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越来越近,大家又重新进入到紧张的高考复习!

    那晚溜冰过后,顾恒回校第一件事就是以顾哥的身份,招呼他的“马仔”,也就是小贱贱及他的老乡王凯等人,务必在一天之内把阳嬿的行动规律摸准,并且立即上报,就连什么时候上厕所都不许漏掉。

    于是乎,各种巧遇开始接连上演……

    一日三餐当然不用说,每次阳嬿和闺蜜罗妮刚打到饭,顾恒十有五六就会碰巧出现,剩下的十之三四,则是有意的回避,以免巧合过多,显得很刻意。

    这时候,顾恒通常是一句“好巧”应对,然后理所当然的和她们坐到一起,聊聊学习心得,逗几句乐,偶尔也装装深沉,显摆下身为一个重生者的远见卓识。

    除此之外,阳嬿每次晚自习后喜欢一个人带着随身听到操场散散步,听听英语磁带。

    顾恒得知后,立刻将晨跑改成夜跑,人为制造偶遇,跑完之后累了当然是要买点喝的,这时再“顺便”给对方带瓶饮料,不管接不接受都霸道的强塞过去,友谊的小船开始越划越稳。

    只是阳嬿不知道的是,在她回寝室之后,某人匆匆洗完澡,还要翻墙溜出学校去网吧赚外快,要不然可没这么多闲钱天天请客,又是饮料,又是食堂加餐什么的。

    有句话说的好:认真的男人最帅!

    当顾恒认真的想要和阳嬿攀交情,千万百计的展现他的人格魅力时,在阳嬿眼中,他无疑是很帅的。

    一个内心成熟的男人,顶着一具有点帅的年轻身体,从谈吐到为人处事,很容易给年轻的小女生留下好感,最起码是不反感,甚至内心还有点莫名的小悸动。

    近一个星期下来,阳嬿开始苦苦压抑,给自己找各种各样的理由去拒绝一个男生突如其来的示好:比如那人真的只是想和自己做朋友,没有别的想法。比如那人其实是声东击西,真正想要接近的,可能是容貌出众、性格活泼的闺蜜罗妮。再比如,自己是好学生,而且又临近高考,必须要把全部心思放到学习上去,不能有其他的想法。

    但不管怎么说,阳嬿无法否认,她心乱了。

    明明想去回避,可晚自习一下课,又忍不住带着期待和忐忑往操场上走,去邂逅那一场没有罗妮的两人独处,哪怕是在一起静静的走着,又或者听他好听的嗓音哼唱几句歌词,感觉也是极好的。

    阳嬿还在压抑,罗妮却已经压制不住了,某次两人独处时,她跟闺蜜如实交代:“怎么办?小嬿,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了。”

    阳嬿咯噔一下,她可以确定罗妮口中的那个人是谁,却只能保持沉默,内心百感交集。

    怎么办,怎么办?如果罗妮去表白,他会答应吗?毕竟罗妮这么漂亮,很少有男生会拒绝的吧?

    她开始期待,那个人成为很少的一部分。

    “小嬿,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啊?”平常在其他男生面前高傲的跟只小孔雀一样的罗妮,此时小脸红扑扑的,娇羞万分。

    “啊!”阳嬿神情有点蒙,有点慌乱。

    “算了算了,不和你说这个了,反正你这种学霸是很难领会俗世间的****的。”

    罗妮紧握了握秀气的拳头,深吸一口气,语气异常坚定的说道:“不管了,我明天就去跟他表白。虽说快高考了,虽说我曾发过誓高中不谈恋爱,但我就是管不住自己。

    你是没看到,那天我们去溜冰的时候,有几个三中的小混混还想跑过来占本姑娘便宜,结果周胖子把顾恒叫过来往那一站,一个眼神就吓的那些混混都不敢吱声,简直帅呆了。还有还有,他冷静的时候看起来特男人,一本正经逗乐的时候又超可爱,看到他我就会忍不住心砰砰直跳。”

    看到罗妮眼中闪烁的小星星,阳嬿越发心慌了。

    那天溜冰场上的小插曲她也有看到,而且她了解的更多,顾恒亲口跟她说过,那些三中的以前就挨过顾恒的揍,所以才会轻易服软。

    她原本以为,只有自己发现了他的好,没想到在罗妮眼中,他形象似乎更加高大完美。

    难道,他要被罗妮抢走了吗?晚自习课后的操场上再也见不到他挥汗如雨的奔跑身影了吗?

    想到这些可能,她脸上在强颜欢笑,内心在惆怅。

    …………

    翌日,晚自习下课。

    阳嬿手里紧握着一封折成爱心的信,是罗妮让她转交的,有那么一瞬间,她心底有个小魔鬼在召唤,让她差点产生将信撕烂的冲动。

    但最终,这一封信还是交到了顾恒的手上,然后,顾恒懵逼了。

    他对天发誓,真的只是想纯粹的和阳嬿成为好朋友而已,哪成想竟然误伤,让她的闺蜜给盯上了。

    他开始沉默,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不是有点太过分。

    本来,想要在高考时占小便宜的想法就有点不上道了,要是还因此让罗妮,更甚者是阳嬿产生什么困扰,以至于造成她们高考发挥失常,那他罪过可就大了。

    只是想搞点小抄,顾恒将其定义为偷奸耍滑,不可取,但他不觉丢人。要是因此毁掉别人的前途,还伤到一个花季少女的心,那就是彻底的人渣了,这是底线,不能破。

    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就是人有节制,有一道衡量自己行为的底线,过了,禽兽都不如。

    他觉得有必要趁机说道一下,也顺便给阳嬿提个醒。

    “阳嬿同学,麻烦你帮忙转告罗妮,就说能得到她的青睐我很荣幸,也很惶恐,因为我们还太年轻,没有足够的判断能力去给“爱”字下一个定义,所以才要更加慎重。

    况且,如今我最大也是最重要的目标,就是高考,父母养育我十来年,就盼着我能够考个好成绩,将来能出人头地,我绝不能辜负他们的殷切期盼。最后,希望不要因为今天的事情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大家仍然是很要好的朋友,如果不久的将来,我们都上了大学之后,她还有这样的想法,我会认真考虑的。”

    一番打过腹稿的话,有真有假,顾恒说的很严肃很认真,他相信以阳嬿的智慧,应该能明白。

    而且,为了将对罗妮又或者是阳嬿造成的困扰降至最低,他在杜绝某些可能的同时,又留下一扇“大学之后皆可期”的大门,不会让他与阳嬿的关系因此陷入僵局,反而会让对方满怀憧憬。

    阳嬿回神,刚才顾恒一本正经的成熟模样,正是最吸引她,让她心怀乱撞的罪恶根源,她刚才差点看呆了。

    她低头假装很认真的在听,小模样依旧很文静,只是镜片下的眸子在某个刹那,忽然透露出异样光泽。

    犹豫半晌,她轻声问道:“那,你想好报考哪所大学了吗?”

    “我呀,还没个定准呢。不像你,全国的大学都可以任意挑,我们是属于靠天吃饭,运气好点,考的分多点,选择的余地就多些。运气差的话,搞不好就只能回家务农了。”

    阳嬿盯着前面大步迈开的洒脱背影,没有因为对方的插科打诨而心里轻松,想到可能从此天各一方,竟莫名的有些酸涩。

    小步追上去,她鼓励道:“不会的,你前天不是给我看过一份你的模拟试卷吗?以你的水平,只要好好发挥,一本很有希望的。”

    “你也说了只是很有希望啊,要是高考时题目难点,或者是正好出些我没掌握的知识点,那就悬了。你说,高考时我要是坐你旁边该多好,别的不说,光是瞄两眼填空选择题,高考绝对轻松拿下,到时说不定我也能去燕京天安门看看。”

    顾恒这时候没敢去看阳嬿的眼睛,怕露怯。

    他明知道高考时是和阳嬿同桌,明知道阳嬿属意燕京大学,偏偏故意这样说,是在提前打预防针,试探口风。

    去燕京天安门看看?不是摆明说他也想考燕京的大学吗,这样两人将来不就还在同一个城市读书,有更多可以期待的未来?

    其实话说完的时候,顾恒就后悔了,特后悔的那种。

    对他而言,高考只是完成顾爸的梦想,考的稍微差一点也没关系,再差也不可能比前世考个民办二本院校差不是?

    可他不是特别在意的东西,对阳嬿来说却关乎终生,决定着她将来的命运。这时候抛出一个美好未来,等她发现两人高考场上真是临桌时怎么办?

    照顾下吧,她这样的乖学生该承受多大的心里压力?那可是高考场上呢,万一因此发挥失常呢?不照顾吧,岂不是青春的懵懂情怀就此夭折?

    两难的选择留给她,多残忍!顾恒又于心何忍?

    阳嬿愣了愣,想到似乎听过类似的话,清脆的笑声低低传出,说道:“要真像你说的,我绝对帮你。我跟你说,我虽然不懂怎么操作,但罗妮可懂不少呢,她还传授给我好多小绝招,说是为了以防万一,高考她要是和我坐前后桌,必须要包她上个好大学,否则就要跟我散伙。”

    微微扬起的笑容下,两颗可爱的小虎牙露出,乌黑的秀发在随风飘扬,说不上美,却很有味道,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

    顾恒第一次见阳嬿如此灿烂的笑容,忍不住想,要是她再稍微成熟一点,打扮一下,绝对会是一枚气场不输罗妮的气质型女神。

    …………

    是夜,顾恒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海中有个笑容在不断闪现。

    俗话说,十五岁的男生看脸,二十岁的男生看胸,三十岁的老司机看腿看腰看气质。

    阳嬿腰很细,腿型比值圆润,身材比例很好,最难得的是有气质,是顾恒这种老司机比较青睐的对象。

    要不是有一个肖潇在另一片时空中用痴情守候彻底征服了顾恒,或许他不介意去撩拨一下阳嬿躁动的青春小尾巴。

    算了算了,瞎想什么呢,年轻就这点不好,荷尔蒙太旺盛,容易想女人。

    顾恒自嘲一笑,翻身睡觉!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