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开玩笑,那言外之意也就是说,宋意在他顾恒眼中,彻头彻尾就是一伪君子的形象。

    只要不是脑袋被门挤过,都能听出这一层意思,就连万涛明这等吃瓜群众都听出了其中的讽刺意味。

    不过,不明真相的他和凌舒一样,都有点弄不明白,顾恒怎么就看宋意不爽了,莫非两人之前有什么过节,犯得着一见面就直接开干?

    实在是有点想不通!

    如果仅仅只是因为宋意追求过许婷婷的缘故,以顾恒的性格,应该不至于啊,如今许婷婷都已经飞国外去了,顾恒不像是会吃这种干醋的人啊。

    想不通没关系,但起了争执,立场还是得表明一下的。

    凌舒是个比较理智的人,选择了冷眼旁观。

    说到底,不管是顾恒还是宋意,她和两人的一点交情,都是建立在许婷婷这个前提之上的,本质上,她对两人都没什么深入的理解,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立场问题。

    万涛明则悄然往前走了一步,站到顾恒身后,大有一言不合就直接开干的模样。

    倒不是帮亲不帮理,而是他对顾恒熟悉,也信得过对方的为人。

    学生会副主席就了不起,长得斯斯文文就不会干恶心事了?咱家老顾还是公司老总呢,要不是事出有因,会有这闲工夫来踩你宋意这号人?

    “你叫顾恒是吧,咱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事到如今,宋意依旧还想维持着自己的形象,尽管心里已经怒火翻滚,表面的功夫依旧做的很足。

    他可是堂堂学生会副主席,在湘大上万学子中,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没必要为了一个顾恒而在凌舒面前有损自己的风度和形象。

    至于事后嘛,他有的是办法找回场子,能够笑到最后的人才算赢。

    无疑,在他眼里,顾恒就是一个可以随意搓扁捏圆的角色,压根都入不了他的眼界,亲自动手都是有失身份。

    同样,在顾恒眼里,宋意也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而已。

    对于这种人前斯文,人后却耍手段捅刀子的人,要是没碰到真人,他都懒得花心思去反击。

    反正任对方如何折腾,也不可能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就当是看一个小丑自娱自乐的演一出戏罢了。

    可既然当面撞见了,顾恒倒也不介意顺手敲打一下。

    你不是想维持身为学生会副主席的斯文儒雅形象吗,那我就直接撕掉你的伪装,看你还能装到几时。

    顾恒轻笑着看向宋意,不紧不慢的说出了一个名字:“赵刚这个人,宋主席你应该不陌生吧?”

    “赵刚?老顾,你说的该不会是咱们班的那个长舌妇吧!”

    万涛明口中的长舌妇,正是他给赵刚编排出来的外号。

    对于那个喜欢背后说是非的人,万涛明是相当看不惯的,也是班里少数几个会明着怼赵刚的人,这一来二去的,两人梁子也早就结下了。

    是以,当顾恒说出赵刚这个名字时,他的反应比较激烈。

    同样,宋意的表现也没好到哪儿去,那张从容自若的面孔悄然沉了下来。

    他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赵刚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窝囊废,把他的信息给无意泄露出去了。

    是的,无意,也只能是无意泄露的。

    宋意不认为,赵刚有这个胆子把他给卖了,除非对方是不想在学生会继续混下去。

    一下子,他有点急眼了!

    顾恒既然说出了赵刚这个名字,显然也是知道了赵刚的一切都是他在背后撑腰,这要是当面把事情给说出来,就算不能对他造成实质性伤害,可脸上无光啊?

    他是谁,堂堂学生会副主席,脸面可要紧的很。

    当即,他给了顾恒一个眼神,相当顾恒体会个中精神,明白有些话是不可以随便乱说的。

    而在顾恒看来,这个眼神就是一个死鱼眼,不紧不慢的说道:“那你可能不知道咱们赵班长的另外一层身份,人家可是学生会的精英骨干,还深受宋副主席的青睐。我当时听到这消息时,差点被吓到了,因为咱们赵班长说了,宋副主席打算整我,还亲自点名,要让我毕不了业。

    你想想,宋副主席多大的官,要整一个普通学生,那还不是手到擒来。我这几天那个忧心啊,就差没直接背书包回家了。”

    “咯噔”一下,宋意脸色沉了下来,这小子竟然如此不识好歹。

    明白事情缘由之后,万涛明内心是相当错愕和愤怒的。

    他不像顾恒,可以把一纸毕业证看的很轻,也更能够够明白,毕不了业对于一个普通学生而言,是多么沉重的打击和伤害。

    如果说断人财路,有如杀人父母的话,那断人前程,其性质也差不到哪儿去。

    换成他那暴脾气,要知道有人想断他前程,早就暴走了,不抹黑堵宋意一次,给他脑袋开个瓢啥的,他就白瞎了长的这大高个,也对不起东北爷们这几个字。

    对比之下,他对顾恒只能表示佩服。

    不愧是当老总的,眼界就是不一样,碰上这种糟心的事情,之前一直都没吭过声,就跟个没事人一样,要不是今儿个正巧碰上宋意的话,说不定人家都懒得去搭理。

    啥叫干大事的人,这就是了,或许在老顾眼中,这种足以让自己暴走的事,对他来说,就是那啥来着,疥癣之疾,对,就这词,可能压根就没怎么放在心上。

    万涛明对宋意不爽归不爽,可看着顾恒还有心情开玩笑,他也不好喧宾夺主的对宋意进行声讨,阴阳怪气的说道:“老顾,我觉着你应该感到庆幸,庆幸宋副主席还只是学生会的主席,要是哪天走狗屎运当了国家干部,估计你都够枪毙好几回了。”

    当着凌舒的面,被拆穿那点见不得光的事,再加上万涛明和顾恒两人的讽刺,宋意已是怒火中烧。

    怨赵刚那窝囊废的办事不力,也恨顾恒和万涛明两人的不识抬举,让他在凌舒面前丢这个脸。

    宋意冷的脸哼道:“顾恒,你说这话,可是得负责任的,要知道,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装不了斯文,就开始色厉内荏的威胁,对于这种套路,连万涛明都吓唬不到,更不用说顾恒了。

    万涛明大概是命里就和这种两面三刀的人犯冲,见到不怼两句就浑身不舒坦,笑道:“呦,老顾,你说宋主席这模样,算是恼羞成怒了吗?真不容易,看他刚才那样子,我还以为他是个谦谦君子,不会轻易发火的人的呢。果然,你形容的很对,宋主席和笑傲江湖中岳掌门的气质,简直就是如出一辙。”

    宋意板着脸,低沉的咆哮声出口:“够了,姓顾的,你老实说吧,到底想怎样,我都接着。”

    装啊,接着装啊,如果宋意还能装的下去,那顾恒还真得高看他两眼,可如今这副被踩了尾巴的模样,实在是太跌份。

    顾恒撇了撇嘴,说道:“这话不是应该由我对你说吗?不过既然宋主席你都发话了,那我也表个态吧,我拆穿你呢,只是纯粹碰巧赶上了,又看你那副伪善的嘴脸不爽而已。至于今后你打算怎么做,那都是你的权力,我都接着,只请你不要耍这些上不来台面的阴招了,实在是太幼稚,也太恶心人。

    你该庆幸,要是换我当年那暴脾气,碰上你这种人。我早用拖鞋呼你丫脸上了。”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