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乌西坠,月兔东升。

    顾恒抬头看天,恩,国外的月亮也没别人说的那么圆。

    他愿意帮忙,除了遇害者同为华人的身份,除了心里尚未冷却的热血,还因为许婷婷几人已经开始商量起游行示威的事。

    徐小婉透露,遇害者也只是中等家庭,如果此案真的存在猫腻,即便是遇害者父母赶来,恐怕也难以讨回一个公道。所以她们想着,如果事情没有得到一个公正处理,是不是可以联系特拉华所有的华人学子,举行一场游行,借助社会的舆论,来为死难者讨回一个公道。

    顾恒不懂米国的游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国家不同,制度不同,人性却是一样的。

    如果涉案者真是有关系的人,那作为发起这次游行进行舆论施压的许婷婷等人,必然会被牵扯进来,事后就有可能遭到报复。

    所以,在室内三人义愤填膺的讨论着种种措施时,顾恒提出让她们暂时别干预,由他来想想办法。

    说是办法,其实也只是尽自己的一份力,毕竟不管是他自己,还是许婷婷等人,在这异国他乡能够动用的关系极为有限。而以唐均曾在米国所处的阶层,如果让他帮忙找律师来处理这事,相信效果要好上许多。

    如果还是无法解决,那以许婷这些学生所能起到的作用,多半也极为有限。

    当接过这揽子事后,徐小婉和马青青对顾恒多少有几分好奇,婷婷不是说他还只是一个在校大学生吗,难道在这米国还有什么关系?一般来说,能将关系网覆盖到国外,出身必然不一般,最起码一般的富二代家庭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好奇归好奇,不过因为这起突发事件,她们显然没了太多的八卦之心,聊了一会起身回了自己房间。

    两人离去,屋里就只剩下了两人,许婷婷说道:“幸亏你来了,要不然今天听到这事,我估计都睡不好觉。”

    顾恒安慰道:“这事只是偶然,多想想生活当中美好积极的那些事,别让这事给自己心里蒙上阴影。”

    许婷婷点点头,沉默少许,说道:“我想回国了!”

    “会对你的学业有影响吗?”

    许婷婷没有回答,再次陷入短暂的沉默,问道:“你希望我回去吗?”

    很明显,这是话里有话。

    她虽然人在国外,却经常和刘华女友等人保持着联络,有这么些可以随时可以给她汇报顾恒境况的“眼线”,她应该知道的都知道,不该知道的也清楚个大概,比如,肖潇的存在。

    是,她之前一直没有去过问,包括今天顾恒到来,她表现的跟个没事人一样,是想多欺骗自己一会儿,只要自己不去挖根究底,只要顾恒不说破,那她就还可以用女朋友的身份和他相处,去给他节日的问候,时不时的打个电话骚扰,可一旦捅破,她就再也没了这些权利。

    所以,之前她宁愿装作不知情,只想多享受一下他偶尔的关心,哪怕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

    可是,梦终究只是个梦,早晚会有醒来的一天。

    她是从小到大都没活的很骄傲的许婷婷,是牧婉秋的女儿,不能永远只活在自己的梦里,不能一味的去懦弱逃避,当梦醒时分,她该做回坚强的自己。

    所以,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去面对。

    面对那双柔光似水的恬静眸子,顾恒平时的果断与魄力通通派不上用场,他此行的目的,本就是来解开这个结的。

    没想到,却是许婷婷自己先提了出来,顾恒话到嘴边,只剩下一声:“婷婷,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爱情的世界里没有对错。”

    许婷婷微笑着摇头,说道:“我只想知道,你的心里,是不是有一个角落里曾属于我。”

    顾恒看着她,认真的点了点头,如果只是逢场做戏,那这个选择对他来说,也就不会做的如此艰难。

    许婷婷深呼吸了一口气,忽然展颜一笑,说道:“那就这样吧,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接下来你在米国的这几天,要努力站好最后一班岗,这几天你是我的,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她没有泪眼朦胧,因为在米国的这三百多个日头里,她想到过会有这结果,该流的泪已经早早的流完了。

    也没有去追问为什么,那已经没了任何意义,问自己到底哪点不如那个肖潇?这不是她的性格,她愿意认有缘无分这个结果,却不愿承认是输给了某个人。

    她同样没有尝试着去挽回什么,因为她想重新做回那个坚强骄傲的许婷婷,做回最好的自己。

    ………

    翌日,徐小婉那位失联朋友的父母赶到了特拉华,得此噩耗,父亲紧紧握着拳头,默默垂泪,母亲见到女儿尸体时,更是当场昏厥。

    他们攒钱送女儿出国留学,是盼着女儿能有个更加精彩美好的未来,万万不曾料到,竟会是这么个结局,白发人送黑发人,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哀莫大于心死,这对父母此时剩下的唯一执念,是让女儿魂归故里,是让凶手得到严惩。

    可在异国他乡,语言不通,又没关系没门路,这让他们一时无从下手,倍感憋屈与愤怒。

    这时候,唐均介绍来的那位知名律师到了特拉华,顾恒将他介绍给了那对可怜的父母。

    在米国,一位知名律师的社会地位很高,不是指收入方面,而是这一群体的影响力。不同于华国,律师往往只是专精于一行,在米国,更加开放的环境与理念,让一些律师走向了政坛,有的还是金融投资高手,这个关系网络的拓展,让律师能够接触到更高的层面,从而带动整个群体社会地位的上升。

    就像唐均介绍给顾恒的这位律师,是他曾经的一位客户,经他手托管的资金超过千万美金,这次愿意帮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唐均曾给他赚了不少,算是偿还人情。

    有他出面,事情解决的远比顾恒想象的要快,仅仅两天时间,一切就尘埃落定,善恶到头终有报,犯罪者被绳之于法,还有人以滥用职权、涉嫌包庇的罪名被处理。

    事后,受害者父母为表示感激,打算请顾恒和这位律师吃饭,顾恒答应了,律师却婉言拒绝了。

    但随后,这位律师却答应了顾恒的邀约。

    倒不是说这位律师有所歧视,而是在他看来,自己是拿钱办事,没有什么需要感激的。而顾恒请吃饭,这里面却因为唐均的存在,多少还有几分情谊关系在,所以他答应了下来。

    律师名叫Aiden,白人,年约四十,赴宴时,看到顾恒带着许婷婷一起出席,眼神有过瞬间的微变。

    “这是我女朋友,除此之外,她今天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身份,我今天的翻译。”

    顾恒的解释让对方很快释怀,虽然西方有着餐桌上不谈事情的礼仪,可这位白人律师显然有点不拘小节,或者说,他对今天同桌的这位年轻先生,比较好奇。

    英语不行,也就意味着顾恒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华国人,并非美籍。而唐均却是美国国籍,虽然祖籍在华国,可去那的次数似乎不多,如此一来,这位如此年轻的华人先生,能够被唐均称为好朋友,并且还为了这个好朋友请他帮忙,就显得有点耐人寻味了。据他所知,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唐均交上朋友的。

    “顾先生和Tom很熟吗?我听说他放弃了在高盛的千万年薪,去了华国,我很好奇,是什么驱使着他做出这样一个决定。”

    许婷婷对高盛并不陌生,知道这是一家全球知名的风投公司,翻译时也不免露出好奇神色。她知道离开这一年多时间里,顾恒的事业很成功,却没想到,他如今结交的层面,竟然已经到了这个级别,千万年薪的金融界高管,那放到华国,可是妥妥的打工皇帝,最少也是上市公司里可以排进前三的高层,而且是持有股份期权的那种。

    “这个问题,或许你本人问Tom更合适,我想,他应该是在华国找到了更为理想的职业吧,毕竟,高盛的那份薪资,支撑不起他想要成为一个岛主的梦想。”

    一顿饭,在不温不火的气氛中落下帷幕,主要是顾恒没想深谈,只是纯粹代唐均出面,表示一下感谢。

    饭局结束后,许婷婷挽着顾恒胳膊出门,在这最后独属于她的几天时间里,他只是她的,以后就再也不能这样挽着他的手了,所以格外珍惜。

    “你们刚才说的那个唐均是谁啊,好像很厉害的样子,高盛集团的高管,千万年薪诶,还有他的梦想好有趣,竟然想买个岛来开发,他是想当鲁滨逊吗?”

    许婷婷话语中没有伤感,脸上没有愁容,只有欢声笑语,充当着一个女友的角色,安心享受着这最后时候的温馨与甜蜜,好奇追问着有关于男友的一切。

    “他以前再厉害,现在也归我管。不行,不能让他给比下去了,人家都有当岛主的梦了,我以后也得买点什么才行。”

    在白人律师面前谈话保守,在许婷婷面前,顾恒却没了顾忌,甚至还不时刻意的自我吹捧一下,他要站好这最后一班岗,这是她最后的小愿景,他不忍拒绝。

    “你是说,他现在在你公司上班?”

    许婷婷小嘴微张,配合的露出了吃惊表情,随后又叽叽喳喳的问起了他的事业,聊起以后该买点什么,才能不被唐均的岛主梦给比下去,一会儿说买个酒庄,一会儿又说买个更大的岛……

    几天时间里,顾恒陪着许婷婷逛了很多地方,就近的,参观了她所在的校园,远的,去了特拉华州博物馆看恐龙化石。

    陪她去看了日出,去参加了她学校组织的一次华人学生的聚会,还陪着她去试了婚纱……,只要是她提出来的,顾恒没有提出过反对意见,正如她所说,这几天里,他只属于她。

    在这场爱情故事里,他对她有太多的不公平,不忍再去拒绝她最后的任性与请求。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次许婷婷学校的华人留学生聚会上,顾恒认识了一个人。

    个子不高,其貌不扬,带着圆框眼镜,毕业于燕京,如今就读于特拉华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的留学生。

    起初是听许婷婷和她邻居介绍,说她们结识的那个专门供华人留学生交流的网站正是此人设计的,并得知其所学专业时,顾恒便来了点兴趣,眼中流露出见猎心喜的目光。

    互联网领域,那是他的事业根基,对于这个在学校里就开创了一个校内微型社交网站的青年留学生,他职业病犯了。

    王鑫!

    听到对方名字后,顾恒盯着对方猛的瞅了几眼,我去,这是碰上大咖了啊。

    然后再一想,他有了点惭愧。

    前世人人网的前身,校内网的创始人,就是这位其貌不扬的矮个子青年,而他之后赖以成名的,则是美团。

    这特么就有点尴尬了,他创业之初的试水之作就是美团,虽然此美团非彼美团,但不能否认的是,他借鉴了其创意,并考虑将来时机成熟后,朝着前世的那个美团进行转型。

    而顾恒视为根基的人人网,也有借鉴校内网的一些理念,虽然还参考了微博、脸书等一些产品的优秀理念,但同样不能否认,这条路走出来之后,王鑫的校内网基本上没了再诞生的可能。

    在这儿碰上这样一位大咖,还是校内网与美团这两款产品前世的正主,顾恒哪怕脸皮再厚,多少还是有点小尴尬,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已经彻底改变了王鑫的命运,按照前世的轨迹,他原本可以走向辉煌,却由于自己的出现与插足,强行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要是没见到真人,顾恒或许还能比较坦然,但真当碰了面,他无法做到心安理得。

    思虑片刻,他做出了一个决定,既然截胡了王鑫的一世辉煌,那今生就还他一世富贵,也算是偿还一场因果。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