意花钱的主,而是缺少可以让有钱人愿意心甘情愿掏钱的地。”

    顶级会员卡的年费几十万?

    一边随行的陈远暗暗咂舌,感慨城会玩。

    而顾恒想的,却是愿意花几十万开卡的人,肯定非富即贵,一旦把这个场地经营好,这里恐怕就不只是一个简单的运动休闲场所了,还可以是一个上流人士用以拓展人脉圈的好地方,无形中让这儿的商业价值得到提升。

    “可惜,湘市目前的经济形式,估计也只能撑得起一家这样较为高端的俱乐部,要不我都打算建一个了。”

    冯家伟被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差点给噎住,上亿的投资张嘴就来,不得不感慨一声:“果然现在是越有钱越任性了!”

    陈远在一边轻轻点头,对此话表示认可。

    “不说这个了,冯哥,你经常来这玩吗?”

    “偶尔来玩一玩。”

    相比射击、拳击这些较为刺激的运动,冯家伟其实更喜欢钓鱼、高尔夫这类更为雅致一点的户外活动,虽然手上有别人送的顶级会员卡,可他来这的次数却不多,直到得知顾恒喜欢射击后,他才想起有这么一地,并将自己那张最高级别的会员卡送给了顾恒。

    犹记得几年前自己生日那会,当时名声不显的顾恒送了他一套价值几万的高档渔具,而如今,他也是毫不犹豫的将别人送他的价值几十万的俱乐部会员年卡转赠给顾恒,这一饮一啄,颇让他有些感慨。

    再回首,恍然如梦!

    谁又能想到,当年那个跟着赵穆才混进圈子的年轻小伙,一跃有了今日的成就?

    掌管几家公司的集团老总,手底下员工超过千人,上过本省电视报纸,得到过市委领导接见,高盛、红杉资本等世界著名投资机构看好他企业的发展,国内不少知名品牌上门寻求广告资源……

    如今仅有二十出头年纪的顾恒,俨然已经活成了一个传奇,他的未来还能够走多远,冯家伟无法预测,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经营好和对方的关系肯定没坏处。

    一行人边走边聊,朝着室内场地走去,路上倒也碰上了一些熟人。

    “冯哥,你今天怎么有空跑这边来玩了。”

    “冯哥,我猜你一定是听说拳击管最近请了两位身材很火的女教练,所以才特意跑过来的吧?”

    路上这些只顾着和冯家伟打招呼的人,大都是些年轻人,要不是三五成群一起来的,要不就是男女搭配来的。

    冯家伟平时比较喜欢吃喝玩乐,和这些人有所交集不算奇怪,而以他的身份,只要是认识的,不管熟不熟,都会热情的主动上来打个招呼,只要冯家老爷子还在任一天,冯家伟在湘市这一亩三分地上,绝对可以称得上二代圈子里最顶级的那一小撮。

    而另一边,也有些人和顾恒打招呼。

    “咦,这不是顾总吗,你也来这运动啊,那敢情好,这是我名片,以后有空咱们约着一起来。”

    “呦,顾总,你好你好,上次的饭局上都没来得及和你好好聊聊,这样,改日我做东,一定赏光。”

    这些和顾恒打招呼的,大多是些三四十岁以上的,无一例外,都是些商界中人,平素的饭局或者是本市企业家峰会上照过面,对于年纪轻轻就创下这番格局的顾恒,自然是见了一面就很难忘记,更不用说他们有些人还想着和顾恒合作,比如凯福区合资兴建的那条商业街里就有不少可以合作的项目。

    两人泾渭分明的交际圈,也就造成了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和冯家伟打招呼的,也许听说过有顾恒这么一号人,却不怎么认识,这些偏年轻的群体中固然不乏一些顶级富二代,却因为年纪,尚没到接管家业的时候,自然也就够不着顾恒如今所进入的商界圈子。

    同样,那些和顾恒打招呼的商场中人,大都也不认识冯家伟,他在二代圈中有些薄名,可和那些每天忙着开会应酬的企业老总,却有一条泾渭分明的界限。

    “老弟,你以后是应该多出来,和我还有赵穆他们一起聚聚。你瞧瞧,刚刚和你打招呼的那些人都是哪个年龄层次?每天和他们打交道,再这样下去,我真担心你未老先衰,没有年轻人的活力了。”

    冯家伟嘴上打趣着,心里却不免有些羡慕,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从顾恒交往的群体,大体就可以看出对方如今所处的层次,而他自己,就算有着省委大员儿子的这层身份,恐怕也很难和那个层次的人聊到一块去。

    几人一路和熟识的人打着招呼,不远处,一群刚从室内羽毛球馆走出来的年轻男女中,有一双眼睛正好看向了这边。

    “思雨,思雨……”

    被身边同伴低声呼唤了两声,正看向顾恒两人的年轻女孩才回过神来。

    循着女孩的视线看去,身边同伴问道:“你认识?”

    “恩,好像是熟人,我过去打个招呼!”女孩点点头,朝着顾恒两人走去。

    “冯哥,顾恒,真的是你们,好久不见,没想到能在这儿碰见你们。”

    两人转身,却是一位身着修身运动装的年轻美女正迎面走来,冯家伟还愣了愣神,顾恒却是回应了一声:“是啊,好巧!”

    见冯家伟仍旧一脸疑惑,顾恒趁着对方尚未走近,低声提醒了一句:“牛奶妹啊!”

    “啊……”冯家伟瞬间恍然。

    所谓的“牛奶妹”一词,是赵穆编排出来的,去年凯福区一号地的拍卖会上,赵穆本想介绍一位可以让人少奋斗二十年的美女给顾恒,也正是眼前这位林氏药业的千金。

    虽然最终没有了后文,可后来赵穆在一些聚会上曾多次感慨,说顾恒错过林思雨真是太可惜了。

    不同于圈里一些去国外镀金的二代,林思雨可是正儿八经的国外名牌大学毕业,还拿了MBA,可以说是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关键的是,作为家中独女的她,将来是林氏药业这家资产超十亿集团的唯一接班人。

    因此,赵穆曾不止一次感慨过,要不是自己降伏不住那位林小姐,肯定就自己上了,多好的女孩,尤其是那皮肤,简直就像是牛奶里泡出来的一样,掐一下估计都能掐出水来。

    一次两次,赵穆在聚会上拿这事调侃的多了,冯家伟或许不记得那次拍卖会上也曾见过林思雨,却肯定不会忘了“牛奶妹”这个称呼。

    “你和朋友一起过来的?”

    顾恒露出一个礼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还是一位水灵灵的美女,那次拍卖会上更是有过一段交谈。

    “恩,我每个星期都会来几次,你呢,之前好像都没在这见过你,应该是第一次来吧,要不要我给你当向导?”

    顾恒正想把冯家伟拖出来当挡箭牌,这货却先开口了:“是啊,他听说这里有室内射击馆,想来见识下,那就正好麻烦你带他过去,我对那个不感兴趣,先去别的地方看看。”

    说完,冯家伟还不忘冲顾恒眨了眨眼。

    冯家伟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顾恒自然不好回绝,说道:“那麻烦你了。”

    “我先过去和我朋友说下。”

    林思雨一走,顾恒正想向冯家伟发难,却又一次被他抢了话:“以前我以为赵穆说的夸张,现在这一看,果然比牛奶还白……,咳咳,不说了,你就和这位林大美女好好去玩吧,男女搭配,总好过咱们几个大男人凑一块吧?以我的观察,她应该对你是有些好奇或者是好感的,可以相互试着了解了解嘛,就算不合适,就当交个朋友。”

    “陈远,咱们一起去玩几把网球吧,别打扰你家顾总的美好时光了。”

    顾恒:“陈远不能走,我还想让他待会指点指点我呢,他可是特种部队出身的。”

    “你又不是去打仗,要把枪法练那么好干吗?再说,就算这位林小姐教不好你,场内还有射击教练的,保管你能学会。”

    说完,冯家伟半拉半拽的把陈远给喊走了。

    另一边,林思雨跟一起来的小伙伴说要晚点走,顿时引来一阵打趣:“老实交代,你过去打招呼的那位帅哥是谁?你回国也没多久,我可不记得你什么时候有认识过这样一位异性朋友。”

    林思雨倒是半点不怯场,脸上看不出半点波澜,说道:“别扒啦,下次有空再跟你们说,我先走啦。”

    林思雨一走,原地留下的却是一双双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的眼睛,也还有两位男的,眼中略带着点失落和醋意。

    “喂,你们都认识那人吗?能来这儿,家里条件应该不差吧。”

    “不可能是以前认识的,咱们和思雨既是发小,又是一个学校读的高中,她以前有什么朋友咱们都知道。或许,是她在国外留学时的同学,也有可能是她家的故交。”

    几人边走边讨论,冷不丁的,有人突然喊道:“等等……,我好像想起来一人,你们应该也都听过。”

    “谁?”

    “我们要是认识,不可能认不出来。”

    面对几双好奇的眼睛,这位身材略显娇小的女孩说道:“前段时间人人网上的那篇爆料,你们有看过吗?”

    “你是说,开创了人人网的那位?咦,好像还真是他诶。”

    “走,咱们去停车场看看,网上的那篇爆料有提到他开的车,凯佰赫战盾,这车在湘市目前好像就一辆,如果停车场有那车的话,那就八九不离十了。”

    “走走,赶紧的,要真是他的话,我一定让思雨帮我去找他要点好东西,要几百包化肥,要栋最豪华的农场别墅,还要只最贵的看场狗狗。”

    “出息,不知道自己花钱买啊,我农场的装备可是都弄齐了,最多十天,我就能冲到好友排行榜第一位。”

    “切,花钱买哪有别人送的好,尤其还是开心农场老板送的,嘿,还真别说,他本人好像比网上爆的那照片还要帅点,高大帅气型的,看着好有气场。”

    听着几位女生在那儿巴拉巴拉的说个不停,而且话题都集中在一个男人身上,旁边两位男生的心里已经在默默流泪:真不应该来的,还以为是美差,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有机会抱得美人归,赢取白富美。没想到,最后却受到一万点暴击。

    另一边,顾恒因盛情难却,和林思雨往楼上射击馆走去。

    美女作陪,而且是那种前世根本没指望有过交际的白富美,顾恒心情略有些复杂,既有着难以免俗的小小虚荣和满足,又有着一种“我是有女朋友的人,该远离一切有可能存在的诱惑”的心理。

    大抵是看出了气氛略显尴尬,林思雨微笑着打破了沉默:“先说好啊,这次陪练可是要收费的,一小时一百包开心农场化肥。”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