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恒的突然闯入,让赵刚和陈泰都有点措手不及。

    一时间,两人的表情都有点错愕。

    赵刚目光有点躲闪,不敢和顾恒对视,显得有点心虚。

    因为顾恒平时在班里呆的时间很少,所以在赵刚脑海中,对顾恒的第一印象就是凶悍,脾气暴。

    得出这一结论,是顾恒入学时的打人事件所造成的。

    试问一个刚入学的大学生,要不是那种一点就炸的火爆性子,怎么可能会如此鲁莽的在军训期间动手,不怕被处分甚至是被开除?

    这样的人,估计在高中时候就是那种不好惹的刺头。

    不好惹!

    这是赵刚给顾恒下的最终定义。

    事实上,若不是事出有因,有着足够让他心动的理由,他压根就不想和顾恒这种人牵扯上太多关系的。

    他也怕落得个和军训时那几个体校生的同样下场,被揍!

    如今正好被顾恒堵个正着,他立刻就慌了神,已经准备好的一大堆措辞,不知该如何继续。

    他偷撇了眼顾恒,想要证实一下,顾恒刚才有没有在门外听到他所说的那些话。

    结果,他看到的,是顾恒嘴角的不屑表情。

    确实,对赵刚这种背后耍手段很有一套,当面却立刻萎了的人,顾恒实在是没多少踩他的兴致。

    说的不好听点,即使这种人去蹦哒的再欢,终究是上不来台面的小丑,有这个时间和他去较劲,不如去干点更有意义的事。

    见陈泰还在愣神,顾恒又喊了一声:“陈老师,你找我?”

    “哦,是的,来来,这边座!”

    陈泰反应过来之后,顿时满脸笑容的起身,还亲自给顾恒倒了杯水。

    转身的瞬间,他的目光陡然变得有些不善,瞪了眼赵刚。

    他暗道好险,幸亏刚才赵刚打小报告时,他没有因为等的不耐烦而说顾恒什么坏话。

    陈泰不傻,知道以顾恒今时今日的身份和地位,绝对会成为学院里一批领导暗中重点关注的对象。

    这种重视,绝不是一个赵刚自以为是的一些小黑点可以改变的。

    说句泛酸的话,就算是他这个辅导员,在学院领导中心目中的地位,也远赶不上一个顾恒。

    在如今互联网行业前景尚未明朗的2002年,计算机行业远没有今后吃香,更没有达到2016年可以和金融等经久不衰的热门行业相媲美的程度。

    这样一个不算是热门的专业,要想提高其影响和社会地位,需要一个个开创者的勇于前进,去带动整个行业的发展和进步。

    就像前世,只有当阿里巴巴、腾训和百渡等一批互联网企业相继崛起,才让计算机这个在国内出现没多久的专业,一跃成为国内大学里最热门的一个专业。

    同样,在眼下的2002年,范围缩小到湘大这所985高校里,别的一些热门专业都不缺乏毕业后在社会上颇有成就的成功人士,唯独计算机这样的新兴专业,却还缺乏一些亮眼的成绩来证明自己。

    地位不高,同样也代表着话语权不多。

    如今,计算机学院好不容易出现一个顾恒这样的人物,在一些院领导的眼中,无疑就是属于那些可以用来印证本行业前景可观的人,是可以拿来作为典型宣传的学生,是可以让计算机学院在湘大众多专业里提升地位与影响的关键。

    陈泰或许没想的如此深远,可大概的一个道理还是懂的。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完全不懂这些,平白无故的得罪了一位年轻有为的千万富翁,也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因此,哪怕是同样对于顾恒不是很爽,他也不会傻的去直接开罪。

    当看到陈泰亲自将水杯递到顾恒身前的桌子上,旁边的赵刚完全看不懂了。

    这是什么情况?

    自己带着果篮过来,得到的回应是不冷不淡,连句简单的“请坐”都没捞着,更不用说茶水伺候了。

    事实上,就在刚才,他还很有眼力见的主动给陈泰身前空着的茶杯里续了一次水。

    换来的,只是一个比较敷衍的眼神致谢。

    与顾恒让陈泰亲自倒水的这一待遇相对比,他只感觉受到了成吨的伤害。

    “陈老师,既然你有事,那我就先走了,明天再来找你!”

    事到如今,即便是傻子,也能看了不对劲,一个能让老师主动倒水,甚至是带着点谄媚态度的学生,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招惹的起的。

    于是,赵刚打算明哲保身,暂时先战略性撤退。

    他觉着,自己多半是被别人给当枪使了。

    “班长,怎么就走了,多坐会啊,我刚才在门外听到你和陈老师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谈,要是特别急的话,干脆谈完再走嘛。”

    顾恒淡淡出声,让赵刚脸上的表情愈发不自然起来。

    诚然,顾恒觉着没必要浪费时间和赵刚这种人去较劲,可适当的敲打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有道是阎王好惹,小鬼难缠,要是对方铁了心要在背后耍点小手,顾恒虽然不怵,却也觉得恶心。

    是以,他干脆就直接点明,表明自己刚才有听到他说的话,让他以后别再耍小聪明。

    赵刚看着顾恒那略带有几分警告意味的眼神,下意识擦了下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珠,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道:“额,那个,我刚才已经和陈老师谈的差不多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晚点没关系的。”

    “那行,你的事就这样吧,先回去吧。”

    陈泰最终定下了基调,赵刚闻言,顿时如蒙大赦,赶紧转身出门。

    赵刚走后,轮到陈泰尴尬了。

    一时间,他竟然不知该说点什么来暖场。

    此刻坐在眼前的,可不是班里的其他学生,姿态放的太高,或者放的太低,都不是太好。

    “顾恒啊,最近学习和生活上,还比较适应吧!”

    酝酿了半天,终于憋出这样一句话,让刚喝下一口水的顾恒差点呛着。

    这是几个意思?老师对学生表示关怀和亲切慰问?

    “额,还好!”

    顾恒点点头,尴尬癌险些发作。

    好在,陈泰作为一名辅导员,说话和察言观色是必修的功课,在开始的些许不适应过后,很快找准了自己的位置,谈起了正事。

    所谓的正事,无非就是旷书记交代下来的几件事。

    第一,再次确认一下,湘潇晨报上所报道的顾恒,是不是就是眼前的顾恒。

    虽说已经对方确认,但这种涨脸的事,还是找当事人最终确认一下为好,万一要是弄错了,涨脸的事就会遭来打脸了。

    第二件事:则是对顾恒这种用实际行动验证一身所学的优秀学生,要多加关心,要让他把学校和老师,当成家庭和亲人一样温暖亲切,让他今日以身为湘大学子而骄傲,来日湘大计算机学院才好以他为榜样树立招牌。

    第三:传达一下信息,让顾恒抽个时间和旷书记见上一面。

    听陈泰说完这些,顾恒已经懂了套路,没有遮遮掩掩,也没有太多的谦虚和客套,都答应了下来。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哪怕是在湘大这所学校里,同样也免不了一些人情世故。

    社会从来都是最现实的地方,你混的好了,自然有人会捧着,惦记着,这很正常。

    顾恒想着,既然连学院领导都已经得到了消息,再藏着掖着也没必要,倒不如大大方方承认。

    离开陈泰办公室,顾恒径直往宿舍方向走去。

    没走出多远,顾恒被人给叫住了,寻声看去,却是一个让顾恒有点意外的身影。

    赵刚,他竟然没走远!

    从他抽烟的动作,以及手上那包看上去满满当当的软白沙,顾恒猜测,他是刚买的烟,并且还是个新手。四五块钱一包的软白沙,对于这年头的学生来说,绝对可以归为好烟的档次,可以那得出手的那种。

    “来一根吧!”

    赵刚抠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从软盒子里倒出一根烟来,正想直接把口子撕大一点,却被顾恒拒绝了。

    “我不抽烟的,找我有事吗?”

    抽烟有时候就像喝酒,碰到合适的人,再差的烟,再便宜的酒,也能品出味道来,否则,就算是上档次的烟酒,也没那个性质。

    归根结底,情谊不到,赵刚还不值得顾恒接他一根烟。

    “刚才,你和陈泰在办公司里说的那些,我都听到了。”

    赵刚很生疏的吸了一口烟,并没有如老烟民那样由喉入肺,再缓缓吐出。

    自然,这样是抽不出什么烟味的,他只是想借此掩盖下自己的紧张。

    他没法不紧张。

    刚才离开陈泰办公司,下到二楼之后,他就冷静了不少,脑中很多疑惑浮上心头。

    比如说,顾恒到底是什么来头,会让身为辅导员的陈泰都放下脸皮,主动端茶倒水。

    还有,那个让他想办法给顾恒找点不痛快的人,和顾恒到底结下了什么梁子。

    这些疑惑不解开,他始终有点不安心。

    终日想着要算计别人的人,自然也会担心别人会算计自己,赵刚担心顾恒会找他麻烦。

    毕竟,一个貌似有点能量,本身性格还比较冲动的人,因为反感他打小报告,给他点教训的概率很高。

    于是,怀着某种好奇心理,他折返回了办公室,偷听了一回墙角。

    这一听,不得了,小心肝差点没吓出来,听说抽烟有诸多奇效,赶紧去买了包烟压压惊。

    只是,效果不如人意,这惊貌似很难压下来啊。

    偷听之前,他是有点担心顾恒会报复他,听完之后,他是很害怕。

    他长这么大,都没一次性见过上十万的大钱,上千万又该有多少,又该是个什么样的概念?

    听说在一些地方,出几万块钱就能买一条命,几千块就能买一条腿……

    完全陷入被迫害妄想症的赵刚不敢继续想下去了,也是真的害怕了,犹豫再三,决定找顾恒谈一下。

    可是,顾恒明显没什么兴趣和他谈,即便是当他说出偷听到自己和陈泰的谈话,也仅仅只是皱下眉,说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见顾恒板着脸转身要走,赵刚眼神一缩,被迫害妄想症已到晚期,认为这就是谈崩了,觉的顾恒十有八九会找人对付他。

    不得不说,三观不正的人,不止会把人性想的很恶劣,还总以为自己是个很重要的角色,总有刁民想害朕。

    “别走!”

    赵刚慌了,急忙喊道:“你就不想知道,是谁要我给你下点绊子吗?”

    顾恒脚步一顿,看向赵刚,笑道:“那你倒是说说看,听你这意思,你还只是个马前卒喏。”

    的确挺好笑的,就为了给他打上一个经常旷课的名,还拐弯抹角让赵刚出面,有这必要吗?

    不过,他也有点好奇,平时都很少在学校里呆,又怎么得罪谁了?

    “宋意,学生会的副主席,我也不知道他和你有什么过节,竟然千方百计的想要让你退学。”

    赵刚很没立场的全部交代了,只是说出来的这个名,却让顾恒很是陌生,压根没听过这号人啊!

    等等,赵刚刚才说什么来着?让我退学?

    旷个课就足够退学了?

    当然不够,不过要是这人本身身上就背有处分,又是在学校整顿风纪时顶风作案,再加上学生会副主席的稍稍运作,退学的几率很大。

    听赵刚解释清楚个中缘由,顾恒有点不淡定了。

    特么的,那姓宋的谁啊,真有够阴险的。

    退学,这对顾恒来说或许不觉得有多严重,可对象要是换成一个普通在校大学生,退学绝对算是最严重的打击方式之一。

    这年头的大学生,那可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对于普通家庭而言,一个大学生的身份,不仅仅是光宗耀祖的事,更实际的,它还寄托着整个家庭的希望。

    大学生,在农村人看来,就代表了工作,代表了城里人的身份,代表着可以借此改变全家命运,以及子孙后代的命运。

    而让学生中途退学,就等于彻底毁了一个学生十年寒窗苦读的功夫,毁了一个人甚至是整个家庭的希望。

    这真不是夸大其词,在前世那会,顾恒就听说过,一些大学生,因为没拿到毕业证,选择了轻生。

    这其中固然有心理素质差的原因,但也不能忽视普通学生对于那几个本本的重视程度。

    毁人前程,心真狠,真黑啊!

    宋意!

    经赵刚提醒,顾恒算是记住这号人了。

    而很快,他也知道了自己怎么就和对方结下了梁子。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