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支付平台上线前的准备工作做完后,顾恒的生活重归于平静。

    只是,平静的表面下,却是恒成科技的几支研发团队在热火朝天的进行研发,顾恒已经下了死命令,每一款产品都有一个最后的完成期限。

    在期限之前完成,奖金不匪,超出期限,毛都没有。

    这个态度,也让江诚和许耀祖等人,看出了顾恒的态度,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项目研发上。

    而顾恒平静的日子,也没有持续多久,在九月下旬,湘潇晨报的一期报刊,让顾恒和恒创科技,在不少人面前露了一回脸。

    虽然不是头版头条,却也能够让人拿起报纸后,一眼就扫到那个很显眼的标题。

    湘市某高校在校大学生,白手起家,身家千万……

    这些个异常打眼的词,足够成为一些人茶余饭后的话题。

    应顾恒的要求,报社虽然刊登了他的名字以及恒创科技的名字,却没有指明他所在的学校到底是哪一所,而是用湘市某高校这个比较含糊的词语代替。

    于是,好奇的吃瓜群众就忍不住猜测,到底是哪一所高校,竟然诞生出一位如此牛逼的人物。

    以学生的身份,开公司,赚取千万家底,这在一些人眼中,足以当得起牛逼与妖孽等词汇。

    在很多人看来,这绝对是一篇相当励志的报导,认为这可以激励年轻的一代,以此为榜样,奋发上进。

    当然,也免不了一些人的冷嘲热讽,认为又是某某富二代或者权二代靠着家庭背景,诠释了一出“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的戏码。

    不去说社会人士的看法,在政府体系内,几位跺跺脚都足以让本市,亦或者是本省的高级官员,看这篇报导的时候,嘴角是含笑的,心里是持肯定和赞扬态度的。

    首先,恒创科技,这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不仅是属于新型产业,而且还出自本省。

    这就是一个旗号,证明湘省是严格贯彻中央的相关指示,大力扶持民营新型产业的,并且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果。

    其次,顾恒在校大学生的身份,也大有讲究,一个在校大学生取得如此骄人成绩,这是对本省教育事业的极大肯定。

    在以前,大家都喜欢拿国内的学生群体和国外的学生群体做对比,说国内的应试教育抹杀了学生的创造性,所以从来只见国外的学生出现各方面的天才人物,国内却没有。

    而顾恒身为湘市高校大学生,却取得如此耀眼的成绩,你能说这是教育制度的失败?

    其他省份暂且不去说,最起码在湘省,一位大学生白手起家创造千万财富,就说明着,湘省在教育事业方面,是有可圈可点之处的。

    不管广大市民认不认这个理,最起码对于本省的父母官员而言,这份报导只要属实,用来做做面子工程,是完全可行的。

    于是,一个电话下去,顾恒就读于湘大的事,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然后,教育部接到上级领导的表彰之后,也知道了这事,再然后,湘大的一些院校领导,也都知道了顾恒的事。

    出现这一局面,是顾恒没有预料到的。

    他有想过,当湘潇晨报把报纸发出来之后,恒创科技会就此进入省市一些领导的眼里,今后会给予一些关注。

    却没想到,他大学生的这个身份,也还大有文章可做,竟然追根究底,把他的老底给扒了出来,还逐层而下的传到了学校。

    同样,他也没有想到,刘华他媳妇,还有爱看报纸的习惯。

    ………

    九月底,湘大的操场上,新生顶着火辣辣的太阳在军训。

    作为过来人的大二学生,不免有点幸灾乐祸。

    什么叫幸福?幸福都是对比出来的,与那些更苦逼的人一比较,幸福感就会油然而生。

    就比如418寝室里,一下课就立刻滚回寝室里吹电风扇的刘华等人,哪怕额头上依旧冒着细密汗珠,可想想那些还必须穿着军装在太阳底下暴晒的新生,顿觉幸福感爆棚。

    聊着那些苦逼的新生时,昨天就因为多看了眼某个新生妹子,从而被他那位身高很萌的女朋友放话“一个星期之内不准碰她”的万涛明同志,开始悲天悯人的发出发出感叹,说道:“诶,我个人倒是觉得军训真不可取,对于男生来说还好,反正皮糙肉厚,吃点苦也没什么,只是那些女生,一次军训下来,再水灵也得被晒蔫,实在有点太残忍。”

    刘华穿着一条裤衩,躺在凉席上纳凉,顿时笑道:“老万,你信不信,我要是把这话告诉你家那位,你那一个星期的有期徒刑,最少得延长到一个月。”

    提起那残忍的刑法,万涛明顿时脸塌了,嘴上却不认输,说道:“我这是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关心一下弱势的女性群体,我问心无愧。”

    顾恒最近几天难得空闲时间比较多,呆在学校的时间比较多,听到这话后,一本正经的说道:“妇女还能顶半边天呢,同是祖国的未来,就该一视同仁。要我说,这温度还低了点,环境不够艰苦,无法磨练出来他们钢铁一般的坚韧神经。”

    万涛明竖起大拇指,一脸服气的说道:“老顾,还是你心肠够硬,不愧是干大事的人。”

    刘华刚想附和几句,手机适时响了,一看来电显示,立即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里按下了接通键,一声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媳妇”就喊了出去。

    光天化日之下,如此不要脸的行径,顾恒和万涛明齐齐竖起了中指。

    原本以来,刘华这一个电话起码也得打上半小时,结果有点出人意料,竟是不到一分钟就匆匆挂断了。

    万涛明大感诧异,还特意扭头看了下窗外,说道:“华子,今天太阳还是照常升起啊,你这电话的时长,怎么开始向你某方面的能力看齐了。”

    这对寝室里关系最好的基友,互相伤害早已经是常态,换在往常,刘华立马就是一口盐汽水喷过去,非得和万涛明舌战三百回合。

    可今天,却是有点反常,刘华受此大辱,竟是没有反驳,而是忽然满脸怪异的盯着顾恒。

    顾恒被盯的有点发毛,摸了摸脸,问道:“我脸上长花了?”

    刘华轻轻摇头,说道:“没长花,在你脸上,我只看到一张张绿油油的人民币。”

    顾恒以为刘华又准备开什么玩笑,开始先声夺人,说道:“千万别这么说,虽然我也知道,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可我却不是那样的人,我想凭自己的才华去发家致富,这也是我和“明明”的最大区别!”

    机智的把自己代入“明明”的万涛明强势插入,义正言辞的说道:“顾老板,别以为你是老板,就可以看不起我这种靠脸吃饭的人了。”

    “别插嘴!”

    万涛明满脸委屈的说道:“那插哪里?”

    刘华终于忍无可忍,一只臭袜子就朝万涛明飞了过去,见他还想还击,赶紧把楼给带回来,正色道:“别动手,容我先宣布件大事,是我媳妇刚打电话告诉我的。”

    “啥事?”

    “且听我慢慢道来。”

    刘华润了润嗓子,说道:“话说,就在刚才,我媳妇下课之后,在报刊亭上看到了一则爆炸性的新闻。”

    作为好搭档,万涛明很配合的接道:“难道是米国的某栋大楼又被恐怖分子给袭击了?还是说,哪位大牌明星传出了什么车震门之类的丑闻。”

    刘华对这货已经有了足够的免疫力,直接忽视,目光灼灼的盯着顾恒,说道:“我媳妇说,有一位姓顾的年轻老板上报纸了,身家几千万啊,那该是多少人民币啊。”

    顾恒大概知道刘华接下来要说的话了,万涛明却是一脸的茫然,说道:“这就是你的爆炸性新闻?”

    刘华嘴角含笑,一边撇着顾恒,一边老神在在的说道:“如果那位姓顾的年轻老板,还是位湘市的在校大学生呢?”

    “这倒是有点小牛逼,不过也不关咱的事啊,倒是和老顾有那么点干系,竟然都姓……”

    万涛明后面的一截话咽回了肚子里,联想到刘华接完电话后就一直盯着顾恒猛瞅的样子,用一种极不确定的语气,小声说道:“华子,你说的那人,该不会也叫顾恒吧?”

    “总算还没蠢到无可救药。”

    刘华一脸欣慰的点点头,冲顾恒说道:“顾老板,不对,或许叫顾总更准确点,你难道就没啥想说的?一样的名字,还都是湘市在校大学生,总不会那么巧,在别的学校,有一个同样叫顾恒,同样三天两头往外边跑,呆在校外比在校内时间还多的人吧。”

    寝室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刘华和万涛明目光灼灼的盯着顾恒,大有你不说,就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架势。

    顾恒知道,终归是藏不住,漏了底。

    谁能想到,学校的专栏报刊里竟然会有湘潇晨报,还好巧不巧的被刘华女朋友给看到了。

    他耸耸肩,无奈的说道:“我说不是我,你们信吗?”

    两人齐齐摇头!

    “那不就得了。”

    这个回答,相当简洁,并且粗暴,很符合顾恒的作风。

    万涛明和刘华却是傻眼了,这就完了?

    那可是几千万啊,不是几千块啊,难道就不该说点什么,发表下获奖感言之类的?

    与此同时,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从心底缓缓升起。

    大家同在一个寝室,平时也一起挤过食堂,一起上过课,还一起吹过牛逼,可短短一年时间里,室友竟然牛逼成这样了,这,这简直是……

    此刻的两人,一时间竟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内心的情绪。

    是,他们很早就知道,顾恒和大多数普通学生不一样,去年就弄过一个团购的网站,据说也赚到过不少钱,起码每月收入过万。

    可是,月入过万,和几千万家底,那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好吧。

    一个大学生能够做到月入过万,这让他们觉得顾恒蛮牛逼的,可几千万的概念,却是让他们瞬间懵逼了,尤其是当奇迹的创造者还发生在他们身边时,这种感觉来的格外强烈。

    “不行,我得打电话和我媳妇汇报一下,让她以后对我好点,毕竟我的身份已经不一样了,现在的我,可是千万富翁的室友。”

    最先从懵逼状态中回过神来的刘华准备打电话,他媳妇刚才打电话过来,就是让他查证此事的,现在可以回信了。

    “老顾,我能不能也打个电话报警,哦,不对,是报喜,说不定我家萌萌知道我如今的身份后,就给我减刑了呢?”

    万涛明跟着插科打诨,征求顾恒的意见,似乎只有这样做,把这个信息分享给别人,才能让他的复杂心情稍微平缓一下。

    顾恒想了想,说道:“别打电话了,今晚我做东,你们都带上家属过来吧。”

    做出这个决定,并不是想要刻意低调什么的,只是不想走在学校里的时候,被周围人用异样的眼神盯着。

    名和利,这是凡夫俗人都渴望获得的东西,顾恒也不例外。

    只是,他更理性一点,觉得眼下的时机和地点都不对。

    眼下的这点成绩,能给顾恒带来一定成就感,却离他认可的功成名就,还差一段很长的距离。

    而学校,这是一个比较纯粹的地方,也不是用来炫耀那点小成就的合适场所。

    要是有一天,能够向王首富那样,对着全国亿万人,轻飘飘的来一句:我当初创业的时候,定下的第一个小目标,就是先赚它一个亿。

    又或者,像小马哥那样,说一句: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做恒成科技这家公司。

    要是某天走到了那一步,顾恒绝对会很得瑟的享受着名与利给他带来的改变,欣然接受着公众对他的吹捧或者泛酸的贬低。

    至于眼下,他认为,还不是最佳的时候。

    然而,有时候,事情却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他想要让自己的大学生涯尽可能的平静度过,有人却不想放过这个很好的宣传话题。

    某校领导办公室,一笔一划的将顾恒这个名字,填上了花名册。

    这份名单,是湘大这次新生开学典礼,学校决定请的一些杰出校友。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