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福区那三块荒地,顾恒当初拿下的价格是两亿三千万,如今政府即将出台路改信息,这三块地立马就可以身价倍涨,要是靠近路改后的交通枢纽地段,涨幅个三五倍很轻松。

    这么一算,光一块地的价值就能够超过朱志明开的价码。

    至于恒成科技,上次以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融资两千万美金,抛开其与人人网科技打通渠道后的捆绑效果加成,仍按原定估值计算,三成股份也能值四千万美金。

    还有人人网科技,如今虽然还处在持续贴钱做用户的阶段,但业内对其却颇为看好,只要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估值超过目前仅有一个YY游戏的恒成科技是可以肯定的,因为概念不同,对用户有着较强粘性的人人网生命力注定会更为持久,这也就代表着它能够为股东赚钱的时间会更长,自然也会带来更高的估值。

    如今朱志明花两三个亿就想拿下一块地,外加人人网与恒成的三成股份,看似有点诚意,实则是在趁火打劫。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作陪的几位女人听到这个天文数字后,小心肝开始扑通扑通狂跳起来,虽然早知道这位年轻顾总身份不凡,却远没有朱志明说出直观数字来的震撼,开口就是几个亿,那可以买多少珠宝首饰和名牌香水包包?

    心里则是幽怨的想着,自己入行之前好歹也是一枝花,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技术活也好,当时怎么就没碰上这样的钻石男呢,要是以前也有这样的优质男追求,又怎么会选择这行,每天需要叉开腿纳四方客才能获得想要的物质享受?

    有头脑灵活的,更是寻思着是不是还可以再努力一下,这位顾总多半是嫌弃自己的职业,要是编出个“爹死娘重病”的理由,说自己是被生活所迫才选择的这一行,是不是可以刷新一下自己的形象?

    偌大的包厢里,此刻陷入了短暂的安静,在等着顾恒给出一个答案。

    顾恒轻轻摩挲着下巴,盯着朱志明看了半晌,不冷不热的说道:“朱总,你这么好的胃口,就不怕把自己给撑着?”

    朱志明说道:“我胃口一向很好,小时候日子苦,每天都吃不饱,现在有能力了,当然得多吃点。”

    顾恒说道:“那,要是我不同意呢。”

    朱志明盯着顾恒看了几秒,想看清他是真的不愿意,还是想要趁机讨价还价。

    最后,他看到的顾恒眼中的笑意,带着些许不屑,还有鄙夷。

    朱志明强压下自己的暴脾气,神色阴沉,说道:“你会同意的。”

    顾恒往沙发上一靠,很是悠闲的说道:“就凭今天凯福区发生的那件小事?那些闹事的,除了住进医院的那个,剩下的都被我请进了局子,当时我溢价让他们搬迁,他们既然不领这个情,那我也不会有好脸色,律师我都已经请好了,他们既然不想过舒服安逸的日子,总归要付出点代价。

    至于你请的那几位记者,如果报道夸大其词,律师信很快也会递到他们单位的。我这人一向奉公守法,说不清的事,首先想到的就是用法律来解决。”

    顾恒轻飘飘的几句话,让朱志明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或者说,这套路打乱了他的进攻方案。

    是,顾恒采取的这些防范措施,或许可以将他自己比较轻松的给摘出去,但是冯家呢?难道他就没想过冯家要面临怎样的处境?

    这事只要一报道,哪怕是不做任何夸大处理,只要稍稍推波助澜,舆论方向必然是会对冯家不利的,群众向来比较好糊弄,哪怕事实证明冯家老爷子没有任何以权谋私的行为,却避免不了在群众心里留下一个官商勾结的印象。

    实在是这事的一切太过巧合,冯家老爷子主管全省基建工作,而在这之前,顾恒就已经先一步拿了几块交通路改沿线的地皮,转手一兜就能够轻松赚取数亿,偏偏他还和冯家伟有利益牵扯,这只要把一切关系给捅破,根本都不需要引导,群众自然会选择他们愿意相信的那部分“事实”。

    诚然,顾恒作为一个商人,对这种流言蜚语的抵抗能力较强,甚至可以选择完全无视。但对于从政的冯家老爷子来说,引来民意沸腾,可能就会因此背上一个政治污点。

    对于官场中人来说,爱惜自身羽毛是天性,朱志明不信顾恒敢于让冯家去背这个锅,就像他对自己那位便宜妹夫永远都不敢说个“不”字一样,他同样不相信顾恒敢为了自己利益,让自己的靠山去背锅。

    朱志明想当然的这样认为,一手搂过身边那位看着像是大学生模样的清纯打扮女,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沉声说道:“你可得想清楚了,这事要是真闹大,你身后那位可就很难洗脱干系,背上这个污点,他的政治生命也就彻底止步于此了,我可听说,他是想在下次的省委选举上,再争一争的。”

    看着朱志明突然摆出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以及那几个女人配合演出投递过去的惊讶神情,顾恒终是没忍住,轻笑了出来。

    实在是这场面略显滑稽,他朱志明一个靠着抱大腿上位的泥腿子,书没读几本,大字不识几筐,竟然大言不惭的说着一位省委大员的政治前途,好像他有能耐操控这一切一样,实在是引人发笑。

    顾恒虽然不懂政治,却也知道要想动一位省委大员干系有多大,可以说,如果级别不到,连调查的资格都没有,要做出最后的裁决,更是需要通过中央的指示才行。

    他不认为光凭这一件事,就可以板倒一位省委大员,人家混迹官场几十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如果被这件小事给轻易撂倒,未免也有点太小瞧他这几十年所经历的政治生涯了。

    退一步说,就算朱志明背后那位有这个能力推动这一切,他们凭什么就认为自己会老老实实的当个牺牲品,任他们摆布?看自己年轻好欺负?

    是,他固然只想经营自己的商业帝国,不想过多的参与到官场上的事情去,可这不代表真摊上事时,他就毫无还手之力。

    辛辛苦苦打拼下的基业,谁敢伸爪子,管你是谁,他都敢拔刀剁掉那只爪子。现在可是信息化时代,掌握人人网这样一个可以快速进行信息传播的平台,谁要是不讲规矩,他就干脆直接掀桌,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群情激愤,什么叫做民意如刀。

    这次的赴宴,可以说是不欢而散。

    朱志明没得到他想要的,看着顾恒离去时,满脸阴沉,原本覆盖在身边那位清纯女胸口的粗糙大手不断用力,在强行压抑着不让自己当场发飙,又一次被当众甩脸,他心里憋着一团火。

    身边女人咬着牙,被如此蹂躏却不敢喊痛,甚至还要小心赔着笑脸,生怕这位朱总又拿她们撒气,往事不堪回首,她们仍然心有余悸。

    顾恒也没得到他想到的,转身出门后,沉下了脸。

    朱志明不足为惧,他这次搅风搅雨,只会让顾恒下定决心早点排除这个祸害,他派人跟踪调查朱志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手上掌握的信息或许不足以一击毙命,却足够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他真正忌惮的,是朱志明身后那人,有道是民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他一个商人,如果不到必要时,不想参与到官场的争斗中去。

    但显然,有时候即便自己想要置身事外,也会被牵扯到旋涡当中去,在没有强大到可以震慑一切之前,人在江湖,永远都是身不由己。

    上车后,他看着不远处那座灯火辉煌的会所,拨通了一个电话,简短说了几个字:动手吧!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