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上,剑光闪烁。

    太易和洛克站在擂台的两边,脚步一动不动,若干道剑光却在两人之间不断碰撞,发出密集的金铁交鸣之声。

    事实上,普通人根本不可能看清那些在空中碰撞交锋的剑芒,他们只能看到光芒不断闪烁,无数的火星到处迸起,还有地面上不时出现的裂纹,以及双方身上时不时出现的一两条伤口。

    就算是熊猫等人,也没办法看清双方交锋的详细招数。虽然他们聚精会神的话,的确能够追踪一两把剑的轨迹,可此刻在空中厮杀的并不是区区一两把剑,而是十四把剑!

    蜀山剑仙太易,使用的是她自制的“七星剑”,一套七柄,用五金之精为原料,采集北斗七星的杀气融入剑胎,又借了柳道青的关系,将它们供奉在艾兰茨王国的庆典礼台上,汲取一国国运压制星辰杀气,最终国运和杀气融为一体,使得这套飞剑拥有了超乎寻常的灵性。

    按照她的计划,将来等东土舰队抵达西陆,东西大陆之间的沟通恢复,她就要前往东土,寻找七种属性不同却又出于同源的天材地宝,将这套飞剑进一步淬炼增强,最终作为自己的强大杀招。

    魔剑之主洛克的七把魔剑,却没有一把是他自己铸造的魔剑也不可能依靠自己铸造得到,它需要以人间的“故事”作为依托,才能以剑为载体,将“传说”的力量具现为奇妙的能力。这七把魔剑的来历倒是挺一致的,全都是“剑王”尤因·特雷拉生前收集……虽然其中不止一把并非实战武器,只是装饰用品。

    洛克是个固执的人,虽然他知道只要自己开口,特雷拉国王锡安陛下肯定愿意将这些宝剑拱手送上,但他却宁可用宝物去交换,甚至还一定要公平交易。为此他不仅用掉了自己攒下来的DKP,甚至还向熊猫借了一大笔。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七把魔剑觉醒之后,渡过了最初那段磨合期,他在擂台上立刻就呈现出了近乎无敌的姿态。

    魔剑的飞行速度极快,攻击范围也极大。整个擂台几乎都在他的火力范围里面,甚至只要一瞬间,他就能对擂台上任何位置发动六七次攻击。

    面对这样的攻势,除了几个专业铁皮,真没人能够扛得住。

    更重要的是,和游戏里面大家人手一套顶级装备的情况截然不同。因为“地图不够高级”的限制,穿越者们目前使用的装备并不是很好。或许在西大陆的高手们眼中,他们一身装备已经堪称豪华,不少人甚至可以算是“武装到牙齿”的典范。但这些由穿越者之中能工巧匠们制造的装备,比起西大陆悠久岁月积累下来的那些稀有的顶级装备,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洛克最近得到的七把魔剑,全都是稀有货色!

    作为特雷拉开国君王的尤因,在几百年岁月里面,一直热衷于收集那些非同寻常的宝剑。这七把魔剑在他的藏品里面都算是精华,自然越发不同凡响。七把剑里面,倒有五把是金色品质。而觉醒之后,则清一色都是金色质地,要是聊天频道能够贴图,洛克将它们的属性都贴出来的话,怕是会有一大票非洲人提着长矛来找他决斗……

    此刻,这七把魔剑就将自身的灵性发挥得淋漓尽致,不仅来去如风,彼此之间更有许多的配合,硬是凭借本身的威力,挡住了有太易法术增强的七星飞剑。

    洛克站在擂台的一边,平静地注视着空中不断闪烁的火星,嘴角微微翘起,隐约有一丝微笑。

    他本来就是那种帅过头的美男子,此刻在激战之中展现出来的从容风采,更是给他额外增加了一分魅力,以至于观众席上不知道多少女人看着他的笑容,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在他的对面,太易虽然也算是个美人,奈何她脸上满是恼火之色,嘴里不断念念有词,手上还在划着剑诀,看起来一点也没有仙人的泰然自若,和洛克的淡定从容比起来,就显得有些狼狈,大大失分。

    聊天频道里面,赛米拉米斯就在感叹:“太易这打法,就算赢了比赛,也输了面子啊!”

    “蜀山剑派不是有人剑合一的方法吗?她为什么不人剑合一?”熊猫好奇地问。

    “人剑合一……那是拼命的招数。她倒是能够这么做,可一旦人剑合一,就是七剑融合,化为一道剑光横贯天地。我不知道洛克能不能挡得住,但我保证擂台和看台上的魔法盾挡不住,那些观众们更挡不住。”同为东土系职业的柳道青叹道,“这一剑出去,洛克未必会死,可观众起码要死一半。”

    “我突然有看少年热血动漫的感觉了。”熊猫说,“这不就像是双方在擂台上出大招,结果彼此都还没倒下,看台上观众已经死了一大片吗……”

    大家纷纷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却赶快迈开步伐,急急忙忙赶到看台上洛克身后的位置。

    太易虽然现在还能忍得住,可看她的表情,很显然她绝对不会忍耐很久熟悉蜀山剑派这个典故出处的人都知道,蜀山剑派从来就不是什么推崇“隐忍”、“退让”或者“中庸”之类思想的门派。他们的风格是“不要怂,就是干”,晚辈挑战前辈,菜鸟勇闯龙潭虎穴,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一怒之下不顾后果,也是他们生活中很常见的一环。

    作为一个玩家,太易的性格只会比那些蜀山剑仙们更加激进。她能忍到现在还不发飙,已经挺难得了……

    太易的确是忍不住了。她明明掌握着强大的杀招,却因为要顾忌伤及无辜的问题而不敢出手,以至于反而在场面上被洛克压住,心里不知道窝了多大的火。

    等她看到穿越者的高手们纷纷聚集到洛克身后的看台区域,那片区域的普通人又被疏散了很多,终于就再也忍不住了。

    “吃我一剑!”

    随着一声怒喝,她纵身跃起,七星宝剑化作七道光芒倒飞回来,正好和她自己化作的光芒融为一体,只见一道明亮得令人难以直视的光芒冲天而起,散发出比天上太阳都更加耀眼的寒芒,在空中只一盘旋,转眼就到了洛克的面前。

    七把魔剑自发结阵,却完全抵挡不住,被这道剑光冲得七零八落,洛克本人也随之被轰成了一团烟雾。

    剑光去势未尽,洞穿了层层防护,最后直到撞在竖起盾牌发动传奇技能的普雷特身上,才总算停了下来,化成眼神有些迷离的太易,踉踉跄跄回过头来,看向擂台。

    擂台上,烟雾重新汇聚成洛克的模样,虽然脸色苍白得几乎透明,甚至要拄着一柄剑才能站得稳,但他依然还站在擂台上,既没有死,也没有被打飞或者打倒。

    这场飞剑对魔剑的较量,最终以太易出界判负作为结局。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