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学校附近租来的房子里,顾恒已经睡着,顾爸顾妈却辗转反侧。

    “他爸,小恒说他一本稳过,甚至还能上重点本科,我怎么就有点不踏实呢?你说他平时的成绩单,也就五百三四十分左右,刚够一本线的,怎么一下子进步这么快?上次模拟考试他可是还退步不少。”

    卧室里,顾妈睡不着,虽然盼这一天盼了好多年,可临了,又有点不敢相信,怕空欢喜一场,也怕顾恒眼高手低,等成绩出来后没达到预期目标受打击。

    顾爸比顾妈更没底,起床走到窗户边开始一根接一根的抽烟,沉声道:“儿子既然有把握,那自然是考的不差。再说,他明天不是还要回学校估分吗,到时候就知道了。”

    第二天一大早,顾恒早早的起床,精神百倍。顾爸顾妈却是哈欠连连,一晚上都没睡着。

    顾恒知道他们的担忧,要想解除这种状况,等今天估完分回来,他们心才能能落回肚子。

    吃完顾妈的爱心早餐,顾恒哼着小调出门:太阳高高照,我去炸学校……

    学校今天确实炸了,到处都是讨论高考题的,有的面带笑容,有的哭丧着脸做好了复读打算,还有的玻璃心,已经当场掉泪…

    顾恒走进教室,黑板上已经写满密密麻麻的粉笔字,每人桌子上,还多出一份学校打印的高考试题。

    是语文答案,来的人已经拿起卷子对着黑板上的答案开始估分。

    任何的竞技,包括高考,总是有人欢喜有人愁,酸甜苦辣在班里每个人心中酝酿,具体什么滋味,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顾恒对完语文选择题,暗呼信阳嬿果然没错,要是他自己做,就得丢两道题。

    一一对完,语文作文少估点,按照55分来算,得出一个让顾恒很满意的数字,123到128之间,不能确定的部分是一些主观题,多一分少一分,纯粹看阅卷老师心情。

    一块黑板只能写满一门学科的答案,其余几门在别的教室,顾恒溜到隔壁二班。

    数学估完,112到116之间。

    英语估完,得益于阳嬿自作主张的把选择题答案全给了他,估分最少125。

    至此,顾恒已经有点飘飘然,理综就算只考个200分,也有560左右,985重本基本上已经彻底稳妥。

    打听到最后一门理综答案在楼上阳嬿一班教室后,他飞奔上楼,忍不住想和阳嬿分享他的开心和喜悦。

    不知不觉,那个带着金丝边框眼睛,有着小虎牙的姑娘,已经在他心里占据一席之地,谈不上怦然心动,却有一番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触。

    可惜,一班教室里没碰上阳嬿,对完答案,估出比平时模拟考高出四五十的高分,230左右,但苦于没人分享此刻的喜悦,他有点小惆怅。

    在座位上傻等了半小时,阳嬿还没来,他起身走人,刚出门,瞧见脸色不好的阳嬿,连走路都是低着头。

    顾恒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她考的不好?

    不应该啊,自己这个捡漏的都比平时考试高出七八十分,没理由她没考好?

    “阳嬿!”顾恒打了声招呼,没敢问她考的怎么样,怕听到不好的消息。

    没成想,阳嬿忽然嘴一瘪,泪珠子哗哗的落下来。

    “怎么了,是不是考的不好,都怪我,都怪我,是我连累你没考好。”顾恒一个劲道歉,愧疚万分。

    他有点手足无措,想安慰,又知道说什么都没用。想抱一抱她,又怕造成误解,今后给她带来更大的伤害。

    阳嬿轻轻摇头,凄楚道:“是罗妮,她昨天状态不好,最擅长的英语没考好,理综还有两道大题都没做完,今天打电话就一直在哭,都不敢来学校对答案,还说不能陪我一起上大学了。”

    顾恒一脸懵逼,敢情就为这事啊,害的他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呢。

    不过不得不承认,她们两姐妹关系确实好,一个没考好,另一个哭的比当事人都伤心。

    对罗妮,顾恒仅仅只是当朋友,听到对方没考好,顶多心里有点可惜,谈不上多难过。

    不过为照顾阳嬿的情绪,他还是摆出一副扼腕叹息的表情,像哄家里腻人的小丫头一样轻声安慰道:“别哭了啊,没事,她今年没考好,复读一年,说不定明年考的分更高呢?到时候你们姐妹还是可以在一个城市上大学。”

    阳嬿慢慢止住哭泣,顾恒陪她去对答案,几间教室下来,他看阳嬿的眼神跟看怪物差不多。

    保守估计670分,厉害了,我的天!

    这分一出,最少也是一个市状元,全国任何一所大学可以随便可劲的挑!

    为庆贺两人高考成功,也为了让阳嬿尽快从闺蜜高考失利的阴影中走出,顾恒请阳嬿去市里刚开不久的肯德基,吃完后又带她去逛商场,送了一部时下最流行的MP3。

    这年头MP3死贵死贵,不比手机便宜,若不是昨天高考完土财主黄毅孝敬了一笔,顾恒还真没底气送如此高大上的礼物。

    阳嬿开始死活不要,顾恒说可以下载英语听力、听流行歌曲,特方便,她还是直摇头。最后顾恒祭出绝招,说是临别赠礼,她才勉为其难的收下,小心翼翼的揣进兜里。

    把阳嬿送上车,顾恒拿出手机,给土财主黄毅打电话,刚才一个MP3出去花掉不少,该从财主身上找补回来了。

    “喂,顾哥,昨天坐你旁边的那位大神是谁?太牛逼了,我英语光靠选择题都有100分以上,还有理综,我靠,我都能有220,你就是我亲哥啊,燕影大学就是我盘里的菜了。”

    拨通电话,顾恒还没开口,那边就叽里呱啦的喷起口水,等听完,顾恒一细想,好像哪里不对。

    燕影?燕京电影学院?我去,碰上燕影的了,那昨天黄毛是在跟我演戏?

    顾恒顿时感觉整个人生都充满欺骗,原本以为黄毛靠自己帮忙,顶多上个小二本,没成想,一跃变成燕影的高材生,岂不比自己还潇洒?还可以泡未来的明星,真是日了狗了。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想想黄毛昨天还下跪求饶,顾恒觉得身心都被彻底玩弄了,相当的愤慨,一分两百包上燕影,有这样便宜的事?

    “你艺考过了?”顾恒压抑着躁动情绪,开口询问。

    “必须过,我爸有钱,我在这方面又有点特长,过艺考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那你演技不错罗,连我都敢耍!”顾恒听着对方的得意劲,声音忽然变冷。

    “不,不,顾哥,你千万别误会,我绝不是耍你,总而言之,诶,一时半会也说不清,这样,你挑时间选地,整个涟水市任何地方,我随叫随到,当面解释,并表达我的感谢之情。”

    黄毅急忙解释,他敢发誓,昨天被勒住脖子不能呼吸那一刹那,他绝对是本色出演,至于后面的,也是一半是戏,一半真情流露,他是真差点吓尿。

    他还小,碰上动辄敢往死里整人的凶悍顾哥,他也发憷。

    他没想过事后翻脸或者报复,不敢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是他爸曾多次教育过,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别以身试险,不值当。

    “行,我等着,没一个满意交代,我会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顾恒挂断电话,有点闷闷不乐。

    刚才的威胁只是纯粹放放嘴炮,他一个成年人,可不会冒着风险去得罪一位在市里有点能量的土豪。

    当然,若是黄毅真敢耍他,等他有能量碾压对方全家的时候,他不介意让对方为今日的行为付出代价。

    来日方长嘛,他有足够的自信,自己未来要混的比黄毅好,也要比黄毅他爸要牛。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