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恒有一个小怪癖,凡是换到陌生的环境,头几天必然是睡不好的,总要到很晚才能入睡。

    结果就是,第二天他的生物钟有点失灵,一睁眼,已经是快八点钟。

    推开房门,顾恒被一通“乒乓”声给夺去视线,却是肖潇已经在厨房忙开了。

    “还好这下面不远就有超市,要是等你起床,我都快饿死了。”

    肖潇一脸傲娇的哼着,只是到底是自己饿,还是有心想露一手,估计只有她自己知道。

    “一大早起来就有热腾腾的早餐,真好!”

    顾恒都没去洗漱,溜达厨房门口,盯着肖潇娴熟的摆弄着锅碗瓢盆,轻笑出声。

    当初装修的时候,顾恒还犹豫过,要不要把厨房这个摆设性质的东西给装上,但现在看来,装上是相当明智的。

    对他而言,厨房是摆设,对肖潇而言,这里却是重地,她似乎相当享受披着围裙做饭的感觉。

    这几年和母亲旅居异地的生涯,让当初那个被欺负了也知道憋在心里的怯弱女孩,成长了太多太多,变得乖巧懂事,体贴可人。

    唯一不变的,是她脸上依旧会经常绽放出最灿烂的笑容。

    正愣神的功夫,肖潇略显嫌弃的声音传来:“赶紧去洗脸刷牙,别想着偷师,我这可是历经多年才修成的绝技,不能轻易外传的!”

    “好,不耽误肖大厨你发挥,我洗白白之后在饭桌上等你哦!”

    顾恒无耻的卖了个萌,在肖潇的笑骂声中,滚去了洗手间。

    早餐并不丰盛,正是顾妈拿手的绝活,肖潇曾嘴馋过的鸡蛋面,加辣椒油,加很多葱花的那种。

    在肖潇略显紧张和期待的眼神中,顾恒把葱花和辣椒油搅拌均匀,“呼噜”一声,直接一大口下肚。

    还真别说,味道相当不错,最起码也有顾妈的八成水准,差的那一丁点,是火候把握的不够,面条稍微有点熟的太透。

    当然,对顾恒这种不是很挑剔的人来说,有这水准已经是难得的美味了。

    当肖潇小心翼翼问起“味道怎么样的时候”,顾恒竖起大拇指,赞道:“没得说,绝对的贤妻良母型,入得厨房,出得厅堂!”

    “就知道油嘴滑舌,没个正型!”

    话是这样说,肖潇嘴角的笑意却是遮掩不住,借着低头吃面的功夫蒙混过去。

    ………

    这一天,顾恒没有去公司,知道肖潇今天下午就要回去,他自然不会放心让肖潇一个人到处去瞎逛。

    天大地大,此刻在顾恒眼里,肖潇的意愿最大。

    从湘大校园,到博物馆,到植物园,一路上,肖潇的欢声笑语不断,那一双大长腿和迷人的小酒窝,不知道晃花了多少人的眼。

    然而,快乐的时光总是让人觉得很短暂,大半天时间眨眼即过。

    在一家冷饮店歇脚的时候,眼瞅着日头西陲,肖潇脸上的笑容少了很多,没精打采的戳动着手里的吸管。

    顾恒瞧着眼前那张越发难以忘怀的面容,同样有点不舍,试探问道:“要不,我给阿姨打个电话,就说你回了涟水市,现在在我家做客,晚两天再回去。”

    肖潇脸上闪过意动神色,随即又摇头,说道:“不行的,要是让我妈知道这次是瞒着她偷跑出来的,下次再想出来就难了。”

    两人苦思冥想着计策,却是没一个两全的,最后还是肖潇豁达,说道:“没事,反正我已经知道你住哪了,下次我有空再过来。”

    大概是这话有点太直白,肖潇紧接着补充道:“这里我还有好多地方没逛到,好多东西没吃到呢,下次来一定玩个痛快,你可得包我吃,包我住啊!”

    “行,你爱住多久就住多久,一辈子都没问题。”

    顾恒笑着,给出了今生的第一个不算正式的承诺。

    ………

    匆匆一面,再见却不知是何时。

    带着不舍,以及顾恒一个“有空就过去看她”的承诺,肖潇踏上了回浙省的路途。

    只是,短短的一天时间相处,却让顾恒心里就此多出一个记挂的人。

    短暂的离别,顾恒没有太多的惆怅,来日方长,他和肖潇都还很年轻,无需太计较眼前的得失。

    更多的,他是怀着期待,憧憬着下一次的相遇。

    感情方面,顾恒向往的是一种淡淡的温情,无需多么轰轰烈烈和海誓山盟。

    但在事业上,他却是个习惯于抓准机遇,进行雷霆出击的性子。

    送走肖潇后,顾恒将重心放到了工作上,着手准备一个即将上马的项目。

    支付平台,这个短时间内不会看到太大前景的项目,早一日面世,就代表着快人一手,要想把它当成一颗摇钱树,最起码得抢在小马哥的淘宝问世之前推出市场。

    不过,要解决的问题还不少。

    首先,打通银行系统,拿到支付凭证,这是第一关,可以说是最难的一关,也是最容易的一关。

    说难是真难,如果没有任何关系,以恒创科技如今的体量,要想把支付平台切入到银行的操作体系当中去,绝对不容易。

    远的不说,当用户通过支付平台进行充值和转账时,如何让银行体系确认其操作的安全性?

    要是发生意外,用户充值后,银行卡里的钱扣了,支付平台上其账号却没有到账。又或者是用户存放在支付平台上的钱无缘无故的丢失,这中间的责任谁来承担?

    你能保证绝对安全?拿什么保证?就你那家没什么名气的公司,担的起这个责吗?

    一家公司想和国家体系的金融机构打交道,先天上就矮上一头,如果自身还没足够的分量,要想寻求合作,可能连门槛都迈不过。

    要说容易,操作得当的话,也确实不算很难。

    相对于个人企业,银行体系确实高不可攀,但在政府体系中,银行这种金融机构,却不是屹立于金字塔尖的存在。

    诚然,通过冯家伟这个圈子里的关系,顾恒不可能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最起码的,有了这层关系,在湘省范围之内,他基本上就有了敲开绝大多数单位大门的敲门砖。

    或许,有些牛逼的单位是冯家伟也不一定递上话的,但这其中,应该还不包括本省的银行体系。

    靠着这个,顾恒就可以一种平视的姿态,和本省的银行体系负责人进行一次平等的对话。

    而迈过这道门槛之后,就有了巨大转圜的余地,一切也就变得比较容易。

    顾恒相信,在不需要银行付出任何代价的前提下,敲开本省银行的大门还是不难的。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