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不远处的女人摇晃着纤细腰肢朝这边走来,顾恒心知,对方多半是认出了这是他的座驾。

    诚然,这辆刚碰上不久的奔驰算不上什么豪车,在湘市这个省会城市也时常能够看到,光从外型上是没多少辨识度。但对于有心人来说,记住这个简短的车牌号,却并非是什么难事。

    显然,那个女人多半就是有心人!

    叫什么来着?

    好像是叫王彤吧!

    顾恒看着这个穿着打扮足够性感撩人的女人款款走来,带着几分迷离醉意的眼神微微眯起,对驾驶席上的司机说道:“你先回去吧,明早八点过来接我!”

    司机姓陈,叫陈远,是前些日子老李通过战友会介绍过来的。

    那一批还没有就业的退役老兵总共有十来号人,顾恒全部都留了下来,有几个安排在了公司作为安保人员,另外几个准备调到工地上去监管施工,而陈远,则成了他的专职司机。

    陈远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也是这点,让顾恒最终把他留在了身边。身为专职司机,有时候难免会接触到老板的一些**,想他这种少说多做的人,无疑更适合。

    “好的,顾总!”

    冯远点头答应,看着顾恒下车后,却是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轻轻皱了下眉头。

    …………

    另一边,身着低胸晚礼服的王彤见到顾恒下车,眼神微微一亮,脚步愈发轻快了几分,迎上来招呼道:“顾总,这么巧,你也住这里吗?”

    顾恒微笑着点了点头,问道:“你也住这?”

    “恩,我上半年在这边买的房,前些日子装修完后才搬了过来。”

    王彤说着,勾人的小眼神不时在顾恒身上逗留,像是在释放某些暗号。

    淡淡的香水味扑鼻,滑腻雪白的肌肤在眼前晃悠,因为身高差,他甚至还能居高临下的看到对方胸前的那一道幽深沟壑……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再加上血气方刚的年纪,顾恒必须承认,自己产生邪念了。

    但终究,他还是压制住了下来。

    他很清楚,这时候只要勾勾手指,这个皮肤很白,沟很深的女人就会主动投怀送抱,但理智却告诉他,没必要为了一时的痛快就惹上一身骚。

    明摆着的,他自己身上能够让对方脸上发烧、心里发骚的闪光点,是可以随手投出几千万的身家,是可以捧红对方的资本。这个女人愿意爬上他的床,目的无非是为了上位,也就是说,一旦真发生点什么,这女人可能就会缠上来,利用这一层关系博出位。

    而这种关系,却是顾恒不想发生的,就算真有生理上的追求,他更愿意去找那些事后各不相干的女人,找那种懂分寸,知进退的女人。

    在他看来,王彤显然不是这种类型,一个为了搏出位可以随时宽衣解带的女人,注定不会太安分。

    因而,即便对方的眼神再幽怨,再充满挑逗,他都很好的克制了下来,没有进一步的举动。

    只是,顾恒显然低估了这个女人的事业心。

    回屋之后,刚冲完凉降了下火气,门铃声突然响起,透过猫眼,王彤已是俏生生的站在了门外。

    褪掉晚礼服,换上一身超短裙前来认门的王彤少了些许妩媚气质,但对于一个正常男人来说,却是更具诱惑。

    实在是那裙子足够短,短到一大截白花花的大腿露在外边,刚好盖住臀部。只要动作稍微大一点,裙底风光就有走漏的风险。

    大晚上的,换上一身引人犯罪的超短裙登门拜访,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通过上床的方式,达到上位的目的。

    此情此景,自问还有几分自制力的顾恒终究是有些把持不住了。

    内心正天人交战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是陈远打来的。

    “顾总,有件事要跟你汇报一下,我刚才去保卫室调了一下停车场的监控,发现了一个情况,那女人先于我们近半个小时到的停车场,在这段时间里,她一直没有下车,而是正好等我们回来时,才踩着点的下了车。”

    这也就是说,对方实际上早就知道了自己是住在这里,而不是刚才才“碰巧”发现的,那个意外的巧遇,实际上是在守株待兔。

    瞬间,顾恒脑海里闪过诸多念头,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

    一次偶然事件的发生,可以说是巧合,而诸多的偶然接连发生,就成了必然。

    对方近期搬来的这里,又恰巧在酒会上认识了,还给自己营造出了一种“勾勾手指就可以勾搭上床”的印象,随后又在停车场碰巧的相遇,从新结识后,然后大晚上的穿着短裙上门……

    这么多的巧合都碰到一起,未免痕迹太重。

    试想一下,如果不是在酒会上认识了,如果在酒会上王彤不是表现的很大胆,那在停车场遇见时,顾恒也就不会得出一个对方是想上位,可以随便玩的结论,更不可能产生歪念。

    换而言之,如果没有陈远的这个电话,或许,自己在**的驱使下,已经一步步钻进了王彤的套,让对方将认门认到了床上。

    而王彤能够安排好这个局,解释只有两个:

    一是对方之前意外的看到过自己出入这个小区,然后在酒会上得知自己的身份后,顺势安排了这一出戏码。

    另外,则是对方早早的就知道了自己这号人,从搬来这里,到参加酒会,都是在做局,其目的,就是想让自己上钩,从而达到某些目的。

    如果是第一点,只能证明这个女人极有心机,也极有头脑。

    是第二点的话,那概念就截然不同,那可以说明,对方在事先就已经对自己知根知底,包括自己平时的住所,包括要举办酒会等信息,都已经了如指掌,要不然不可能安排出这样一个局,等着他来钻。

    可一个三线都不到的小明显,她哪来这么大的能量可以调查清楚自己的行程和计划?是不是在她背后还有人指点和安排一切,想要达到某些目的?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