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转湘市的前一天晚上,顾恒把周胖等人叫出来小聚了下,算是兑现了前几天回涟水市时对他的承诺。

    来的人不多,都是顾恒高中班里的,而且是在高中几年里有过交集的。至于那些三年下来都没说过几句话的,顾恒没让周胖通知,大家都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以前也谈不上有什么交情,没必要非得拉扯上一层关系。

    重来一次,这两年多时间里,顾恒改变了很多,也经历了很多,其精彩程度,如果写成一本小说的话,可能半年时间都不一定能够写完。

    同样,对于周胖等人来说,两年时间,也让他们改变了不少。

    有的人变漂亮了,当年稚嫩的花骨朵,随着身子骨长开,绽放出了娇艳的花蕾,加上学会了穿衣打扮,颇有点女大十八变的意思。

    有的人则变的更自信了,时间的打磨,阅历的增长,让他们觉着脱离了幼稚和低级趣味,觉着已经长大成人,怀揣着美好的愿景,觉着可以收获一份美好的未来。

    K厅里,灯光迷离……

    大家喝着酒,唱着歌,聊着天,缅怀着当初那份纯洁的同学情。当然,也免不了拿着各自的大学经历,和高中时代的一些趣事出来充当谈资。

    或许再过个三五年,当经历过社会洗礼后,同学聚会将变成一个互相攀比的场地,大家高谈阔论时聊的是工作、收入、座驾,混得越好的往往嗓门会越大……,但在此时,它还是纯洁的,纯粹的。

    尽管顾恒感兴趣的话题和这些年轻小伙已经不在同一频道,尽管那位高中时代的同桌姑娘频频用眼角余光打量他,但这种不掺太多心机的单纯和美好,让顾恒觉着和大家相处起来比较舒服。

    这一晚,顾恒喝了不少,卸下了身上的光环,缅怀着那份已经逝去的青春年华。

    看着这群曾在他生命里留下过痕迹的同学,他的心湖,泛起了点点涟漪!

    ………

    翌日,顾恒回转湘市。

    车上却多出了一个人,一个岁月正好,靓丽可爱的年轻姑娘,罗妮。

    昨晚从某些渠道得知他今日要回湘市,眼见着开学在即,她便想着蹭趟顺风车。除此之外,也顺便汇报下阳嬿的情况。

    要知道,当初顾恒给她兑的那张彩票可是还有好大一笔钱在她手上呢,于情于理,她都觉着有必要和顾恒说一下。

    对方说的很坦然,似乎早已对高中时代的那段懵懂情感释怀,顾恒一个大男人,自然也就没有拒绝的理由。

    只是,他似乎忽略了一件事,当初为了让罗妮出面解决阳嬿的困境,他可是打着自己中了彩票的幌子应付过去的。

    是以,当这个在高中时代曾让一大堆青春荷尔蒙无处安放的男生前仆后继的姑娘,带着一脸灿烂笑容,俏生生站在自己面前时,顾恒笑着夸了两句。

    一身长裙,露出一截嫩白小腿的罗妮摆了摆女神范,很是受用的全盘接受下来,没有脸红羞涩,反倒是用小拳拳锤了他一下,俨然一副不认生的好朋友模样。

    似乎,她真的已经对当年那段青涩的情感彻底释怀。

    只是,在随后看到那个显眼的车标之后,她明亮的眼眸中,稍稍有了些许变化。

    上路之后,见罗妮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顾恒笑着问道:“怎么,我脸上有花?”

    罗妮摇了摇头,挪揄道:“不错啊,顾老板,又换新车了,而且档次也是越来越高了。”

    听这口气,顾恒琢磨片刻,意识到问题出在哪了,貌似忘了自己在她印象中,只是一个中了500万的小土豪。

    500万,看着不少,税后也就能到手400万,这才不到一年时间,就将宝马升级到了奔驰,真要论起来,已经够得上败家的标准了。

    顾恒不想背这个锅,轻描淡写的接过话题,说道:“那必须的,赚钱不就是为了花钱吗,凭本事挣得钱,当然得用来愉悦自己的心灵。”

    罗妮显然不相信这含糊其辞的解释,侧着脑袋看了他半晌,说道:“挣钱?顾老板你这是找到了什么发财之道?”

    还有点急智的顾恒眼睛都没眨一下,开始瞎掰:“也没什么,就是倒房,我有个同学家里是搞房地产的,一直跟我说最稳妥的投资方式就是囤房,我当时想着把钱存银行吃利息也就那么点,干脆就把中彩票的那些钱都投资买了房,这不,将近一年时间,我转个手,这辆车就出来了。”

    忽悠下罗妮这种涉世未深的小姑娘,顾恒完全可以做到脸不红心不跳,临了还不忘提醒道:“我跟你说,囤房绝对是个好主意,你将来如果有钱没地花,囤房绝对是不二选择,好歹我也在这行折腾了近一年时间,我敢断言,今后几年的房价还有的涨,而且是大涨。”

    为了佐证这一观点,顾恒接下来又是摆事实,又是罗列一些政府出台的政策,再高深莫测的分析推理一番,愣是把罗妮给唬的一愣一愣的。

    这只傲娇的小孔雀,没两个回合,便被这番长篇大论给折服了,眼中只有“不明觉厉”几个字在闪烁。

    也是,顾恒说的这些,离她还太远太远。

    试问一个普通大学生,有多少人会关注时事新闻?又有多少人敢于通过这一番粗略的考察,就拿着几百万跑去囤房?

    而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还真赚了钱,一年下来净赚一辆豪车,钱真有这么好赚?

    看她那模样,顾恒心里头小小的恶趣味得到了满足。

    同时,心里也在感慨:姑娘,我能帮你的,也只能到这儿了,将来能不能抓住这条捷径,就得看你有没有这个决心和魄力了。

    罗妮花了好一会儿才消化掉顾恒靠着囤房赚下一辆奔驰的信息,随后,她来了兴趣,追问道:“囤房真有你说的那么暴利?话说我家最近正为了买房这事讨论呢,我哥就快结婚了,我爸妈正琢磨着是借点钱给他买新房,还是等缓个几年再考虑这事。”

    “那你平时也给你爸妈吹吹口风吧,买房这事,早买比晚买好。涟水市现在的房价也就一千出头,今后房价的涨幅速度绝对比工资的涨幅速度快,这时候不出手,等缓几年觉着攒够了钱,你会惊讶的发现,房价蹭的更快,还是得去借钱。”

    顾恒语气很是肯定,作为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而且又从事过这一行业,恐怕这世上没谁比他更清楚今后的房价会是一种怎样的飙升速度,以及无房一族将面临着多大的压力。

    就拿涟水市来说,十年之后,涟水市的整体房价,涨幅了两倍到三倍,从如今的一千出头,涨到了均价突破三千,而该市的工资涨幅,却是相当可怜。

    这个缺少投资环境的边缘城市,基本上没有大公司大企业入驻,即便是在十多年后,那片最繁华的街区,一眼看过去也全都是超市、网吧、各种门店,酒店等,看不到一栋写字楼,也没诞生过一家可以被政府稍稍报道一二的企业。

    而这些产业能够创造出来的就业岗位,工资基本上不会有太大的变动,如今一千多,十多年后,也就稍稍升了一点点,在两千左右徘徊着。

    这导致的一个现状就是,想要攒钱买房的,到头来,只会发现越攒钱,要填的漏洞反而越大。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种现状也不仅仅只是出现在涟水市,大城市里也差不多,人均收入虽然涨的比较快,却远远跟不上房价的涨幅速度,于是便有了一批批的房奴。

    这种情况,顾恒前世见过,也深刻体会过,所以当罗妮说起这事时,他不免多劝解了几句。站在朋友的立场,他不介意透露一些小信息,让她今后的路走得稍微平坦舒适一点。

    已经有所意动的罗妮点了点头,大概是为了搜集到一些可以说服父母下定决心早买的资料,她兴致勃勃的就这个问题说了起来,然后,说到了前不久她父母去看过的一个楼盘,地段好,环境也不错,就是价格贵的有点离谱。

    均价近两千,这个价位在如今的涟水市,确实可以用得上离谱二字。

    顾恒好奇的问了一下是哪儿的楼盘,听到答案后,他神情稍稍有点怪异。罗妮说的那地,好像是当初自己给黄爱国画下房地产的那张大饼后,对方所圈下的地方吧?

    算算时间,这个动工了近两年的项目,第一批的楼盘似乎也该到了收获的时候。貌似去年过年时,对方还打过电话说起这事来着。

    看着顾恒愣神,罗妮打断了他的思路,说道:“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我在想,你刚才说的那个楼盘,是不是要去囤他个十七八套房。”

    依稀记得,当初和黄爱国貌似定下过一个这样的玩笑之言,顾恒想到便随口说了出来,十七八套房,对于他而言,确实也就是随口一说就能够定下的事情。

    罗妮却是没忍住,给了他一记卫生眼,自家还在为一套房发愁呢,他竟然随后就说囤个十七八套房,简直没法愉快的交流了。

    为了打击报复一下,她琢磨半晌,眼神亮了亮,悠悠说道:“我记得你高中时候好像总喜欢说“苟富贵,勿相忘”这话来着,现在原话奉还给你,待会到湘市后,我的晚饭由你包!”

    “多大点事,不就是一顿饭吗,馒头管饱,白开水管够!”

    再一次吃瘪,罗妮笑骂道:“去死,你也是揣着好几百万的大老板了,好意思这么抠?我跟你说,也就你不拿本姑娘当回事,在我们学校,愿意请本姑娘吃饭的人可以组成一个足球队。”

    “我也实话告诉你,我想请吃饭的姑娘可以组成一个加强团,不过名单里面没有你。”

    一路笑闹闲聊着,罗妮终于想起了正题,转入到阳嬿的事情上,说道:“对了,还记得你当初给我兑的那张彩票吗,现在才用掉五千块诶,我想着,是不是要趁机贪污一点?”

    “五千?”

    顾恒有点讶异,不是觉得多了,而是觉得少了,用的太少了。

    当初那笔钱,可是包括了阳嬿的学费,生活费,另外还预留了一点余地,让她每个月寄回家一点钱,好堵她爸妈的口,免得再次说出让她辍学打工的话。

    这大半年时间,才用掉这么点,实在有点不科学。要知道,这眼看着就到了开学季,几千块的学费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追问之下,罗妮掰着手指给他算了一笔账。

    “一年的奖学金,五千!周一到周五,每天三小时的家教时间,周末五小时,一小时十五块,听说最近涨到了二十……,别看我,我家嬿嬿可是北大的高材生,三百六十度无知识死角的学霸,就值这个价,以前她靠家教一个月收入一千五百多,今后可能会有两千多……”

    算到这儿,罗妮停顿了下,也被这数字给吓了一跳,这还没毕业呢,兼职就能月入两千多,自家这闺蜜,有点小厉害啊。

    “所以,这次回来,她跟我说,以后应该可以自己把问题解决了。她一个月给家里寄回去一千,自己留三百的生活费,剩下的就攒下来,用来买学习资料和学费。”

    说完,罗妮从包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还有一张欠条。

    娟秀的字迹,一如两年前高考时,那份写在草稿纸上的答案!

    顾恒心里头叹了一口气,有些心疼。

    每天三小时的家教,听起来时间不长,可要知道,那都是从课余时间里挤出来的。也就是说,她可能每天下午五六点出去,要到晚上**点才能回校。

    在其他人利用着课余时间玩耍交友逛街的时候,她可能在为了奖学金而充电,可能在为了晚上的家教时间补课。当室友躺在床上和男友甜蜜的煲电话粥时,她可能才拖着疲惫的小身板回寝室……

    这份担子,本该不是她这个年纪的女孩该承担的,她也该和大都数同龄女孩一样,在象牙塔里享受着生命里最美好的时光,在午后的阳光下,读几本好书,约三两好友逛街,亦或者,谈一场恋爱……

    顾恒没有去接那张银行卡,而是向罗妮要了一个电话号码。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