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后赛的抽签结果,总的来说让刚铎和星照都不大满意。

    具体赛程安排是这样的,A组熊猫对雷蒙,B组洛克对龙彪,C组星照对尤涅若,D组刚铎对太易。然后A对B,C对D。再然后两边的胜者争夺冠军。

    从赛程看来,首先星照要过尤涅若这一关,难度很大。但是如果星照过了这一关的话,那么刚铎基本不可能有机会去打决赛。

    换句话说,矛盾的焦点,一开始就集中在了C、D两组的下半区。

    相比之下,上半区虽然公认水平更高,但却没有下半区的比赛更加吸引人大家都知道这场“NBA”的根本原因在哪里,尽管高手交锋很值得一看,但在过去这几个月里面,大家也已经看够了。现在吃瓜群众们只对焦点问题感兴趣。

    所以,甚至就连比赛的时间,都在吃瓜群众的强烈要求下被调整了。

    四月六日、七日、八日,星照对尤涅若。然后是熊猫对雷蒙、刚铎对太易、洛克对龙彪。接下来,休息一天,下半区决胜,再然后上半区决胜,以及争夺总冠军。

    如果每一轮都打满三场的话,理论上四月二十七日,这次从爱丽丝提出构思到最后完成的“NBA大赛”将在距离一年还差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完全结束。

    当然,这个日期很可能会提前好几天,毕竟二连胜的情况应该不会太少见……

    比方说第一轮,星照对尤涅若的比赛,很多人就看好尤涅若直落两局轻松横扫获胜。甚至连赌局庄家爱丽丝都这么想,所以当她见到剑十三气势汹汹地将足有半人高的一大袋子金币扔在面前,押星照赢的时候,顿时瞪大了眼睛,有些不知所措。

    “这个……星照赢,是1赔8.5,这意味着……”

    “别废话!”剑十三恶狠狠地说,“收款!开赌单!”

    爱丽丝却不肯伸手去接,那一袋子金币乍看上去或许也不是特别多,但是她一眼就看出来,这袋子并不是普通的皮袋,而是魔法道具“金币袋”,里面能够储存的金币重量,远远大于同体积的黄金。

    这么一大袋,如果装满了的话,怕不是会有上百万金币!

    爱丽丝并不穷,常规赛期间,她靠着坐庄开赌局,赚了很多钱。以“流动资金”而言,她很可能比一些国家的国库都更加给力。但即便如此,她也没胆量接下这样的押注。

    这一笔要是赔了,她不仅要把自己近一年开赌局赚来的钱都赔出去,或许还要贴老本,甚至可能……连老本都不够贴的。

    到时候,难道还要找人借钱?

    且不说以她的人缘,究竟能够借到多少钱,光是掌心朝上向人借钱这种事,就让她觉得大丢面子,不愿为之。

    所以她思考了一会儿,摇头说:“你的赌注太大,我接不下?”

    “连赌注都接不下,你还学人开赌局?”剑十三瞪着眼睛喝道。

    “我没想到会有人押这么大的注。”爱丽丝有些尴尬地解释,“这么大的赌注,我赔不出来。赔不出来的押注,我想接也接不了。”

    “你还没看我带了多少钱,怎么知道赔不出来?”

    “看这袋子就知道了。你既然扛这么一袋子过来,就算不全满,至少也满了七八成……这数目太大了,要是星照真赢了,加上别人的押注,我一共要赔出上千万金币。”爱丽丝叹了口气,“你看我像是有那么多钱的人吗?”

    剑十三冷笑起来。

    他当然知道爱丽丝不会有那么多钱,甚至于……扛着这一大堆钱来押注,都是他算计好了的,或者说,是星照算计好了的。

    爱丽丝自己都不知道她究竟赚了多少,但星照知道。自从这个大恶魔开始主持赌局,她就在关注大家投注的情况。因为投注和赔付情况是公开的,所以她很清楚地统计出了爱丽丝总共在“常规赛”阶段赚了多少。

    接近八百万金币。

    这简直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天文数字,足以让西大陆各国国王为之侧目,足以支撑至少两场灭国规模的战争。

    星照觉得,这笔钱是不义之财,不应该让它留在爱丽丝那边。

    所以她设计了这次的行动,名为“洗白”。

    洗白那些不义之财,让它们在正确的地方发挥出正确的作用来。

    爱丽丝当然没想这么多,跟剑十三争执了一番之后,她收下了总额为五十万金币的押注。

    她可以肯定,至少这个数目的押注,她能够赔付得出来。

    当然……事实上她并不认为自己真的会需要赔付这笔钱,只是有备无患罢了愉悦犯虽然很多时候显得不用脑子,其实他们往往是很有脑子而且很谨慎的,否则的话,那就不是愉悦犯,而是作死党。

    剑十三满脸不屑地走了,过了一会儿,他来到了森林之中的研究所,星照、熊猫等人已经在这里等待。

    “怎么样?”熊猫问,“事情办成了吗?”

    “小圆脸比我们预计得更加谨慎。”剑十三叹了口气,说,“她只肯接下五十万。”

    “五十万也不少了。四百多万,再加上之前我们的押注……总的来说,对她来说也称得上是伤筋动骨。”熊猫笑了笑,说。

    星照却摇头:“不够!不能让爱丽丝破产的话,赢多少都没有意义!”

    她看着共同参加计划的众人,严肃地说:“爱丽丝必须受到惩罚,她不是一向喜欢只求愉悦不问善恶吗?我们就要让她也愉悦一次大众。所以我们必须要让她破产,让她背负上沉重的债务,才能狠狠教训她一回!”

    “人不受到教训,是不会警醒的!”洛克点头说,“我赞成星照的意见。”

    “但是……我们都已经下过注了,加起来也不够啊……”

    “所以我打算再找别人。”星照沉思了许久,终于下定了决心,“我找老白他们去!”

    “他们?他们就算想要押注,也没多少钱吧……”

    “他们这些年基本没用过钱,十几年的分红累计下来也不是小数目。”星照说,“何况……你觉得爱丽丝这个愉悦犯会在乎他们的钱从哪里来吗?”

    半个小时之后,平常都在图书馆里面俨然要长蘑菇的几个“真·死宅”来到了城堡大厅,找爱丽丝押注。

    虽然纳闷这些死宅为什么会拿出十几年攒下来的老婆本搏一把,但爱丽丝还是接受了他们的押注。

    她看着这几个家伙有些担心却又强作镇定的样子,忍不住愉快地笑了。

    这样的场面,无论看多少次,都让人赏心悦目啊……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