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的国内,对于还没经济独立权的学生群体而言,娱乐方式还不是很多。

    上个网,就需要几块钱一小时,对于那些不沉迷网络游戏的学生而言,自然不可能把每个月的生活费都投入进去。

    但作为感性动物,学生在枯燥乏味的学习生涯之余,又迫切的需要找点消遣方式。

    于是,五毛钱就可以玩一局的台球,一两块钱就可以看几场的录像,很快就成了学生的廉价娱乐方式。

    尤其是在岛国片还未曾在国内兴起的年代里,一些录像厅在放过几步小H片后,立刻就让不少还是单身狗的学生彻底沉迷进去了。

    除此之外,花几块钱买上一把游戏币,去电子游戏厅玩几把拳皇,也可以打发下无聊的时光,要是想找点小刺激,就去玩老虎机。

    湘大的堕落街,就是靠着这些价格亲民的娱乐方式,吸引了广大学生群体。

    此时已是夜晚,顾恒一路走来,发现了许多在白天看不到,或者是没有去刻意观察的景象。

    K厅嘈杂的音乐,台球厅人满为患的场景,勾肩搭背,带着猥琐笑容从录像厅进进出出的学生……

    更有甚者,还能看到从小旅馆走出的衣衫不整的年轻男女,看对方年纪,十有八九还是学生。可他们的关系,却不是情侣,出来后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顾恒看在眼里,惊在心里,这里可是湘大啊,全省著名的高等学府,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藏污纳垢之地?

    他对K厅,游戏厅,甚至是拿身体换金钱的女学生,都没有太大的偏见,既然存在,就证明了它是有市场的,一个巴掌始终拍不响。

    可是,当这样的地方存在于一所高校,一所在他心目中有很高地位的著名学府,并且还成为一些学生追捧的火热场所的时候,他内心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听说学校的一些成教生,都是在这里租房住的,所以乱是乱了点,还被一些好事者取了个堕落街的名称。”

    刘华和万涛明对于眼前的一切习以为常,大概是见得多,就没了惊讶感。但从他们的眼神里,却难免透出一丝隐隐的愤慨和失望。

    就像许多人常说的,母校是你一天骂N遍,却不允许别人说一句坏话的地方。

    在他们看来,这里的一些场所,简直就是在给湘大招黑。若是没有这样的地方,袁峰多半也不会就此堕落。

    “算了,带我去找袁峰吧。”顾恒叹息一声,心里有点堵得慌。

    先后找了三家电玩厅,顾恒几人终于在离第四家游戏厅不远的一条小巷子里,听见了袁峰的声音。

    “大哥,我求求你,再宽限我几天行不行?就几天,到时候我一定把钱还给你们。”

    “麻痹的,没钱就别来玩啊,没钱就别向我们借钱啊。上次和你一起来玩过两回的那个小白脸呢,叫他过来给你还钱,要不然你今天别想好着走回去。”

    当顾恒几人走进巷子里的时候,看到的是袁峰被几个打扮的像古惑仔的青年,给围堵在中间,昏暗的灯光下,可以看到他脸上一道清晰的巴掌印,不知多久没打理过的头发,还被人给抓在手里。

    看到袁峰这模样,脾气比较暴躁的万涛明顿时来火了,就算欠钱,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万涛明想要发飙,却被顾恒给硬拉住了。

    听到脚步声,几个古惑仔青年回头,袁峰也看见了顾恒几人,无助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光芒,很快又羞愧的低下头。

    “你欠他们钱?”顾恒盯着袁峰,有一丝怜悯,更多的却是失望,堂堂一个高等学府的大学生,竟然沦落成这样,何其悲哀。

    “他上个月跟我们老大借了两千块,现在利滚利,要还两千八。”

    “没问你话!”

    顾恒淡淡看向刚才说话的那个穿着红裤子的青年,那种经常发号施令所慢慢培养出来的威势,让对方嚣张的语气为之一滞。

    “恩!”袁峰声音很小,头却埋的更低了,如此狼狈的模样被室友看到,简直是羞愤欲死。

    “欠了多少?”

    大概是刚才被顾恒一句话给噎住,自觉失掉面子的红裤子青年再次嚷道:“说了两千八,你刚才没听明白吗?”

    “借据!”

    “吆喝,听你这口气,是打算替他还钱吧,那敢情好,来来来,这是借据。”

    红裤子青年顿时笑出声,还拍了拍袁峰肩膀,说道:“有这样阔气的朋友早说嘛,害我刚才还动粗,以后要是还想借钱的话,可以继续找我们雷哥。”

    红裤子青年走到顾恒面前,没有直接把借条给他,而是摊开,让顾恒晃荡着。

    “看清楚了没,借款人,借款金额,都没错吧!后面还摁了红手印呢。”

    “错是没错,只是金额不对,借两千,一个月还两千八,是谁给你们这样的权利,可以收这样高的利息?”

    几百块钱,对于现在的顾恒来说,不比零花钱多多少,可他却不想给这些放高利贷的人,说的不好听点,他宁愿把钱给街上的叫花子,换成硬币扔河里去听个响声,也不愿意给这群专门坑人的败类。

    在他眼里,放高利贷的,就是社会毒瘤。借钱时跟你和颜悦色,等到收款时,一个个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

    是,你可以用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借口来给自己找理由,可你喊得再好听,有本事让法律也认可你的行径啊,让全国人民认可你的生意啊。

    只敢在黑暗角落里做营生的,不是毒瘤是什么?和那些走私贩毒的,有什么区别?

    红裤子青年脸色一沉,一把把借条扯回去,语气很不善的说道:“那你这意思,是不打算还钱了。”

    “钱我帮他还,该还多少,就还多少。你别跟我多要,我也不会多给。”

    另一边,一个脸上有一道细长疤痕的青年冷笑起来,轻轻拍打着袁峰的脸哼道:“小子,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么有个性的朋友啊。”

    “我操,你特么再动手,到时一分钱都没得还,你信不信?”

    暴脾气的万涛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真论对袁峰的交情,他们绝对比很少在寝室的顾恒,要来的深,毕竟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日子久了,总会有点感情的。

    若非如此,他和刘华也不会在明知无法拉袁峰回头的情况下,还轮流请他吃饭。

    对万涛明的这种说话方式,顾恒不是很认同,怕反而会激起对方的逆反心理,让袁峰多遭罪。

    但对方这种讲义气的性格,又让顾恒很欣赏,想军训那会,和那群体院生开干时,这东北汉子也是二话不说,直接撩起袖子就上的。

    因此,被话赶话,顾恒只能和万涛明站在统一战线上,再加上他这一路的见闻,心里也憋着一股莫名的邪火,声音转冷,说道:“他的话,就是我的意思,从现在开始,你再动袁峰一下,就少还一千。你们要是做不了主,就让可以做主的人来谈。”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