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爸刚出生的年代里,遵循的是国家“人多力量大”的号召,基本上是能生多少生多少,所以顾爸那一辈有五兄妹,据说还有一位顾恒从未谋面的姑姑小时候就不幸夭折,要不然就会是六兄妹。

    而到了下一辈,虽然正好赶上国家实行计划生育,可除了顾爸因为工作的缘故没有超生,顾爸的其他几位兄弟姐妹却没当回事,每家最少也有两个。

    是以,到顾恒这一辈,老老少少加起来,足有二十来口,算是应了老祖宗流传下来的那句开枝散叶,人丁兴旺的话。

    虽说是兄弟姐妹,可当大家都有了各自的家庭之后,暗中攀比也是难免的,要不然也不会有衣锦还乡,寒门无远亲等流传千古的话语。

    在这个大家族里,顾爸不一定是那个赚钱最多的,但因为有一份在政府上班的体面工作,却隐隐是几兄妹里的核心。随着顾恒考上重点大学,在市里买房安家,更是坐定了这个核心的位置。

    于是,理所当然的,顾妈的这次四十岁生日,不管是叔伯姑婶,还是舅舅姨娘,能来的都来了,济济一堂,很是热闹。

    顾妈是全程带着笑脸的,在她有限的认知里,想不出锦衣玉食是个什么样的场景,也没敢奢望过,知足常乐,能活到今天这个水平,她已经比较满足了。

    要说还有点小缺憾的话,那就是想抱下一代了,这个以前还没有纳入考虑范围的想法,在今天看到顾恒几位堂兄表姐家的孩子后,忽然就冒出了些苗头。

    正巧,顾恒的一位老表,今年已经年过25却一直单着,当姑妈唉声叹气的说起自家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时,一群家庭妇女就叽叽喳喳的讨论开了,商量着要给老表介绍对象。

    自古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种观念在农村妇女的脑海中早已根深蒂固,农村长大的孩子,25岁都还没找对象,简直是急死个人。

    在一旁凑热闹的顾妈也跟着出谋划策,而当听到某某家的女孩特别优秀时,眼中似乎有火光在闪烁,还半真半假的打趣着,要是有合适的也给她家顾恒介绍一个。

    得,这下更热闹了,作为整个家族里唯一的高材生,顾恒在所有人眼里,将来绝对是有大出息的,纷纷跟着凑趣,问顾恒想找个啥样的。

    凭空遭受无妄之灾的顾恒满头大汗,大感招架不住,于是遁去洗手间抽了支烟。

    出来的时候,一个身影也正往洗手间走来,看见顾恒后,眸光微微一亮,很是“巧合”的挡住了顾恒的去路。

    是郝建带过来的女朋友,也就二十左右的样子,五官看起来倒是不错,只是一副浓妆艳抹的打扮,加上那头蓬松的非主流发型,很是有点辣眼睛。

    “你就是顾恒吧,听说你高中时候很有名。”女孩大概是经历过不少**,晃倒过不少床榻,饶有兴致的盯着顾恒,带着点挑逗意味。

    这种眼神,顾恒和冯家伟等人去天鹅夜总会时,从那些风.尘中的女人身上看到过。

    有次被个颇有几分姿色的女人用这种眼神打量时,赵穆笑着跟他解释,说他被当成了猎物,当夜总会的女人碰上合适猎物,打算从陪酒向专职情人进阶时,就会露出这种只可意会,很难言传的眼神。

    郝建就这样的品位?

    顾恒心中摇头,懒得搭理眼前这个自我感觉太良好的女人,打算绕道。

    却不曾想,女孩不依不饶,又堵在了顾恒的身前,撩撩头发,说道:“读高中那会我就听说过你,要不,咱们交往吧,我早就想踹掉郝建了,自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

    顾恒嗤笑一声,说道:“你当他女人,不就是冲着他那几个臭钱去的吗?”

    女孩不以为耻,很自然的回答:“我们只是玩玩。”

    “那你们继续玩吧,别挡我道就行。”

    女孩欺身一步,被开发的比较成熟的胸部差点直接贴到顾恒胸口,笑道:“要是我不让呢?你应该和郝建很熟吧,我要是叫声非礼,你说他会怎么想,信你还是信我?”

    林子大了,真是什么鸟都有。

    “信谁我不知道,不过就算我现在一巴掌甩你脸上,郝建也不敢在我面前有脾气,你信不信?”

    对付这种女人,顾恒没给什么好脸,不想自己的光阴浪费在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身上,指了指不远处正走出的几个身影,说道:“喏,他们出来了,你要喊就赶紧的。”

    女孩张了张嘴,终究是没敢喊。

    另一边,喝了不少的郝建和两位小弟朝洗手间这边走来,远远的看见顾恒,打了声招呼。

    “顾恒,别走,一起进去喝两杯。”

    顾恒神情有点冷淡,说道:“你们玩吧,我还有事。”

    看着明显一副疏远态度的顾恒,郝建大概是被酒精刺激了脑袋,又或者是觉着在女人和小弟面前被拉了脸,脱口而出道:“顾恒,你就不能别这么装吗?请你喝杯酒都不给面子,你就这么瞧不上我?”

    不管是装醉,亦或者是真醉,想来这番话应该是郝建心里比较想说的,一朝得志,他膨胀的比较厉害,觉得顾恒就算不对他高看几眼,起码也该卖他这个面子。

    “面子都是挣的,要是以前的你,我自然会给面子,但现在,你还真不够格。”

    如果不是朋友,就他的那间小网吧,还真没资格让顾恒给他面子。

    只是,说出这话,顾恒心里多少也有点不好受,没想到金钱的腐蚀,竟然可以让人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发生如此大的改变。

    如果当初不带着郝建一起去弄恒创网管软件,不让他初贫乍富,而是一步步的经理生活的艰辛和赚钱的不易,或许他就不会膨胀到这个地步。

    顾恒的话不好听,其中隐隐透出的几分气势和冷意,让郝建清醒了不少,看着那个逐渐走远的背影,一时有点茫然。

    重新回到席间,叔伯姑婶,舅舅姨娘,能来的基本上都到齐了,看着大家笑着高谈阔论,顾恒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

    走到小丫头身边,看她一本正经的给顾强和几位堂哥表姐家的孩子发糖,还不时摆出小大人的模样说着“姨来帮你”,顾恒笑容愈发灿烂了几分,对于郝建的事终于释怀。

    前世他落魄时发的一条借钱考验真朋友的信息,就已经印证过,真朋友本来就很少的,唯有顾妈和小丫头这些至亲之人,才是永远都不会褪色的情感。

    顾妈的这场生日酒席,总共摆了五桌,大家难得聚在一起,吃吃喝喝,聊聊天唠唠嗑,气氛很是融洽。

    而顾恒当场送出的一份生日礼物,更是让顾妈眼角眯成了月牙,当然,嘴上却不忘数落几句:“就知道瞎花钱。”

    在众人面前喜滋滋的把那对玉手镯带到手上后,几位姑婶凑过来看了下,比较好奇价格。

    “就三千来块。”

    顾恒怕吓着大家,也怕吓着顾妈,特意省去了两个零,这可是他特意找圈里有这爱好的伙伴找专门渠道买的,品相和成色都是上上之选。

    要买自然要买上点档次的,为表心意是一回事,同时还可以当成一笔小投资。

    他可知道,像黄金和玉石这些东西,在如今的盛世年代,升值空间是相当大的,尤其是玉石,越是品相好的,升值空间越大。

    只是,那些姑婶却说不如买个金戒指或者金项链什么的,金光闪闪的东西穿戴出去,大家才知道这是富裕之家,而玉石手镯之类的,一般人谁懂。

    看顾妈也煞有介事的跟着点头,说道:“要不然把这个拿去当掉,换件金器。”

    顾恒郁闷的想吐血,真想说一句:就您手上的那对镯子,都可以换块金砖了,要知道,如今的金价可是不到100每克。

    怕顾妈真把镯子拿去当了,当宴席结束,回到家之后,顾恒跟顾妈有所保留的说了下镯子的价格。

    三十多万的一对镯子,在酒席期间,他省掉了两个零,现在有所保留,只省掉了一个零,但把基数降了点,报出一万的价。

    没敢说三十万,是怕顾妈睡不好觉,成天提防着被磕到碰到,又或者是担心被谁给顺走了,那样就有违顾恒的初衷了。

    事实却是,即便是一万的价,也让顾妈吓了一大跳,手下意识的就护住了腕上的镯子。

    回过神来后,顾妈连平时刷了N遍却仍每晚乐此不疲追剧的还珠格格也没兴趣看了,觉得有必要给顾恒灌输些她那一辈的人生观,价值观等。

    代沟一词,就这样清晰的展现在了顾恒眼前。

    为人父母的,有时候也好为人师,总想把自己的人生经验传授给后一辈,认为这是对子女好,可以让子女尽快成熟起来,少走很多弯路。

    不能否认,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传授的人生经验当中也确实有一些发人深思,但因为局限于农村,也有不少是明显与时代脱节的产物,可父母却总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满心的认为这些都是对的,忽略了时代在变,忽略了自己的世界观已经不太适合新时代的年轻人。

    这时候,要是碰上些性子偶比较执拗的父母和孩子,就难免会激化矛盾,甚至是让孩子产生逆反心理。

    顾恒也只能感慨,幸亏顾妈碰上自己这样的好儿子,会配合你演出,还摆出一副若有所思,受教颇多的模样,要换成脾气稍微暴躁一点的,或许就该怪您啰嗦了,买礼物孝敬您那是心意,绝对不想换来一通思想教育工作的。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