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顾妈的四十岁生日,是在村里度过的,亲戚朋友都没有请,就当个平常的生日给过了。一来是嫌操办起来太麻烦,二来是提不起那个兴趣。

    因为当时一直被家里寄予厚望的顾恒只上了一个民办的二本院校,这一打击让顾爸顾妈好长时间都没回过神来,即便是从没在顾恒面前表露过,心底却有几分觉着羞于见人的感觉。

    但现在,一切都已有所不同,而不同的结果,往往也会导致的不同的做事方法。

    大抵是儿子出息了,日子也越过越好了,又或者是觉着顾妈为家里操持了二十几年,劳苦功高,顾爸在前几天就拍了板,打算叫上些亲戚和几个走的比较近的朋友,摆上几桌热闹一下。

    碰到这种大事,顾妈一般是不发言的,全听从当家的安排,顾恒自然也不会发表什么看法,还是那句话,只要爸妈觉着好,干什么都举双手支持。

    只有在提议是在家里操办,还是去酒店办的时候,发生了点小分歧。

    顾爸是觉着总共才准备个两三桌,买菜回来在家里弄就好,既卫生,也划算,料也足。

    顾恒和顾妈则是决定去酒店办,这过个生日还要自己操办,不得忙前忙后累的够呛?去酒店虽然分量少了点,但也是拿得出手的,实在不行,多添两个菜就是了,不差那两个钱。

    不差钱是顾妈说出的强势宣言,这日子过的不一样了,心态也稍稍有所不同,不像以前那般精打细算着用钱了。

    对于这一改变,顾恒是乐见其成的,他不怕爸妈花钱,就怕他们还和以前一样,有点钱也扣扣巴巴着用,不舍得投资在改善生活质量上。

    于是,最终结果,顾恒和顾妈二比一,以绝对优势胜出,定在酒店办。

    但还有个在此事上没投票权的小家伙在全程听完后,却是欲言又止,眼巴巴的瞅着顾恒,都快急哭了。

    原因无他,明天不是周末,这丫头还要去上课,既舍不得果果,还舍不得那些好吃的。

    这个平素在家无法无天的丫头,自打正式上一年级后,终于是被顾爸给强势镇压住了。

    这是一部一部的血泪史所积累出来的经验教训,在刚上小学一年级那会,她还以为可以跟上幼儿园那会一样闹着玩,今天肚子疼嚷着不去了,隔几天感冒撒个娇也不去了……

    哪成想,这些招数现在通通都不管用了,也终于知道,在上课这件事上,即便是憋金豆子耍无赖也是过不了顾爸那关的。

    幸运的是,今天她的保护伞有回来,还能向自家果果求助。

    顾爸没发话,顾妈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顾恒受不了那小眼神,摇头一笑,捏了捏她脸蛋,说道:“行啦,别装可怜了,明天就请两节课的假,上完第三节课我来接你,吃完饭再把你给送回去。”

    果然还是果果最好!

    小丫头心里美滋滋的想着,喜笑颜开的坐到顾恒身边,眼睛却还在滴溜溜的转着,想着是不是可以争取更多一点。

    顾爸没有驳回顾恒的话,却是难得的发了句牢骚,说道:“你就惯着她吧,将来要是考不上大学,连个好工作都找不到。”

    顾恒笑了笑,也不和顾爸去讲什么大道理,只是顺着话题接道:“考不上大学也没关系,正好可以陪在你们身边,要是辛苦拉扯大,将来出去工作了却嫁的远远的,那还不白养了。”

    顾爸沉默,顾妈轻轻点头,显然对这观点比较赞同。

    小丫头没想那么远,却也听懂了一部分,瞪着大眼说道:“果果,那我不考大学了,也不读书了好不好,我哪也不去,就天天帮妈妈看店。”

    欢声笑语中,一天悄然度过。

    ………

    翌日,当顾恒去学校里把小丫头接过来,走进涟水大酒店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比较意外的身影。

    郝建,高中时代的室友,顾恒在涟水市高中圈子里奉为顾哥时,一直以其马首是瞻的“小弟”。

    今时不同往日,郝建去年暑假跟着顾恒卖网管软件发了点小财,又用赚回来的钱和王凯合伙开了间网吧,经过一年时间的不断拓展,现在可是银行资产突破十万的富翁了。

    瞧那架势,身边搂着女人,身后还跟着留着长发的小弟,俨然一副带头大哥的模样。

    看到这一幕,顾恒下意识皱了皱眉。

    这年头,男人有钱就变坏不能说是一句真理,却也有几分根据,尤其是对于那些初贫乍富,却没有足够的眼界和知识去合理规划其财富的人,印证这句话的可能性更高,只想着当初没钱的时候混得何等窝囊,有钱了就要活的潇洒风光,身边要有女人陪着,身后要有小弟跟着。

    对于这种自诩风光得意的潇洒,顾恒不想去评价,却有点意外。

    当初带郝建和王凯致富,是出于朋友关系,想着让身边人过的更好一些,却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好”法,这与他的本意是有点偏差的。

    而在郝建和王凯两人之间,如果说有人在发财之后会有较大改变的话,顾恒认为王凯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为从最初认识开始,王凯就是个一心要跟着顾哥横扫涟水所有高中的非主流,有点走向古惑仔的倾向。

    而同寝几年的郝建,在他看来,本质上只是个沉迷于网络,想跟着他出点风头的问题少年而已。

    结果证明,他错了。

    这一年时间里,他时不时的还能在逢年过节时收到王凯的一条问候短信,或者是扣扣上的留言,可郝建却鲜少有过联系,慢慢的就疏远了开来,再见面时,却是这幅领着小弟出行的模样。

    “顾…,顾恒,这么巧,你也来酒店啊。”

    郝建显然也看到了顾恒,打招呼时,刚到嘴边的“顾哥”临时改口,选择以名字相称。如今他也是被称为哥的人,当着小弟的面叫别人哥,似乎有点掉价,毕竟是今非昔比了。

    至于被顾恒领上致富之路的感激,多少也还有点,却并不多,毕竟那可都是他辛苦赚来的钱,拿的也是应得的一部分,他至今还记得当初卖网管软件时在外地被人揍的情形,哪像顾恒,轻轻松松在家就拿了最大头的部分。

    一样米养百样人,顾恒没法去评说,都是成年人,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力,他也不想去指责什么。

    无非就是志同则道合,道不同则不相为谋。

    顾恒脸上云淡风轻,点头说道:“是啊。”

    “正巧,我女朋友今天过生日,在里面给她摆了一桌,待会过来一起喝杯酒。”

    这一年过的还算不错的郝建已经略微有了点福相,人一胖,就有点怕热,他擦了把下巴的汗,T恤下的那条金项链有点显眼,同时另一只手还紧了紧身边那个有点颜,却留着一个蓬松爆炸头的年轻女孩。

    “恩,待会有空过来。”

    顾恒淡然一笑,心里却无声叹息一声,拉着小丫头走进了酒店。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