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三十晚上……

    年夜饭过后,按照以往的管理,这会儿大家分工应该是这样的:小孩在外放鞭炮,女人准备好年初一早饭的食材后便凑到电视机前看春晚,而男人们则凑上一两桌,打打牌聊聊天……

    与以往不用,今年的年夜饭过后,大伯和二伯两家早早的把小孩打发出去玩后,一大家子没有热情高涨的开始打牌这项娱乐活动,而是齐齐凑在了电视机旁,眼睛盯着电视屏幕,眼角余光却在有意无意的往顾恒身上瞟,希望他能够说点什么。

    虽说还不清楚顾恒如今到底发达到了哪种程度,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顾恒如今所站的高度,已经远远不是他们所能够望其项背的,开的是几百万的豪车,卸下几个车轱辘都足够他们奋斗小半辈子了。

    这种巨大的差距,带来的改变,不仅仅是顾恒一家家族地位的急剧提升,随之而来的,还有某种期待。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如今眼看着顾恒发达,作为亲戚的他们,要说没半点想法也是自欺欺人,都渴望着能够在顾恒这颗大树下乘凉,想来,以他的家底,只要愿意提携一二,那自家今后的日子,就要好过很多。

    人性使然,当有了更多的盼头时,谁都希望能够过上更好的日子。

    对于大伯和二伯家把改变命运的期盼放到自己身上,顾恒倒是没有什么芥蒂,人性本就如此,不能苛责太多,再说,都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血脉亲人,能够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也是他的初衷。

    只是,该怎么帮,这却是个技术活。

    直接给钱,这点被他否绝了,一旦让他们觉着钱来的太过容易,就会产生惰性,长此以往,只会养出一群吃白食的懒汉。

    他的初衷,是让整个家族兴盛起来,因而,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在今天之前,他的想法是等年后全家搬去湘市后,把顾强等人带去湘市,凭他的关系,给他们找点路子,大富大贵不敢说,在湘市扎稳跟脚问题不大,等过个两三年,再让顾强他们把家人全都接到市里去,完成整个家族的蜕变。

    可经过前两天顾强去村支书家玩牌一事后,他改变了主意,大城市,固然代表着更多的机遇,但同时,诱惑也更多,在那繁华的大都市里,他担心顾强等人把持不住,男人有钱就变坏,这话多少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是以,他还是打算让他们在涟水市发展,以他们的能力和格局,这个小县城已经足够扑腾了,顺带,也守好顾家的祖业,毕竟这个村子对顾爸和顾恒来说,都寄托着不少情怀,等百年后终归还是要来此落叶归根,不想看着这片祖地随着自家的搬迁而逐渐荒废。

    知道大家的心思都不在电视上,顾恒率先打开了话题:“二哥,你承包修路的活应该已经全收尾了吧,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一听这话,原本还在小声说话的众人立刻收声,顾强媳妇王艳梅则顺手拿起身边的遥控,把电视机音量开小了几格。

    今日不同往日,虽然在座的众人当中,论辈分顾恒是最小的,可从种种迹象表明,如今的他已经成了整个家族的主心骨,现在问出这番话,大家都觉着他这是在释放某种信号,不敢错过任何信息。

    顾强嘿嘿一笑,说道:“你还不知道我,想一出是一出的,能有个什么主意?不过前段时间倒是有朋友找我,想要合伙搞个车队跑运输,你觉着怎么样?”

    “投入大,回本慢,赚的还是辛苦钱,不划算。”

    顾恒沉思片刻,轻轻摇头,运输这块显然不适合作为一份可以传家的事业,要是搞快递倒是还有点奔头,不过这块投入更大,而且涉及到的方方面面,远不是顾强可以撑起来的,只能作罢。

    王艳梅见丈夫的主意直接被否决,有点着急,说道:“阿恒,你说我们在涟水市其他地方再开一家奶茶店的分店怎么样?”

    “这个我没有实地考察过,就不发表意见了,不过还是那句话,开奶茶店,最重要的是要选在人流多的地方,而且最好是学校周边,奶茶这东西的消费主流群体是年轻人,只要找准市场,赚点小钱不难。”

    顾恒说完,气氛突然有点冷场,他这问的都是生意上的事,能够插上话的,也就只有顾强夫妇了。像大堂哥顾晓军,是在厂里打工,刚转业回来的老三顾珊,是在单位上班,谈到这类话题,完全没有发挥的空间。

    顾恒笑了笑,说道:“这样,我给大家说说我的一个想法吧,有句话叫做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数了下咱们村里的资源,可以利用的有两点,一是那一片公家的橘子林,另外一个,则是咱们这里的三面环山。”

    橘子林?三面环山?

    这算什么资源?

    就那片橘子林能有什么开发价值?只是普通的品种,根本卖不出高价,记得今年承包那片橘子林的,收成倒是不错,起码有上万斤,可卖出去的却不多,倒不是说橘子味道差,而是在这个连水市里,周边的一些乡村里不少都有种橘子树,完全是供过于求,根本卖不动。

    至于三面环山,这也能算资源?整个就一封闭在山旮旯里的落后村庄,上上下下也就一二十户人家,除了景色好点,连个小卖部都没有,买包烟都要走上一两里路跑到外边去,能有什么价值?这里要真是块宝地,村里的青壮也不用想着都往外边跑了。

    这话也就是顾恒说出来的,要换成是别人说的,估计大家当场就要论下理了。

    看着大家脸上略显茫然的模样,顾恒笑了笑,继续说道:“那片橘子林年产估计得有个上万斤吧,再加上咱们村里一些人家里都有种上一些橘子树,以及周边一些村的,我估摸着,咱们整个涟水市一年的橘子产量,起码得超过十万斤,橘子在咱们这儿不值钱,但不代表它没有市场,老强你要是有心,跑去湘市那些大型水果市场联系下渠道,到这边收购,然后卖到较远的城市去,就算每斤橘子赚个一毛两毛的,那也是一笔生意。

    当然,我这只是打个比方,现在的橘子卖不起价,没什么赚头。但咱们可以换个思路,要是开个罐头厂呢?我记得我妈以前就在一饮料厂做过事,还有大伯,好像也在那里面当个会计,要不是这样,我爸和我妈还不一定能认识呢……”

    话还没说完,被勾起记忆往事的一些人就纷纷回忆了起来。

    已经是老夫老妻的顾妈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凑趣说道:“那里以前是个农技站,后来撤掉了,然后被一香港老板给承包了,就在里面开了个饮料厂,不过也没干多久就走了。当年我和你舅舅是一起进的厂,后来通过你大伯介绍就认识了你爸。”

    大伯也插话道:“只要有资金,真要开个罐头厂倒是没太大难度,干这个真正要考虑的是销路,没销路就只能和当年那香港老板一样,用不了多久就倒闭。”

    “销路方面不用担心,这年头,只要质量在水准线以上,花点钱打打广告,把牌子树立起来了,销路自然就不用愁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撑起一个品牌,光靠一种产品太单薄,像水果罐头系列,就有杨梅、橘子、荔枝等多种产品,要真开厂的话,就必须把问题想的周全点。”

    顾恒点到即止,在大家还在思考开厂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话锋一转,说道:“接下来我再说说咱们这三面环山的资源,现在在一些大城市里,流行一种叫做“农家乐”的聚餐活动,就是一些住在城里的人,到一些乡村里去进行烧烤野餐,涟水市全部人口加起来超过六十万,只要把“农家乐”这种文化宣传开来,市场就有了。

    而咱们村里,要山有山,要水有水,离市里也就半小时左右的车程,完全可以打造成一个集户外休闲娱乐于一体的农家乐村庄,比如说橘子成熟的时候,可以吸引城里人来这摘新鲜的橘子,池塘多,可以吸引爱钓鱼的人来这儿钓鱼搞野餐,到时再修建个水上乐园,供夏天游泳,修建个室内场所供健身,到山里圈几块地养兔养鸡,供人去自由狩猎。我敢说,这个方案要是实施开来,把名气打出去,未来三五年,将有可能打造出一个年收入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综合类项目,也能够带领乡亲们发家致富。”

    与开厂相比,开发休闲娱乐式的农家乐村庄更贴合顾恒的心意,前者只是为了身边的亲人某福利,而后者,要真把项目弄起来了,可以盘活整个村子的经济,让乡邻们也跟着受益。

    他是在这个村子里长大的,小时候也曾在淳朴善良的乡亲家里蹭过饭,吃过瓜果零食,要是能够带动全村人一起改变生活现状,对他而言,将是一种莫大的成就。

    而此刻的顾强等人,想的却没有这么远,他们如今的思想境界还停留在为自身谋的阶段,满脑子想的,都是顾恒刚才说的那番大胆预测。

    年收入几百万,甚至是上千万!

    不得不说,这个数字狠狠的刺激到了众人的小心脏,要真像顾恒说的那么有前景,那这绝对是一个可以改变自身命运的计划,甚至就连在外打工和在单位上班的顾晓军、顾珊两人都很是意动,要是顾恒真有意带领大家搞这个项目的话,自己是不是该考虑着辞职来创业了?

    带大家搞这些项目,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实在是没这个精力去兼顾这些小生意。

    等众人消化的差不多的时候,顾恒才再次开口说道:“我之所以说这些,倒不是让你们非要做这些,只是为了拓宽大家的一个眼界和思路,只要你们愿意去尝试,有可行的计划和准备,我可以在某些方面给你们提供一些帮助,比如资金方面,比如给予一些比较可行的建议,但先申明,如果全都指望我的话,就当我刚才那些话没说。

    另外,一家人归一家人,丑话我得说在前头,老大、老二、老三,机会我给你们,如果你们三个真想要创业,我可以借你们每人三百万的无息贷款,一年的发展期内不用还钱,一年后,如果因为不可抗力的因素导致生意失败,我也不用你们还钱,但生意要是走上正轨的话,必须每年还我本金的百分之十。不瞒大家说,我这两年确实赚了些钱,也确实想帮助大家过上更好的日子,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你们自己也有一颗上进的心,大家都还年轻,还有放手一搏的资本。

    你们可以好好想想,是不是打算去博一场富贵,不用急着回答我,等想清楚了再说,毕竟创业这也不是一件小事,我不希望你们贸然做出决定,即便是下定了主意,我也建议你们先去考察下同类型的市场,然后再准备动手。”

    最后那番丑话,听在顾强等人耳中,没有觉得刺耳,只有满满的激动。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每人借三百万,总共就是九百万,这钱放银行吃息都每年有个一二十万,换做是外人,谁会白借给你?更不用说顾恒还坦言,要是做生意失败,这钱可以不用还,能够做到这份上,已经算得上是仁至义尽了。

    试问一下,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数遍天下,能够这样掏心掏肺的帮着出主意,还愿无条件掏出三百万借给自己创业的人有几个?

    以前自然是一个都没有,现在,有且只有一个。

    因而,顾强几人都颇为激动,对于能否抓住这次机遇改变命运,内心忐忑之余,更多的还是满心期待。

    而作为长辈的两位伯伯和伯娘,看到顾恒愿意拉自己儿子一把,也是颇感欣慰,他们都是眼看着就快要奔五十的人了,这种平淡的日子已经过了大半辈子,对富贵生活看得已经不是那么重了,所期盼的,无非是子孙后辈的前程,现在看来,有顾恒这个能力超强的弟弟照顾,想来今后的路会走的更舒畅些。

    接下来,顾强等人热情高涨的讨论起顾恒刚才所说的那些主意,都是年轻人,接受能力比较快,在顾恒的指点下,慢慢的将一些条理给捋顺,诸如该如何选择项目,确定项目后该从那些方面着手,经营过程中该如何操作……

    融洽的讨论气氛当中,电视里已经悄然响起难忘今宵的曲调,屋外,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以及照亮夜空的礼花,昭示着一年的过去。

    今宵难忘,来年,只会更好!

    抱着非要等到十二点放完礼花才睡的小丫头一起点燃导火线,看着身边亲人脸上洋溢的笑容,顾恒如此想着。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