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餐的地点,是当初入学时,418寝室第一次聚餐所选的那家饭馆。

    如今一年时间过去,大家再坐在一起吃饭,竟是生出一种莫名的感慨。

    这种感慨,不仅来源于大家的年纪渐长,还来自于自身以及身边人的改变,觉得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万涛明和刘华还好,两人算是418寝室里最像学生的,变化也是最小的,上课,下课,挤食堂,陪女朋友,每天早请示晚汇报,典型的正经大学生,学习、恋爱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至于其他人,这一年时间里,变化是真不小,不说翻天覆地,起码也当得起惊人二字。

    王子浩,当初何等自信和傲气的一人,自从经历过被人挖墙角,以及开的那家料理店关门之后,变得内敛了许多。

    至此,他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这世界,不是围着他一个转的。

    袁峰,去年还是个能言善道的人,荤段子张口即来,经过一次沉重打击之后,整个人变得沉默起来。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

    袁峰选择了前者,不在耍些小聪明,学习变得刻苦起来,课余时间,还在疯狂的兼职,压榨自己的体力和潜力。

    对他的改变,大家表面上没说什么,在心里,对他的看法其实已经大有改观,最起码像送外卖这种看起来不是很体面的兼职,可不是所有学生都能够放下身段去做的。

    而让人觉得改变最大的,还是李铭与顾恒。

    一年前还一副乖乖仔模样的李铭,在顾恒事业起步之初就进入了公司,到如今,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完成了一次洗礼和蜕变,不再是那副害羞小姑娘的内向性格,在对人接物上,成熟了太多太多。

    至于顾恒,那就更不用说了,除开李铭在内的其他四人,谁能想到,同寝的室友竟然已经不声不响的就攒下了如此雄厚的家底,事业也成功的不像样。

    除了在爱情上还没有斩获,堪称是人生大赢家。

    对于大家措手不及的变化,大家难免会唏嘘感慨。

    而归根结底,这是来自于寝室众人关系上的渐渐疏远。

    因为大家都各自忙着自己的那点事,不像别的寝室,天天一起上课,时常聚在一起吹牛打屁,有很多深入交流和理解的机会。

    这导致的一个情况就是,当难得找机会聚在一起时,大家都感觉身边人的变化不小。

    换在别的寝室,这种情况一般会在毕业前夕才出现,只有当大家开始忙着实习,聚少离多的时候,才会慢慢疏远室友这种大学里最亲密的关系。

    而在418寝室,却生生把这一情况提前了许多。

    是好,是坏?大家没有明确的标准去评判。

    唯一可以认定的,是因为顾恒的缘故,才导致了这种情况的出现。

    没有他,李铭或许还是寝室里最有规律,最严于律己的乖乖仔,王子浩还沉醉在自己的完美之中,过着潇洒的人生,不会想着去开什么料理店,袁峰或许也已经在那次打击之后,彻底走向另外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

    418六人寝,李铭没时间去谈恋爱,顾恒倒是有时间,却已在前世内定了一段缘,最不该缺女朋友的王子浩,如今因为种种原因,也正处于空窗期。

    是以,这次聚餐,加上刘华和万涛明的家属,也只有八人。

    人到齐之后,正式开席。

    已经知道这一次聚餐具体名目的众人,一开始显得有点小拘谨。

    顾恒还是顾恒,依旧是那副微笑迎人的模样,也没有摆谱端架子,对众人的称呼,也没有发生丝毫的变化。

    但在袁峰等人眼中,顾恒也不是曾经的那个顾恒了,最起码在他们心底,都是这样认为的。

    这一改变,来源于顾恒身份和地位的变化。

    就像明太祖朱元璋,当他荣登大宝之后,那些他儿时的玩伴,还敢用以往的态度对他吗?

    比喻或许不太贴切,但在本质上,两者是差不多的。

    对于顾恒,包括万涛明和刘华女朋友在内的众人,虽不至于刻意的去巴结讨好,眼神中却难免带着点不一样的味道。

    眼前这位,可是一家公司的老总,年纪轻轻就上了潇湘日报的人物啊,大家熟归熟,可还能做到和往常那样,随意的相处吗?

    就算表面上能做到,心里就不会有半点波澜吗?

    显然不大可能。

    看着大家的模样,顾恒内心轻轻叹息,颇感无奈。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也是他之前特意叮嘱潇湘晨报,不要将他底细彻底曝光的原因。

    平时还算亲近的室友在得知他的根底后,尚且表现如此,换成别的学生,还不用看怪物的眼神看他?

    见气氛不像以往那般融洽,带着眼镜略显斯文的李铭适时起身,冲顾恒遥遥举杯,说道:“三哥,我敬你!”

    一年时间的打磨和锻炼,加上顾恒刻意的培养,李铭成熟了很多,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

    而在他内心,这一杯酒,既是暖场,还是感谢,更有敬佩。

    可以说,没有顾恒,就没有他李铭的今日,不仅改变了他家里比较紧张的经济环境,还让他完成了一次华丽的蜕变。

    见顾恒笑着一饮而尽之后,袁峰也随后站起,说道:“顾恒,我也敬你一杯,没啥可说的,一切尽在酒里。”

    说完,袁峰一口见底,眼中却是看不到太多亮光,似乎已经蒙上了一层灰色的光彩。

    顾恒又一杯啤酒下肚,说道:“疯子,不要一直拘泥于过去的事,那点坎坷和打击,不应该成为你的包袱。说句不好听的,谁年轻时没犯过点错?

    就拿我来说,初中那会就因为偷西瓜被人给抓住送到了学校,不仅把我爸妈叫来对人赔偿道歉,还在做广播体操时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当众批评,我当时那个悔啊,差点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如今回过头去想想,也没觉得那事就是一道迈不过去的坎,相反,他却让我明白一个道理……”

    说到这儿,顾恒停顿了一下,就在大家眼巴巴瞅着,以为他要说出一番人生哲理的时候。

    他终于一本正经的开口,说道:“要想干坏事不被人抓,那就要跑的比别人快,也是打从那次之后,我就养成了晨跑的习惯,终于练就了如今轻松跑十圈不大口喘气的本钱。”

    这一番话,纯粹是瞎掰胡扯。

    他初中那会,上学的途经路上,确实是有一片果园,只是他却从没有去偷过。

    不是少年时代的他自制力有多好,而是那家主人家养了好几条土狗看守园子,人一靠近就是吠声不断,谁敢打什么歪主意。

    顾恒之所以这么说,一来是找些大家或多或少都有所耳闻的事情自黑一下,拉近大家距离,让气氛更加轻松点。

    二来嘛,也是借机会开解一下袁峰。

    正如他所说,谁年轻时候没犯点错呢?当年那果园里要是没几条狗看守,他刚才所说的,或许就成了事实。

    至于效果,显然也很不错。

    这话说出来之后,大家先是乐呵了一阵,都开始自揭老底。

    连如今颇有身份的顾恒都开始自揭老底取悦大家,自己还有什么可顾忌的?

    万涛明嘿嘿一笑,最先爆料,说道:“我倒是没去偷过瓜,只是砸过人家玻璃,不过我比老顾要幸运,当时被朋友抬爱,送了个小旋风的外号,不等主人家开骂,我早就溜得没影了。”

    刘华也洋洋得意的说道:“我这辈子干的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就是小时候拿了人家建房时的钢筋,卖钱换冰激凌,很少向家里要零钱。”

    轮到王子浩时,他平静说道:“小学六年级那会,我用一个棒棒糖,骗了一个小姑娘的初吻,算不算犯错?”

    “我去!”

    “无耻!”

    “禽兽!”

    这就是高富帅和普通人家童年时代的区别,遭到了大家集体一致的口诛笔伐。

    自黑过后,气氛也就此慢慢打开,顾恒那一层让他们不知该如何去相处的身份,不知不觉中,也淡化了许多。

    袁峰没有发表什么感言,只是很真诚的挨个给大家敬了一杯酒。

    而作为在场唯一的两名女性,谢芳和李小萌,没有喧宾夺主的去争抢话题,而是在旁边充当着贤妻角色,一边当着陪客,一边找些适当的话题加入。

    自打和刘华正式确认关系以后,谢芳一直就遵循着自己的做派,在人前给足刘华面子,一副小鸟依人,事事以刘华为主的模样。

    不管是只在人前装一下,还是人前人后都一个样,大家对于刘华,唯有羡慕,这种媳妇带出来,没的说,倍有面。

    而万涛明那位很萌的媳妇,李小萌,却是稍稍有点不同。

    表面上看起来倒是很乖巧,只是她不时冲万涛明挤眼的表情,没有逃过顾恒的眼神。

    散场之后,大家各自离去。

    王子浩走的时候,锤了下顾恒胸膛,说道:“顾恒,到今天,我算是对你彻底服气了。”

    顾恒打趣道:“你别扶我,我喝的可比你少,能走稳。你要扶就去扶老万吧,号称特能喝的东北爷们在酒桌上,从来都是最需要人扶的。”

    王子浩愣了有几秒,反应过来后咧嘴笑了,看着已经晃晃悠悠走远的万涛明,以及身边那道在对比之下,显得异常娇小的身影,打趣道:“他可用不着我扶,人家这是策略,没有酒,怎么有之后的乱性呢?”

    ……

    另一边,万涛明和李小萌没走出多远,皮糙肉厚的东北汉子腰间就搭上了一只小手。

    三百六十度旋转之后,万涛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立刻酒醒了大半。

    “我的姑奶奶,你这又是怎么了?”

    万涛明满脸委屈,还以为自己想把那七日刑法借机免去的小主意被看破。

    李小萌蹬着万涛明,说道:“怎么了,我不是事先跟你说过,让你借机向顾恒谋点事情做吗?”

    万涛明皱眉说道:“你让我当众提这事,不是把老顾给架住了,逼得他点头答应吗?”

    “怎么就逼他了,他那么大的家底,难道还缺你一个职位?依我看,是你没本事才是真的,人家李铭和顾恒,不一样是室友关系,怎么当初那会,顾恒偏偏就把李铭给招进去了,没有要你。”

    “涛明,不是我逼你,是我想你有出息。你想想,顾恒今年才多大,就混到了这种程度,往后三五年,他能走到哪一步?你要是现在靠着室友这层关系,进入他的公司,等到将来毕业,说不定就已经攒到足够的钱,可以在湘市安家落户了。”

    “涛明,咱们都不是小孩子了,眼光要看长远点,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你就应该好好把握,就算不为别的,你也该为我们的将来好好想想啊。”

    李小萌这一番条理清晰的话,让万涛明有所意动。

    但性格一向豪爽的他,却始终难以做出这个决定。

    他知道,要是真开口,顾恒答不答应还两说,可以肯定的是,彼此那份一起打过架,比较纯洁的室友关系,怕是就再难保持了,难免会被顾恒看低几眼。

    就算真如李小萌所说,他进入了顾恒的公司,该如何自处?他真的能够和李铭相比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李铭当初被招揽,是顾恒看中李铭肯学肯钻研的性子,而且李铭还是在创业之初就和顾恒走到一起的,这份共事于微末的关系,不是外人可以随便取代的。

    说的不好听点,如果这会上赶子的请求顾恒给他安排点事情,只会给人一个攀龙附凤的印象。

    思考半晌之后,万涛明有点落寞的说道:“容我再考虑考虑吧。”

    无独有偶,另一边……

    刘华和谢芳正牵手漫步在回校的路上,看着刘华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谢芳轻轻捏了他胳膊一下,说道:“你有什么话就说呗,你那副想说又不说的模样,我看了都替你着急。”

    刘华讪讪一笑,摸了摸脸颊,说道:“真有这么明显?”

    谢芳很是认真的点头,说道:“就差没把“我有心事”这几个大字刻在脸上了。”

    “行,那我就说说吧,不过事先声明,你可不许打击我。”

    谢芳笑道:“说吧,我只打你,或者击打你,绝不打击你。”

    “芳芳,你说,和老顾相比,我是不是有点太没出息了。”

    回应他的,是谢芳忍不住的乐呵声,在他肩膀上拍了好几下才罢手,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敢情你是见到人家顾恒的成就之后,觉得自卑了啊。”

    刘华一脸正色的回道:“和老顾这种妖孽一比,有几个人能不自卑,你看看耗子,以前不也傲的没边,可刚才在饭桌上,和老顾一比,除了样貌之外,不也是被全方位碾吗?”

    “你都看的听明白啊,那还瞎比较什么?全校这么多人,你非得拿顾恒作为衡量标准,那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就像是一小老百姓,非得要和比尔盖茨比谁收入多,这有的比吗?”

    刘华皱眉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可寝室住着这样一尊大神,怎么可能绕的过那道坎呢。再说,我这不是怕你会觉得我没出息吗?诶,芳芳,你说我去和老顾谋个差事怎么样?”

    “你要这样做,才是真的没出息,你也不想想,人家顾恒能走到这一步,是靠运气的吗?你向他要事做,就算他碍于人情答应了,指不定就会把你看轻,这才是得不偿失。所以,与其把这份情谊就此耗掉,不如踏踏实实做好自己,以后见面还能是朋友。”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