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砸我们擂台!这都第几次了啊!”

    “是啊!熊猫你过分了!”

    面对十几个人的怒吼,熊猫毫不客气地吼了回去,声音比他们还大:“拐卖人口的有脸说我过分?你们心里就没点B数吗!”

    熊猫虽然平时一副憨厚模样,但毕竟也是猛兽,发怒的时候其实一点也不憨厚,只让人害怕熊猫人同样如此。

    平时,他都一副很和和气气的模样,然而此刻怒发冲冠的时候,身上迸发出的强烈气势,顿时震慑了那群本来就有些心虚的穿越者,让他们纷纷后退,不敢直撄其锋。

    过了几秒钟,才有人嘟囔:“……打赢了仗,抢钱抢女人,不是很正常的嘛!”

    “很正常?在哪个国家的法律里面‘很正常’?”熊猫冷冷地问。

    “在所有国家都是吧。”有人说。

    “咱们混网的都知道,空口白话没证据是不行的。”熊猫笑了,“你们先拿个证据出来,再这么说也不迟。”

    说完,他转身扬长而去,只留下那些念念不忘打擂台争“天弓”的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怀疑,以及担忧。

    第二天,聊天频道里面就被刷屏了。

    “我靠!怎么大陆各国都发布了‘暂时禁止战争掳掠行为’的法令?”

    “熊猫!这是你干的吧?这绝对是你干的吧!”

    “大佬啊!我给大佬跪了!您就为了给我们捣乱,居然逼迫大陆各国颁布新法令?!能不能不要这么秀啊!”

    类似这样的感叹或者说哀嚎,接二连三地出现在聊天频道里面。

    大家当然纷纷追问。

    这时候,熊猫很淡然地回答:“不要什么事情都找我,这些天我都在城堡里面,根本没去拜访大陆各国。我又不会分身术,怎么可能一边给你们捣乱,一边去做外交?”

    “可是……如果不是大佬你干的,还能是谁?”

    “你们有没有学过一段课文?”熊猫笑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神特么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我们就是想要抢个漂亮妞啊!”

    “是啊,没必要跟我们上纲上线吧!”

    “呵呵。”

    “大佬,您别呵呵啊,您呵呵得我们害怕……”

    “我跟你们实在说了吧,想要泡天弓艾米薇,可以,先想办法治好她,然后去追她。这谁都不会有意见。”熊猫先是缓和了一下,接着说,“但是,人家现在等于是个智障痴呆,你们连智障都要下手?知不知道艹智障是犯法的啊!”

    他这话一说,大家顿时都笑了。接下来“艹智障是犯法的”这句话被反反复复刷了至少五六十遍,气氛一片欢快。

    看到这阵势,那些刚刚还叫嚷的人不叫了,一个个垂头丧气。

    就在这时,爱丽丝发言了。

    “其实,打擂也不一定非要有擂台啊。”她说,“在地上画个圈,也就可以充当场地了嘛。甚至连专门划出场地来都没必要,周围的观众就是裁判。要是谁被逼得一路逃跑,那当然就是输了。”

    熊猫皱起了眉头,忍不住私聊赛米拉米斯:“你不是说要劝劝她的吗?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效果来?”

    “我劝过了,我还找不少人帮忙劝过了。”赛米拉米斯回答,“但是她坚持‘有趣就好’……我觉得她或许需要找个心理医生,这怎么看都像是传说中的‘愉悦犯’啊!”

    “咱们这里哪来的心理医生?安卡行不行?”

    “安卡试过了,不行。”

    “那怎么办?只能继续这样耗下去?”

    “反正我暂时没什么办法了……”

    熊猫叹了口气,结束了通话。

    几分钟后,他得到了弩骑士奈克哈特的通知,急急忙忙赶到了城堡的训练场。

    那群想要参加“比武招亲”的家伙正聚集在这里,一副虎视眈眈准备动手开打的架势。奈克哈特还在劝他们,但显然效果甚微。

    “你们就不怕丢脸啊?”奈克哈特说,“这不是让爱丽丝那坏心眼的小恶魔看猴戏嘛!”

    “看猴戏就看猴戏,反正又少不了一块肉……”

    “是啊,我们横竖已经丢过脸了。要是不坚持到底的话,岂不是白丢了一回脸!”

    “没错!”

    “就算是丢脸吧,要是丢一丢脸就能把‘天弓’艾米薇抱回家,我愿意丢这个脸。”

    “是啊!当初鱼锅为了追‘暴风公爵’卡特琳娜,也不知道丢了多少回脸……习惯就好了嘛。”

    “理解万岁!”

    “别指望我会理解你!艾米薇只有一个,我们都是敌人!”

    看这些家伙一边迅速达成共识,一边虎视眈眈,熊猫只觉得太阳穴在“突突”地跳,恨不得抡起拳头把他们一个一个打成猪头,送去帮公会里面那群写手和本子王们当苦力!

    然而只是想想而已,面对这么一群人,就算是他,也没本事一个打十几个。

    ……就算加上旁边等着看热闹的奈克哈特、雷蒙等人也不行。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坐在了练武场旁边。

    既然拆不成擂台了,就先看看这群家伙的水平吧。

    在这群人里面,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潜行者刚铎。

    “唉?刚铎你不是想要追戎装公主的吗?怎么又跑来争天弓了?”他忍不住问。

    刚铎回头看了他一眼,解释说:“以我这模样,追戎装公主的希望小到忽略不计。但是……反正天弓已经傻了嘛,她应该不会在乎我长得又矮又丑。”

    他停顿了一下,很严肃很认真地说:“熊猫!这是关系到我下半生幸福的事情,你要是敢来跟我争,别怪我刀下无情!”

    熊猫愣了几秒钟,叹气摇头。

    虽然他很想要吐槽两句,但刚铎这理由真的是简单朴实而又充满说服力,让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作为一个高等地精,刚铎的个头比一般地精高一点。寻常地精一米左右,他大概有一米二显然依旧属于“小矮子”的范畴。而他的皮肤则和普通地精一样是绿色的,脸上和身上都有不少皱纹。无非看起来比普通的地精壮实一些,五官端正一些,眼睛更有精神一些。

    正常情况下,真的就像他说的那样,除了傻子,谁会喜欢他?

    想到这里,熊猫又看向其他参加“比武招亲”的人,顿时发现,他们大多长得歪瓜裂枣,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

    顿时,他对这些人就多了几分同情,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唉!都是可怜人啊……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