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福区一号地最终以五亿一千万成交,这一价格比起顾恒的心里预期要高出不少,也超出了在场不少人的一个预期。

    换个思路想想,这块地能够溢价成交,也表明了开发商对其商业价值的肯定。

    在座的可都是在湘市有头有脸的人,其中更是不乏一些可以和省市领导讨论本省经济形势的人物,可以说,只要省市里有任何一点关于经济方面的政策出台,他们绝对是第一手拿到消息的人。

    而作为本市地产行业的龙头,不惜溢价拿下凯福区这块地,其个中含义,已经不用言说,解释只有一个:对方已经确认了凯福区路改的信息,而凯福区一号地所处的地理位置,让其商业价值倍增,值得这个价。

    再联系其举牌时的那种志在必得的模样,不少人猜测,恐怕五亿一千万,都还没有触及到对方的心里底线。

    都是在商场中摸爬打滚过的人,个中的弯弯绕绕,稍稍细思一下,便能够猜个八九不离十。

    想明白这点之后,不少人看顾恒的目光都有些火热。

    凯福区一号拍被拍出五亿一千万的高价,那他手上还握着另外两块地又价值多少?即便是面积小点,地理位置差点,两块地加起来,起码也值个五亿左右吧?

    这也就是说,光其手上所掌握的不动产和这次拍卖所得的现金资产,将超过十亿。在加上他手上另外几家公司,这零零总总一算,少说也是二三十亿身家起步。

    要知道,对方今年可才二十来岁,在商业上的成就却已经站到了可以和他们比肩的程度,这赚钱的本事,实在是有点太妖孽了,再给他个三五年,能达到何种高度?

    更不用说,对方还是个面善心狠的角色,朱志明一夜之间倒台,尽管有冯家老爷子推波助澜的因素,可要是没有他在网络上的那记杀招,也不可能轻易按下背后有人的朱志明。

    有资本,有魄力,有手段,更有能力,如此妖孽的人物,于情于理,都该交好一二。生意场上,多个朋友多条路,对方主攻的是互联网行业,和在场众人基本上不会构成竞争关系,提前结个善缘总是没错的。

    一时间,顾恒隐隐成了场中的焦点。

    有带着后辈前来向他引荐的,有旁敲侧击询问凯福区另外一块地皮合作开发一事的,也有询问他恒成与人人网几家公司是否有融资意向的……

    不远处,看着俨然已成为全场焦点的顾恒,赵穆不免有些唏嘘,他如何能想到,当初因为一件游戏装备结实的年轻人,可以走到今天这个高度。

    “小穆,给我说说,你当初是怎么和顾恒认识的?我听说他可是在大学时候就开始创业了。”

    看着这位女强人姐姐此刻一脸八卦的表情,赵穆说道:“他现在都还毕业呢,那时他好像才读大一吧……”

    简短的介绍了下顾恒的生平履历,赵亚楠听得目瞪口呆,随即又好奇问道:“你说,他到现在都还没女朋友?”

    赵穆说道:“我也不太肯定,不过平时聚会时,我没看到他带过女人出席。”

    “小穆,哪天把他约出来吃个饭,我记得小玲和小梅年纪和他差不多,看能不能撮合下,最近姑姑和小姨不也正说这事吗,要是事能成,攀上这层亲,对咱们家来说总归是好事。”

    赵穆眼神怪异的盯着她看了片刻,又指了指不远处,正被林父领着在和一些商界前面打招呼的林思雨,说道:“论条件,林思雨够可以了吧,我刚才打算给老顾介绍,你看出他有想法没?人家那条件都不能让老顾动心,小玲她们就更不用说了。”

    “额……”

    赵亚楠无语片刻,爆出一记很有杀伤力的话:“他该不会是不行吧?”

    “噗……”

    赵穆刚入口的一口红酒随之喷出,一边咳一边说道:“我的姐,亲姐,不带这么编排人的啊,人家老顾绝对没问题,这点我可以保证。”

    …………

    顾恒被怀疑不行,而有人却是真不行,一个已婚男人功能不行,老婆又正处在狼虎之龄,那要想要生活和谐,头上估计得带点绿。

    这种绯闻八卦要是发生在娱乐圈,那多半能够轰动一时,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要是发生在身边,多半也会感慨一句世风日下。

    好巧不巧的,顾恒身边,就发生了这样一起事。

    涉事人是江诚,当然,他不是被绿的那一方,而是给人带绿的那一方。

    当被江诚私下约出来,说出这事的时候,顾恒的神情可想而知,什么情况?老江这么老实的人,竟然也会干出这么不地道的事来?

    可细细听完之后,他有点哭笑不得。

    事情的起因,是缘于江诚在大学时代认识的一位女生,两人是在一次联谊会上认识的,然后,那个穿着印花长裙,留着飘逸长发的女孩,就此走进了江诚的心,以为遇到了一生所爱。

    因为爱,他克服了家境贫寒的自卑,靠着才华,靠着真诚,以及那张帅的不是很明显的面孔,他最终抱得美人归。

    然而,两年快乐的大学时光过去后,像大都数人学生时代的恋爱一样,随着毕业,江诚决定考研,而女方则走向了就业岗位,随着接触的面越广,见识到了更精彩的天地,看到了花花世界的更多诱惑,加上江诚家境较差,女方最终提出了分手,在父母的安排下,和一位家境比较不错的小白领结了婚。

    本以为故事就此打住,却没想到,就在去年,那女的又联系上了江诚,大抵是旧情难忘,又或者是纯粹想找人述说下心里的委屈和无奈,总之,她找上了江诚。

    戏剧性的一幕就此上演了。

    当年那个靠着拿奖学金,靠着老李支助,除了才华一无所有的男生,短短两三年时间没见,开上了小车,穿上了名牌西服,在消费档次颇高的地方吃饭,刷卡时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种种迹象表明,当年那个较为落魄寒酸的前男友,摇身一变,成了钻石王老五。

    再然后,稀里糊涂的,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女人喝醉了。或许是初恋总是美好的,或许是酒精麻醉了他理性的思维,江诚没能抵挡住诱惑,犯了错。

    一方面是焕然一新,有车有房,还有感情基础的前男友。一方面是父母安排相亲认识,能力平平,男性能力更是不行的丈夫,女人的心从新飞回到了江诚身上。

    这两年忙着工作和事业,过着苦行僧一般生活的江诚,以为女人还像当年那般纯洁美好,提出只要对方离婚,他愿意接纳。

    女人回家提出离婚,被男人一哭二闹,打着“一日夫妻百日恩”的口号,威胁着要去她公司闹,吼着离婚就让靠他家关系才找到工作的大哥重新变成下岗职工,还骂她一个破鞋还想着攀高枝,女人一时又拿不定主意了。

    真正击中她软肋的,是那一番骂她是破鞋的话,如今江诚事业有成,有房有车,还不到三十,这样的成功人士,真能看得上她这个离婚后的前女友?

    就这样,江诚被女人一次次“会尽快离婚”的谎言给套牢了,直到女人丈夫打上门来,威胁他睡了他女人必须给二十万精神损失费,他才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

    跟着顾恒一路创业,顾恒也从来没有亏待他这位元老,这二十万对他来说不算大钱,可这种稀里糊涂的关系,让他觉着没意思,而且那男的还知道了他在人人网上班,威胁他要在人人网上曝光他的丑事,他哪怕是不想将丑事外扬,可还是想着要提前备个案。

    这也是应有之意,虽然这是私事,可一旦在人人网上曝光,哪怕掀不起多大浪花,一旦传到顾恒耳中,难免会有些想法。

    事先交代,和事后交代,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虽说当初有从龙之功,还在顾恒起家时经手过开发外挂软件打游戏装备赚灰色收入的事,可再深厚的情谊,如果自己不知轻重,处事不谨慎,也早晚有消耗完人情的一天,而事先有所交代,哪怕最后曝光,也顶多是私德有亏,不至于影响他的事业前途。

    顾恒听到后,倒是没当成多大事,只是摇头失笑,问道:“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处理?”

    江诚喝着闷酒,说道:“说不准,只是不想继续这样下去了,她又不离婚,我和她在一起,我成什么人了我?”

    看得出,江诚对那位前女友应该是有感情的,在对方出现之前,他一门心思都扑在了工作上,过的跟苦行僧一样,是真找不到女朋友吗?身为公司技术总监,拿着百万年薪,还有顾恒当初许诺的股份,妥妥一钻石王老五,会找到不到女朋友?

    “老江,本来你个人感情上的事,我是不方便多说的。可咱俩交情不同,我就多嘴说几句交心的话,如果你对她是真有感情,那就让她离婚,如果她答应,那你就娶了她。如果她还犹犹豫豫的,那也证明她未必是真有多在乎你,你也早点一刀两断,说句不中听的,这世上好女人那么多,你又不是没人要,犯得着为她伤神吗?至于她丈夫找上门来那事,明天你从公司安保部领几个人过去一趟,和他好好聊聊,先礼后兵,把事情妥善解决,别为了这点破事让自己背上一些不好的名声,不值当。”

    顾恒这话一说,这事基本上算是定性了。本来这种私事他不宜干预,可看得出江诚现在没个主意,为了不让他因此事消沉下去,他也只好帮他快刀斩乱麻了。

    很多事,发生在别人身上能够比较果断的处理,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往往就会比较难以作出决断,江诚如此,顾恒自己同样如此。

    圣诞节那天,远在大洋彼岸的许婷婷寄来了一张贺卡,还有一份礼物,是一支派克牌的商务用签字钢笔,这个牌子在国外的知名度,大抵可以和国内的英雄牌相媲美。

    附带的小纸条上写这是平安夜的礼物,因为跨洋邮寄,时间上产生了点小误差,到圣诞节那天才到顾恒手上。

    礼物是刘华通知他回学校收的,当时正是午后,校园广播里正放着一首最近几月风靡全国的歌曲。

    一盏离愁,孤单伫立在窗口

    我在门后,假装你人还没走

    旧地如重游,月圆更寂寞、

    夜半清醒的烛火,不忍苛责我

    一壶漂泊,浪迹天涯难入喉

    你走之后,酒暖回忆思念瘦

    淡淡的哀思,似在述说着一个女孩在大洋彼岸的相思,似在拷问着顾恒,是否有听到她的等候。

    此情此景,此物此曲,让顾恒心里有些愧疚,还记得好久前他就许下了会去国外看她的承诺,却至今没有成行。

    他劝江诚要洒脱,要快刀斩乱麻,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却是剪不断理还乱。

    十二月的末尾,他将公司一切事物安排妥当后,踏上了飞往大洋彼岸的旅程,那里有他心里的一个结,他必须去解开。

    除此之外,也算是给自己放上一个小长假,大洋彼岸的那个国家,是如今世界经济、文化等领域的中心,他想去看看,国外的月亮是不是比较圆。

    “嗡嗡……”

    飞机划破长空,坐在靠窗位置的顾恒看着外边的万里长空,看着有如海绵般的洁白云朵,不知不觉上下眼皮开始打架。

    再次睁开眼时,飞机似乎已经正式进入国外领空,听着不时用中英两种语言进行播报的一些广播,顾恒这才猛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觉着自己的决定有点太过鲁莽。

    貌似,自己的英语交际能力比较有限诶,这次直飞米国的航班又不是在许婷婷学校所在的洲,这也就意味着,在这之前,他得操着自己那口并不流利的口语,去和米国人打交道。

    妈卖批!

    他很想来上一句!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