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小山旮旯里,家里有一辆摩托算的上是不错的配置,有辆小面包,能够的上中产阶级,有辆十万左右的小汽车,那绝对是村里的富豪阶层。

    就目前,村里明面上的富豪仅有两家,一家是村支书的弟弟,在一煤矿有些股份,去年步入的这一基层。

    另外一家,则是在市里开了家具店,几年前就全家搬去市里定居,村里的祖宅也早就翻新,盖起了三层的小洋楼,稳坐村首富的宝座好多年。

    即便是民风较为淳朴的山村,终究也是躲不开名利二字,互相攀比也是常态。

    大家茶余饭后常挂在嘴边的,无非就是哪家赚了钱发了财,哪家又添置了什么贵重物品之类。

    嫉妒或许还谈不上,但寻思着什么时候能够反超,成为别人羡慕的对象,这是人之常情。

    因此,村支书才把今天的婚宴办的格外隆重,目的嘛,无非就是想着给自己长点脸,宣誓自己虽然还没小车,但有个有钱的女婿,成为村里的第三家富豪已是板上钉钉的事。

    早上的婚宴吃完,大家都没有散场,都在等着前来接亲的男方,想看看支书家的女婿,到底富到了什么级别。

    顾恒对此兴致不高,吃完饭正闲的无聊,突发奇想的想去山里狩猎,他记得,村里有几户人家里可是都藏有鸟铳的。

    枪,对于男人来说,就像香水和包包对女孩子的吸引,绝对是一种无法抵挡的诱惑。

    顾恒小时候还在拿玩具枪玩的时候,就特眼馋那些可以上山猎野味的鸟铳,但可惜,一直到现在,他也就拿在手里摆弄过,没“真枪实弹”的放过几枪。

    正打算让顾强瞒着顾妈他们,偷偷去借两杆鸟铳出来玩玩,周围开始有人往外边的坪上跑,还有人嚷着:“接亲的来了!”

    不大一会儿,周边已是空荡一片,就连顾强也跟着跑出去看热闹。

    顾恒摇头无语,不就是接个亲嘛,整的跟国家领导视察一样。

    此时,有几桌在二楼的客人,也蹬蹬的往下面走,其中一个看着比较年轻的姑娘瞧见顾恒,盯着他仔细看了几眼,不确定的开口“顾恒?”

    “恩?”

    顾恒循声看去,觉着有点脸生。

    年轻姑娘终于确认没认错人,上来就是一计粉拳,笑道:“老同学,这就不认识了,我是蒋家村的蒋美丽,初中时一个班的。”

    “哦……,记起来了,你也来喝喜酒!”

    顾恒假装恍然,虽是有了点模糊印象,但还是没能将眼前的女孩,和记忆中的某些身影挂上等号。

    这也难怪,初中那会,顾恒所在的中学,每个年级都有两个实验班,一个班就有五六十号人,还每隔一年,两个实验班就要重新打乱分班。

    顾恒当时好歹也是一学霸,关注的对象只会是那些在学习成绩上能对他构成威胁的,以及那些玩的好的,再有的话,就是那些长的还算漂亮的。

    现在初中毕业都已经有四年,要让他把曾经班里每个同学都记清楚,确实不大可能。

    “我男人和这家有点亲戚,他在外面打工没回来,就让我过来走一趟。对了,你现在应该上大学了吧?我可记得,当年初中那会,你成绩可是很好的,经常在年级前三。”

    蒋美丽的一番话,让顾恒一时有点懵。

    当年的同学,现在竟然都已经为人妻了,这变化确实有点大,只好点头笑道:“我现在在湘市读书。”

    “真羡慕你们这些学习成绩好的,像我们这种,当年中考就没考好,现在就只能在家带孩子。”

    “额……”

    顾恒再次无言,这姑娘应该也就二十左右吧,竟然已经是孩子他妈了?

    陪着唠了一会嗑,却没能找到太多共同话题,气氛逐渐变冷的时候,蒋美丽忽然想起件事,觉着顾恒一定很感兴趣,开口说道:“对了,你有见过肖潇没?上次五一的时候,我碰见她了,她还跟我打听你来着。”

    “啊!”

    这是顾恒第三次发出惊叹,如果说前两次还带着点客套,那这一次,绝对是一种发自本能的惊呼。

    开心,惊讶,忐忑,种种难言的心绪,一齐涌上心头。

    肖潇五一回来过,她回来干什么?是一个人回来的吗?是来找我的吗?

    顾恒平静的心湖,被这个有点忽然的消息给搅动,那道靓丽的身影,快速在脑海中成型。

    “她给你留了联系方式吗?”

    顾恒小心翼翼的开口,盯着蒋美丽,生怕听到别的答案。

    诚然,如果按照前世的轨迹,肖潇在大二上学期快结束的时候,也会联系到自己。

    可他害怕出现万一。

    随着他人生轨迹的重新定位,说不定就悄然改变了一些细小的历史轨迹,导致前世应该发生的,没有发生,或者是延期发生。

    就比如他的事业方面,恒创网管软件,游戏交易平台,这两个产品在前世的时候,就不是从他手里出来的,所导致的后果就是,这两个产品的原有者,人生轨迹必将发生改变。

    还有胜大,因为和恒创科技达成合作,传奇引爆市场的节奏明显比前世要快,其发展轨迹也必然会有所偏移。

    这算的上是比较大的改变历史,在小方向,就在他身边,也发生了不少改变,比如家里的变化,比如顾强一家的改变。

    再比如眼下,和蒋美丽这位老同学的偶遇,在前世貌似也是没发生过的。

    他有点担心,会不会因为这些或小或大的改变,而引发连锁反应,导致与肖潇的相遇,发生巨大偏差。

    事实上,他也有过打算,如果肖潇没能如前世的轨迹如约而至,那他就只好找上门去。

    他知道肖潇所就读的大学,还知道她的专业,有这两点,真要花心思去找的话,应该是能够找到的。

    之所以没有早动身,被手头上的事情缠着是一点,另外还有比较关键的一点,他想着,要是贸贸然找到肖潇学校去,真见了面,该怎么解释?

    肖潇要是问起:“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学校的?怎么知道我专业的?又怎么会想着千里迢迢跑过来找我的?”

    这些必然会被问起的问题,顾恒完全没法给出最好的解释,一句“我打听到的消息”,一句“我想你了”,能够轻易概括所有吗?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真发生这样的事,肖潇的第一感觉,绝对是受惊多于受宠,反倒没了前世那种久别重逢的味道。

    因为太在乎,所以顾恒顾虑的也就比较多。

    他不想节外生枝,只想让一切能够比较合理的推进,去迎接那一份前世不该错过的美好。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