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泰终究是还是找到了顾恒。

    在既没有联系方式,又没有在课堂上找到顾恒身影之后,他能想的办法只有一个人,就是通过别人联系顾恒。

    于是,万涛明一个电话打给了顾恒。

    “顾老板,你这日理万机的,又是在哪发财呢?”

    曾经被万涛明和刘华拿来开过玩笑的称呼,又一次从万涛明嘴里喊了出来。

    唯一有所不同的是,以前他这么喊时,只是纯粹的开个玩笑,就跟喊个外号一样。

    但现在,这声顾老板,却透着几分不自然。

    英雄难过美人关,这个豪爽仗义的东北爷们,架不住女朋友的耳边风,想试着巴结下顾恒,可与生俱来的天性,又让他做不出来这事。

    于是,本来想暗捧一下顾恒,可话说出口之后,却给人一种在开玩笑的感觉。

    远在公司的顾恒刚看完乔西交上来的报告,心情比较不错,也没有深想,笑着骂咧道:“老万,你这是纯心寒碜我不是!”

    “没,真没有!”

    万涛明差点就当了真,想要解释,却发现怎么说都不合适。

    本来好好的室友关系,却要以一种仰视的姿态去逢迎拍马,怎么想都觉着特别扭。

    从心理上,他压根就过不了自己那关。

    一声叹息之后,他在心里对女友说了声抱歉之后,开始说正事。

    辅导员李泰有请?

    顾恒问什么事,万涛明回道:“我也不清楚,不过看他那样子,好像挺急的。”

    得,辅导员有请,于情于理,顾恒是需要一趟才行的。

    要是连这点面子都不给,万一今后辅导员给他小鞋穿怎么办?

    他经常旷课的事或许能糊弄住一些任课老师,却瞒不住陈泰这位对班里所有面孔都熟悉,还不定时查岗的辅导员。

    也就是说,他有小辫子被对方抓在手上啊!

    苦笑着摇摇头,顾恒看了下时间,说道:“他有没有说,让我什么时候过去?现在都快五点钟了,赶到学校的话,他怕是已经下班了。”

    “他说了,今天还有点事要处理,可能会晚点下班。”

    陈泰说的有点事要处理,不是别的事,就是旷书记交代下来的事。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要到顾恒的电话直说,他的想法倒是和旷国强一致,好歹也是一辅导员,火急火燎的去跟学生要另一个学生的电话号码,不好听,更不好看。

    很机智的他,就让万涛明打了个电话,还特淡然的说自己会晚点下班,只要不是太晚,顾恒赶到学校来都可以找他。

    这个不是太晚的时间,陈泰给自己定的期限是六点半。

    下午五点三十分,办公室其他同事相继下班了,陈泰适时拿出来几份文件夹,开始“认真”的看起来。

    “小陈,还不下班?”

    传来的这个颇好听的声音,身份和他一样,也是带计算机系的辅导员。

    而不同的是,这是一位颇有几分味道的熟女,很受所带班级学生们的喜爱。

    刚走入工作岗位没多久的陈泰,心理年纪并没有比学生大上多少,对这种浑身上下透着成熟风情的女人比较钟爱。

    虽说对方已是人妻,还是人母,但这并不妨碍他在枯燥的工作之余,用眼角的余光欣赏一下对方的成熟身段。

    在计算机学院,不仅仅是学生清苦,老师们也清苦啊。

    物以稀为贵,理所当然的,这样一位水准之上的女老师,在计算机学院众多学生和男老师眼中,简直就是国宝级的存在。

    每天都和一群男性牲口打交道,时间越长,这位女老师在大家眼中的形象就越发完美。

    换在以往,女老师一下班,陈泰都是紧随其后的。

    目前还处于单身状态的他,特别大胆的想法倒是不敢有,但尾随其后,多看两眼那被裙子裹的很紧的浑圆臀部,晚上的寂寞时光也容易打发些。

    不过今天,他没了这眼福,想想旷书记交代的任务,他露出一个自诩颇为绅士的笑容,装作很淡定的回道:“是啊,这不刚开学吗,事情比较多,我要晚点才走。”

    “那我就不等你了,先走了!”

    女老师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目送着女老师那让自己眼睛差点拔不出来的挺翘臀部走远,陈泰哀叹一声,有点自怨自艾。

    想想今天在旷书记办公室看到的那份报纸,陈泰忍不住想:要是自己现在也身家千万,或许就不只满足过过眼瘾了。

    有钱才可以任性,没钱就只能认命。

    陈泰既然干上了这一行,就只有认命,拿着还算不错的薪资福利,过的不好不坏,几乎是不可能达到任性的阶段。

    惆怅过后,陈泰手机忽然响了,本以为是顾恒打过来的,拿起一看,却是所带的四班班长打过来的。

    计算机系2001年级,四班,正是顾恒所在的班级。

    而这位名叫赵刚的班长,可是得罪过不少人。

    爱打小报告,这是最让班里人看不惯的一点。

    以前他伪装的挺好,在班里一直都是一幅团结友爱,急公好义的模样。

    直到后来某一次,班里有人正好有事去辅导员办公室,正好在外边听到他打小报告,才识穿他的真面目。

    于是,打那以后,他两面三刀的名声就慢慢传开了,在班里名声扫地。

    不过,他这人心眼倒也不少,知道在班里没什么威信之后,就只好和辅导员拉进关系。

    另一边,他还找门路进了学生会,当了个干事。

    干事,顾名思义,就是个跑腿做事的,在学生会里属于大众级别,但在一些学生眼里,却也觉着有点分量,不敢得罪的太狠。

    赵刚这时候打电话来找辅导员,有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买点水果,向辅导员聊表下心意。

    第二件事,是他的老本行,打小报告。

    …………

    当任性的顾恒赶到辅导员陈泰所在的办公室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出头。

    这会儿,老师们下班了,学生估摸着也已经吃完饭回寝吹风扇去了,楼道里几乎看不到任何人影

    顾恒正准备敲门,却从那扇隔音效果并不算太好的门里,依稀听到一些声音。

    “陈老师,有个情况我想跟你汇报一下!”

    此时,办公室里的陈泰心情是有点不爽的。

    不爽的原因有二。

    一是不爽眼前的赵刚,虽然这人挺懂事,但喜欢打小报告的人,对于陈泰这种刚出学校没几年的老师来说,打心眼里是不太待见的。

    要不是冲他以前比较会来事,今年上半年又进了学生会,陈泰是真不想让他当四班的班长。

    别的不说,就这眼力,明显就不是会办事的人,有什么事非得赶下班来说?

    不知道这时候已经下班了吗?老师也要休息的,谁想听你那些背后嚼舌头的破事?以为买点水果来就能够让我对你青睐有加?

    赵刚一开口,陈泰就已经知道他大概要说些什么了。

    而不爽的原因之二,是现在都这点了,顾恒竟然都没来,未免有点太没把他放在眼里。

    陈泰明显有点心不在焉,又抬手看了看时间,脸色不是很好,不咸不淡的冲眼前的赵刚点头:“说吧!”

    赵刚别的本事没有,察言观色倒是挺在行,说道:“陈老师,要不您还是先忙吧,我明天来找您也是一样的。”

    “算你还懂点事!”

    陈泰心中暗道,看着办公桌上的那一篮子水果,不咸不淡的说到“有事就说吧?”

    他想着,都已经这会了,顾恒估计是不会来了,既然赵刚有事,那就干脆听下吧!

    和顾恒这种能够被旷书记亲自召见的牛逼学生相比,他受到了不小伤害,即便是等到现在也没看见对方人影,他也知道自己没辙。

    于是,他就只好从眼前的赵刚身上找找平衡。

    不待见归不待见,最起码,这小子还是挺会来事的,说话听着也比较舒服,能让他找到一种身为“上位者”的满足感。

    辅导员职权不大,可对于学生而言,分量还是不低的。

    赵刚见峰回路转,立刻喜笑颜开,说到:“陈老师,是这样的,我前段时间不是加入了学生会吗。听里面的人说,学校最近打算眼抓学生风纪,主要是关于学生到课、学生寝室卫生等方面展开突击检查,我想着,咱们班,是不是该提前做好准备。”

    “咦?”

    听赵刚说完,陈泰有点意外。

    这小子今天竟然不是来打小报告的,而是来善意提醒自己的。

    要知道,学生会的权利可不小,尤其是学生会的一些高层,虽然都是由学生担任,可是人家就能经常和学校的一些领导打交道,这种殊荣,可是他这个辅导员都有所不如的。

    同样,地位不低,权利也就不小,比如赵刚刚才所说的风纪考察之类,学生会向学校相关领导申请之后,是完全可以实行的。

    而要是哪些班级考评较差,学生会就有权利上报,最终影响的,就是他们这些辅导员的考评。

    考评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荣誉,以及最为重要的奖金。

    陈泰微微坐正了身子,重视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赵刚一个小小的干事,是如何能提前知道消息的,但想来,他也不敢捏造个假消息唬弄自己。

    想必,多半还是这小子和学生会的一些高层关系不错,提前探到了口风,来向自己邀功。

    没记错的话,赵刚上学期举报了一申请助学金的学生所填情况不完全属实,想把自己给补上去,只是却没能如愿,最后两人都被刷下来了。

    照他现在这么积极表现的情况看来,他恐怕今年是打算卷土重来吧。

    自认为想明白了某些事,陈泰点点头,正色道:“关于风纪这块,也确实该管管了,这样,我明天会通知各班的,至于四班的,就由你来安排了,在学生会突击检查的时间段,务必要抓严格一点。”

    赵刚眼中闪过一抹不宜察觉的得色,说道:“陈老师,您就放心吧,从明天开始,我就着手安排这事,尤其是旷课和寝室卫生这块,我一定严格记录。像咱们班的418寝室,卫生就经常搞的不到位,还有咱们班上的顾恒,身上本来就背了处分,还老是旷课,这种害群之马,绝对要给予严厉批评才是。”

    看赵刚那副义正言辞的模样,陈泰明显愣了一会。

    怎么绕了一圈,这小子又绕到打小报告这块来了?

    果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等等,刚才他说谁来着,顾恒?

    就在此时,在门外旁听了有两分钟的顾恒敲了下门,推门而入,招呼道:“陈老师,你找我有事?”

    之所以会在门外偷听,不是顾恒有什么癖好,而是早就听说过赵刚此人的“大名”,想听听他又打算黑谁。

    “黑”这个词,是顾恒从万涛明那听来的。

    自打赵刚爱打小报告的事在班里传开之后,天性与他犯冲的万涛明是对这人最不爽的,甚至有好几次还当面怼过他,说有本事就明着来,背后嚼舌头,那是幼儿园小朋友才干的事,小学生都不屑用这招了。

    这一来二去的,两人梁子就结下了,平时经常翘课,即便是去上课也往经管院那边跑的更勤的顾恒,也就知道了他的大名。

    他还听说过,自打这小子进入学生会之后,可没少打着学生会的幌子,来对418寝室的卫生等情况挑刺。

    以前,他对这种喜欢打小报告,拿幼稚当有趣的家伙也没放在心上,眼不见心不烦,只要别让自己摊上这些恶心事就行。

    却不曾想,这小子还真是逮人就咬,这次除了黑418寝室,还黑他本人。

    不就是逃个课吗,屁大点事,湘大上万学生,起码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学生逃过课,百分之十以上的学生是习惯性逃课,这种约定成俗的事,也值得上纲上线?

    要是真的铁面无私那也就算了,也是希望班里同学把心思放在学习上才出此下策。

    可他一个为了自己拿助学金,就举报班里一位家境不算很好,只是为增加通过几率把一些情况写的稍微困难点的同学,想自己顶替上去的人,其品性如何已经不用多说。

    想来这次,他多半也是公报私仇,黑不到万涛明,就变着法来黑他。

    实在是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了。

    身为班长,不为班级谋福利,团结集体也就算了,上任以来没搞过一次像样的班级活动也忍了,可他这种以告密为乐趣,专门盯着班里同学整的行为,实在太下作。

    因此,顾恒闯了进来,他倒想看看,赵刚当着他的面,是不是也能面不改色的继续说下去。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