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恒的性格就是这样,不想得罪你的话,那我就保持沉默。

    既然得罪了,那也别顾忌太多,干脆就彻底把你干趴下,最后再把你的脸给摁到地上来回蹭两遍。

    对宋意,他的态度明显偏向后者。

    没见到宋意本人的话,起码是眼不见心不烦,可如今既然碰巧遇见了真人,还要让他装作若无其事,看着对方那副伪善的面孔在眼前晃悠,他自问做不到。

    人这一辈子,辛苦赚钱,朝着社会这座金字塔的最顶尖攀爬,为的是什么?

    金钱,女人,地位,荣誉!

    这些都算是奋斗目标,但归根结底,却是为了活的舒坦,活的不委屈,求一个念头通达而已。

    别人有钱有地位,开的是豪车,住的是别墅,美女环绕,经常登台上报。而你没钱,只能挤公交,掏空爸妈的积蓄也只能按揭买房,连个女朋友都找不到,被人看不起,心里头难免就会觉得憋屈,甚至是怨天尤人。

    可说到底,所谓的金钱,名誉和地位,大都是给外人看的,为的是证明你在社会的价值和地位,被人尊重和认可,而最终得到的,还是心里头的一个舒坦和通透。

    同样,顾恒重生以来,蝇营狗苟的钻营,苦心经营自己的事业,好不容易有了今时今日的一点成就,要是还事事憋着,那也太过无趣。

    既然见着不爽,那就当面开怼,你可以做初一,那就别怪自己做十五。

    对于宋意,顾恒是完全没留半点情面的,赤果果的把他的那点破事给暴露了出来。

    至于后果,他自问还承担的起。

    就在宋意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时候,谢芳终于到了,远远的就开始打招呼:“顾恒,万涛明,你们都来了啊,赶紧跟我进去吧。”

    迈着轻盈的步伐而来,谢芳随后也发现了旁边的宋意,说道:“宋主席,你也在啊。”

    她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只是眼角的余光,却不由自主的瞥向顾恒。

    事实上,在一分钟前,她就已经到了体育场的出口处,只是当时看见顾恒和万涛明两人似乎和宋意发生了点不愉快,才没有及时出来。

    一方是她在学生会的领导,另一方是她男朋友的室友,见到双方闹出不愉快,她一开始有点不知道如何做。

    出来劝和?

    都不清楚事情缘由,如何劝?搞不好到最后弄得里外不是人。

    装作没看见,等双方分开之后再现身?

    这倒是可行,或者说,在以前是可行的。

    可自打那晚顾恒请客吃饭后,这种置身事外的做法也有点行不通了,不对,应该是不想游离于顾恒的那个圈子之外。

    在她想来,顾恒这种人物,年纪轻轻就干出偌大的事业,绝对是人精一样的,她要是碰巧等宋意走之后再出现,顾恒绝对能猜得出她的想法。

    而两不相帮的做法,往往也是不讨人喜的,尤其是在她和顾恒之间,还有着刘华这一层关系。

    她作为顾恒室友的女朋友,按理来说也算是418寝室的家属成员,碰到需要有个立场的时候,她却不想有立场,多少会遭人诟病。

    诚然,顾恒可能不会当面说什么,事后也不会表达什么,可在心里,多少会认为她太精明,也太世故,不值得深交。

    谢芳担心的,正是这点。

    她可知道,顾恒向来是很讲义气的,就连对袁峰都做到了仁至义尽,而刘华还经常帮顾恒上课达到,更是有着一起打过架的交情,要是今后刘华碰着点难事,顾恒能不帮忙?

    可要是因为她这次的表现,就让顾恒对她颇有微词,甚至是连带着和刘华都疏远起来,无疑是不划算的。

    因此,这个态还是要表。

    站出来先和顾恒两人打招呼,就等于表明了亲疏关系,而没有选择在宋意离开之后再现身,则是暗中表明要真发生冲突的话,她的立场是站在418寝室这边的。

    宋意正被顾恒的一通话给说的颜面无存,正找不着地方撒火,见到谢芳出来,当即问道:“谢芳,你打算带他们进去?”

    谢芳很镇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恩,他们两是我男朋友的室友。”

    “你这是滥用职权,你当学生会是你家开的,想放谁进去就放谁进去?”

    如此大失水准的话,放在往常,宋意是绝对说不出口的,可被顾恒挤兑的颜面扫地,他还没法立刻找回场子,已经顾不得保持所谓的风度和形象了,逮着谁就咬。

    “你……”

    谢芳万万没想到,平时看起来挺随和的宋意竟然会说出这种毫不留情面的话出来,有心拿宋意身边的凌舒出来反驳,最终张了张嘴,选择沉默。

    委屈时肯定的,要换成心理素质差一点的女生,估计当场得红眼,毕竟还只是个学生而已。

    顾恒见谢芳被这话给气的不轻,不想让她为难,摇头安慰道:“算了,你先进去吧,我和老万估计是不能给你和刘华捧场了,学生会是人家宋主席开的,他都说了不让人进,那我们自然是进不去了。”

    顾恒和万涛明已经没打算参观这场新生演出,另一边,凌舒却是已经扭头就走。

    宋意急忙喊道:“凌舒,你等等,听我解释,他们刚才是在故意污蔑我。”

    凌舒头也不回的说道:“用不着跟我解释什么,我不想进走,纯粹是不想丢这个人。”

    和他进去觉得丢人,这话对宋意的杀伤力相当大,整个人愣在当场,眼中的冷意有如刀剑。

    哟,这小眼神,吓唬谁呢?

    顾恒嗤笑了一声,拍拍万涛明肩膀,说道:“老万,咱们也走吧,演出是看不成了,哥们只好放点血,请你出去吃个夜宵。”

    万涛明咧嘴一笑,说道:“那敢情好,要是能来点小酒,那就更尽兴了。”

    “那还是算了,你一喝酒,最后还得我遭罪,要把你给扛回寝室。”

    “我去,小看爷们的酒量是不,今天非把你干趴下不可。”

    两人直接无视了宋意,笑闹着往外边走去,路上还碰见了没走多远的凌舒,于是就成了三人行。

    刚下楼梯,正打算和凌舒分手告别的时候,冷不丁听到身边传来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

    “小顾,你也是来看新生晚会的吗,那正好,咱们一起进场,我还有点事想和你说呢。”

    “老顾,这谁啊?”

    万涛明觉着朝两人走来的为首中年男子似乎有点眼熟,可一时又想不起来,挤了挤顾恒,在他身边低声耳语。

    “旷书记,这么巧,在这碰上您真是太好了,我和室友刚才正打算溜进去看下演出呢,结果咱们学校的学生会同志太敬业,愣是不给放行,只好灰溜溜的跑了出来。”

    一声尊称,再加上顾恒适当的表示需要依仗您旷书记的身份进去看个演出,让旷国强脸上的笑容更亲切了几分。

    我在学校外面或许还有点小成就,但在学校里,您旷书记才是可以一言九鼎的领导,可以把我管的死死的。

    这是顾恒给旷国强透露的言外之意,也表明了他身为湘大学子的立场,让旷国强比较受用。

    瞧,已经开公司,身家千万的人物都是我学生,还处处敬我几分,不仅说出去脸上有光,心里头也敞亮。

    “多大点事,你们就和我们一起进去吧。”

    旷国强笑眯眯说出的一句话,万涛明以为彻底泡汤的观看晚-会计划,又峰回路转,而且是板上钉钉。

    学院书记的一句话,怎么都顶的上十七八个宋意吧!

    但顾恒的一声“旷书记”,万涛明听在耳里,内心是懵逼的。

    我去,我说咋瞅着这人这么眼熟呢,原来是咱们计算机学院的书记,还有他旁边那个,好像是系主任来着,就连咱们班的辅导员陈泰也在,不过却是走在最后边。

    看着这阵仗,万涛明心底在呐喊:老顾竟然都和旷书记打上交道了,这是啥本事,通天的本事啊。以后在计算机学院这一亩三分地岂不是可以横着走了?想逃课就逃课,想挂科都难,想追妹子……,额,这个还是算了,计算机系无美女,说这话会被老顾给扒皮抽筋的。

    当然,要是他知道顾恒原本是可以当嘉宾出席,却推辞了的话,估计就不会这么想了,只会无力的感慨一句:老顾你咋不直接插上个翅膀,飞上蓝天,和太阳肩并肩呢。

    同样,走在旷国强身后的几名学员老师和辅导员,也开始认真打量起顾恒,记住了这一号让学院书记主动打招呼的学生。

    而当看到顾恒几人和旷书记等一行人,大摇大摆走进体育馆的时候,宋意刚被达成残血的状态彻底清零,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