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恒,今天我生日,天籁之音四号包厢午夜场,你这个麦霸到时可务必要赏光哦。”

    手机里,一个甜美清脆的声音响起,正徘徊在十字路口的顾恒眉峰微皱,略显疲惫的面容上挤出一丝苦笑,说道:“不了,你们玩的开心点吧,今晚还要赶火车回老家,我一发小的儿子满月,要摆酒席,得回去一趟。”

    “那,好吧!不过等你回来后,生日礼物记得一定得补上哦!”电话那头的口吻虽略显俏皮,却难掩淡淡的失望。

    “一定的!”

    顾恒随口答应下来,又闲聊了两句,挂断电话。

    看着十字路口两边拥挤的人潮,顾恒轻叹一声,默默走到公交站台,等待着那趟三年来都从未更改过路线的902路公交车。

    刚才打电话那人叫谢巧巧,和他是同事,都在市中心的一家房地产公司当销售。

    不过,对方人年轻漂亮,为人处事方面也颇为老道,在短短不到半年时间里,销售业绩呈直线上升,似乎随时有将他这位入行两年的前辈给拍死在沙滩上的节奏。

    无才,无财!

    这便是顾恒的现状,已过而立之年的他依旧没成家立业,用时下比较流行的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典型的loser失败者。

    大抵是在谢巧巧初来乍到时,他这个领队毫无保留的传授了经验,又或者是因为曾经的一次业务纠纷中,他还算高大的身影适时站了出来,再或者,是因为他那张有了细密胡茬的面孔在沧桑之余,还有几分小帅……

    这种种因素结合在一起,导致了那个刚出校门的小姑娘,不知在何时,对他这个已经步入大叔阶段的“loser”有了某种好感。

    只是,他对这份好感,一直选择装傻充愣。

    早已不再是愣头青的他很清楚,好感并不能代表什么,当两个人真的走到一起后,车子房子票子这些物质基础,足以将彼此曾经的那点好感彻底破坏殆尽。

    所以,在扛不起一个家庭的重担之前,在底线还没有低到只管脱裤子、不去管其他之前,他不想破坏彼此之间还算要好的友谊关系。

    人生如白驹过隙,一眨眼,人生这条看似漫长的道路也快走完一半,顾恒开始感到前所未有的惆怅与彷徨,不知接下来的路,该如何继续走下去。

    安于现状,固然可以保证自己的衣食无忧,可一个男人,肩上要背负的,绝不仅仅只有这些。

    这一辈子,他对不起谁都可以,唯独不能辜负的,是含辛茹苦为他操劳一生、盼他成龙的双亲。

    当年高考,他名落孙山,父母倾尽家底,供他上了一所学费昂贵无比的民办大学。而毕业后,他在社会上摸爬打滚也有近十年,却仍一事无成。那点可怜的收入,也早已为他当初的创业梦想买了单,甚至还一度背下不少经济与人情债。

    这些年,他除了过年外很少回家,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觉得自责与惭愧,无颜面见父母。

    他知道,父母其实并没有盼着他每个月寄回家多少钱。他们只是朴素的想着,儿子在外打拼,能够多保重身体,能够多回家走走,能够早点成个家有个孩子……

    可就连这些简单的要求,他都无法满足。

    衣锦还乡,这个可笑又可悲的执念,将他牢牢禁锢在了“湘江”这座钢筋水泥打造的繁华都市囚笼里……

    “希望时光慢些吧,不要让你再变老啦……”

    熟悉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将他从苦涩的记忆中拉回,还以为又是谢巧巧,可一看来电显示,却是一个相当陌生的座机号码。

    “喂……”

    “喂,是顾恒吗?这里是涟水市人民医院!是这样的,你父亲意外出了车祸,现在正在医院进行抢救,你母亲刚才在签字时,高血压忽然病发……”

    后面的话顾恒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整个脑袋在刹那间,宛如被惊雷击中,不断在“嗡嗡”作响。

    这一刻,他只觉得全身力气被瞬间抽空,脚下一个踉跄,差点直接栽倒在地。

    “兄弟,你没事吧?”旁边一位青年好心扶了一把,才让面无人色的他没有当场摔倒。

    “不,你们绝对不能有事,我绝不允许你们抛下我,你们都要给我平平安安的活到百岁。”

    顾恒视线不知不觉间就模糊了,顾不得向旁边青年道谢,只是一个劲的失神低嚷着。

    恰好,对面一辆出租车正经过,恨不能立刻飞回父母身边的他直接横穿马路,打算拦车。

    “哧……,砰!”

    刺耳的刹车声,猛烈的撞击声,紧接着,混乱与躁动的人群发出一片惊呼。

    在这个下班的高峰期,马路上,又多出一起车祸。

    “不,我不能倒下,我还要回去。我要是死了,爸妈怎么办?”当被撞飞的那一刻,顾恒脑海中,最后的执念开始慢慢消散。

    恍惚中,他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到他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十八岁那年,青春正恣意飞扬的时候……

    那时,四月的阳光暖暖的,晒在身上,格外的惬意,让人不禁想在午后的课堂上打个盹,小憩一会。

    “不,我不能睡,我要回去!”

    深深的执念,让顾恒豁然惊起,思维再次开始转动,想要从某个黑暗深渊中挣脱。可上下眼皮却是有点不受控制,怎么都睁不开。

    “诶,顾哥,醒醒!”

    不知是谁拍了他一下,正心急如焚的顾恒整个人就像是过了电一样,所有器官开始慢慢被激活。

    睁开朦胧的双眼,看到的是一副陌生而又熟悉的场景:宽敞明亮的教室里,一缕缕辉光透过窗户,照在一张张朝气蓬勃的面孔上。成堆的书籍中,只听见笔尖划过纸张的刷刷声不断响起……

    顾恒的视线,最后定格在黑板右下角几个格外显眼的粉笔字上:距高考仅有62天!

    顾恒的眼神显得有点呆滞,这一刻,他真正切身体会到“魂不守舍”这个成语的含义。

    一方面,是对自己眼前所看到的场景感到极度惊愕与茫然。另一方面,则是来自思维与身体的脱节,就像是人们迷信时常说的丢魂了,明明想坐直身体,可是身体却像是卡顿似的,好半晌才晃晃悠悠的坐正。

    除此之外,顾恒脑海里,还有许多似曾相识的记忆片段不断闪过,仔细一想,分明是自己高三以前的经历。

    呆呆的看着左右那一张张有些熟悉的年轻面孔,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校服,顾恒傻了,第一反应是,难道自己在做梦?可这梦未免也太逼真了点吧?

    要不是做梦,那这是不是代表自己重生了?灵魂以一种自己无法理解的方式,正与2001年的自己融为一体?

    想做点什么来证实自己的猜想,顾恒晃悠着手慢慢伸到自己大腿上,不轻不重的掐了把,有点疼!

    顾恒还是不敢相信,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回到了高考那一年呢?真不是在做梦?

    不信邪的他眼珠转了转,又伸出安禄山之爪,朝着前桌周胖子腰上的“游泳圈”,缓慢而又坚定的伸过去。

    接着,一声凄厉的“哎呦”声传遍四方。

    一声惨嚎,让顾恒冷不丁打了个颤,随后,像是察觉到什么,脸上又是一喜,没想到周胖的叫喊居然还自带回魂效果,这一声喊,貌似让自己一下子变得正常了。

    伸手,抬脚!

    大脑下达指令,身体立刻随之做出反应,再没了刚才卡顿的现象。

    与此同时,一大片目光齐刷刷注视过来,没怎么经历过大场面的周胖子闹了个大红脸,指着身边,又羞又恼的辩解道:“是,是顾恒,他刚才忽然掐我。”

    面对着同学们传来的或愤怒、或打趣的眼神,顾恒嘴角慢慢勾起一个弧度,傻傻的笑了。

    然后,他还没来得及表达一下自己的激动心情,就被闻声而来的班主任叫去了办公室,度过了重生后,颇为难忘的第一天。

    这一天,他正青春年少,可以悠闲的漫步在校园小道中,享受着午后的惬意阳光。

    这一天,父母两鬓还未斑白,还在等待着他考上一个名牌大学回家,好大摆酒席,宴请亲朋。

    这一天,距离高考还有两个多月,人生第一道最重要的关卡正等着他去攻克。

    这一天,他躺在寝室坚硬的木板床上,整晚都没有睡……

章节目录

重启辉煌人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亿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亿凡尘并收藏重启辉煌人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