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身体本来一直还算好,记得过年时候去看望她时,还能够下厨做饭。这次因为一场高烧,加上不小心摔了一跤,耗掉了她维持生机的最后元气,整个人精气神一散,就迅速的枯萎了下来。

    医生给出的诊断说,身体没什么大毛病,跌倒后头部受伤失了点血也不是太大的问题,但这些因素结合,却耗掉了这位年逾七旬老人的全部元气,估计时日无多。

    在医院,顾恒见到了姥姥,这一折腾,老人全然没了过年时候的那股子精神劲,一天睡的时间比清醒的时间还要长,就算清醒时,眼神也是混浊无光,似乎有点恍惚。

    最糟糕的是,老人连进食都没有胃口了,全靠打葡萄糖和吃点流食来维持身体机能。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当一位七旬老人已经没了进食**时,也就代表着,恐怕时日无多了!

    “小恒,你来了!”

    看到顾恒到来,舅妈和小姨等人招呼了一声,坐在病床前抓着姥姥手的顾妈轻轻喊了声床上的老人:“妈,小恒来看你了。”

    老人半闭的双眸微微睁开,看到顾恒后,眼睛中有过瞬间的清明,张了张嘴,却是没有什么声音传出。

    顾妈凑到老人嘴边,不时应和着:“恩,妈,你放心,我知道的。”

    随后,顾妈又转身冲顾恒说道:“小恒,过来,你姥姥要和你说会儿话。”

    顾恒走过去,坐在床边,侧着耳朵在老人身边,静静倾听着她弥留之际的寄语。

    没多大一会儿,老人渐感精力不支,睡了过去。

    对于姥姥,顾恒的感情要远比小姨家的表弟要来的深些,因为小时候学习成绩很好,不管是在父系还是母系亲属那边,都受到了老人们更多的关爱和照顾,就是过年时候老人给的压岁钱,他往往也要比其他堂兄弟妹们要多上一些。

    这种被特殊对待的待遇,换来的,自然是更加的亲近。

    顾恒原本以为自己可以保持一种较为平和心态,当看到老人安睡过去还一直抓着自己手时,他眼睛有些发酸,心里有些堵得慌,有伤感,也有些许遗憾。

    重来一世,他本可以抽出多一点的时间来陪陪姥姥,让老人在晚年的最后时光里,能够过得更好一些。

    可终究,他却因为忙着事业,没能做的很好,只是在逢年过节时候叮嘱顾妈多送点营养品和钱。

    给姥姥盖好被子,为了不打扰她休息,大家轻手轻脚的走出病房说话。

    “小恒,你先回去吧,顺道去你二伯家把小欣接回去,我怕她太闹,吵着你姥姥休息,就把她放你二伯家了。我,我再陪会你姥姥……”

    顾妈说着,情绪又一次低落下来,眼眶开始泛红。论感情,作为子女的顾妈,对姥姥的即将离去,绝对远比顾恒这种孙辈要来的更加伤感和悲痛。

    “我在这里陪你,待会咱们一起回去,这么多人守在这也没必要,明天咱们过来替小姨她们的班。”

    顾妈点了点头,没有拒绝,和顾恒坐在走廊上的椅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每隔个十来分钟,就要起身去里面看下老人的动静。

    “小恒,你知道吗,你姥姥和姥爷小时候最疼的就是你妈了,小时候干活,砍柴的重活都是你舅舅去干的,打猪草的活大都是你小姨干的,我这人最懒,和你小姨出去打猪草,每次她能弄回来一大筐,我就一小点,可每次挨打最多的却是你舅舅和小姨,我被打的次数是最少的……”

    顾妈讲述着她那年代放牛,打猪草,吃大锅饭,背伟人语录的往事,不知不觉,又忍不住开始呜咽。

    痛失至亲的滋味,顾恒在前世听闻顾爸出车祸的那一刻,很真切的感受过,痛彻心扉。可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顾妈,毕竟生老病死这种事,谁也无法预料,也无法避免。

    ………

    第二天,顾恒和顾妈去医院替小姨的班,小姨是农村人,家里还养着猪,种着地,有很多琐碎的事要操心,得回去料理一下。

    顾爸今天也赶早来看了下姥姥,随后才转到去上班,得知果果回来的小丫头今天说什么也不愿意去二伯家那边呆了,粘着顾恒跟了过来。

    已经当上爷爷外公的舅舅,在姥姥的吩咐下,也让表哥表姐把自家孩子带过来了。姥姥清醒的时候,看着那些欢笑着的小孩,眼中流露出的,是浓浓的慈爱和不舍。

    她不是舍不得这花花世界,而是舍不得她的子孙后辈,还想再抱一抱他们,看着他们健康成长……

    中午吃过饭,舅舅把小姨和顾妈叫到了走廊外,没多久,顾恒带着一群小家伙到外边吃完冰激凌回来,正看到三人在那儿争执些什么。

    “不出院,妈在医院呆着还能多撑几天,现在接回去,她连东西都吃不下,那还不……”这是顾妈的声音,没两句,已经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我知道,要是妈是别的病,我就算砸锅卖铁也要给她治。可现在这情况,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啊,这一天的住院费用……”这是舅舅略显愧疚和无奈的话语。

    一向没什么主见的小姨沉默不语,眼睛泛红,欲言又止。

    顾恒看到这一幕,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又一次转身出去,没多久,他提着一个小包折返,把大舅单独叫了出来,把包塞了过去。

    打开包看了一眼,大舅愣了好半天,支吾着问道:“小恒,你这是?”

    看着里面整整齐齐的几沓钞票,大舅有过瞬间的震惊,随后便是纠结。

    震惊的是,包里足足有好几万,顾恒轻描淡写递过来,到底是赚了多少才能够有这手笔?要知道,眼前这个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外甥,今年还在读大学呢,上哪弄的这么多钱?

    纠结的是,这钱收下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他知道,这是顾恒拿出来给老人住院的费用,可作为长辈,他不好意思轻易收一个晚辈的钱。但另一方面,不收这钱的话,不低的住院费又让他压力山大,这要是三两天还好,要是三两个月,他扛不起。

    久病床前无孝子,不是他不想让老人继续在医院里住下去,而是,现实有时太过无奈。毕竟,里面躺着的,也是怀他十月的亲妈!

    顾恒看出了舅舅的挣扎,递过去一支烟,说道:“舅,没别的意思,这是我大学里创业挣得一点钱,就当是我孝敬姥姥的,让她再多看两眼她的孙子和曾孙吧,我知道,她还舍不得大家。”

    原以为,有了这笔住院费,姥姥能多撑一段时间,没成想,三天后的早晨,老人再也没有醒过来。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