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冠、两对透明的翅膀、巨大的复眼,双蛇缠绕锯齿剑的符号。

    任何一个恶魔,乃至于地狱里面的任何一个生灵,甚至任何对于地狱、对于恶魔稍稍有研究的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大恶魔别西卜,有着“鬼王”、“地狱总帅”、“七大魔王”、“魔神之首”等一系列称号,“地狱最强”宝座的候选人之一,所有恶魔之中位于最高位的统治者祂甚至比一般被称之为“魔王”的路西法统治着更多的部下。只是当年在天堂地狱之战中,祂坐镇地狱军中枢,路西法主持前线战局,才导致路西法比祂有名。

    诺曼·斯皮克已经完全吓傻了,他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心中倒是想过要为自己辩护两句,但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别西卜总帅从来就不是宽厚仁慈的人恶魔的字典里面也从来没有“宽厚仁慈”这个词,这种感情对他们来说不是美德,而是缺点。

    作为冒犯伟大总帅的罪人,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等待处罚即便那会是残酷的死亡。

    但爱丽丝并没有杀他。

    别说她只是借用人偶来到这里,就算她本人亲自来了,想要杀死诺曼·斯皮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哪怕是诺曼·斯皮克现在就趴在地上等着挨打,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毕竟……她可不是地狱里面那位“鬼王别西卜”,没那么强啊!

    然而爱丽丝眼珠子一转,就有了坏主意。

    “抬起头来。”她用冰冷而且随意的语气说。

    诺曼·斯皮克颤抖着抬起头。

    下一瞬间,双方的目光相遇了。

    斯皮克的表情顿时变得惊恐万分,却又一动都不敢动。直到过了几秒钟,伴随着爱丽丝的一声冷笑,他才大叫一声,仰天就倒。

    他在地上翻来滚去,一边滚动,一边惨叫,看样子就像是是被一群身高两米五的壮硕兽人按在地上狠狠毒打了一顿可能还用上了钉头锤狼牙棒等辅助工具,并且对某些需要和谐的人体器官展开了针对性的特殊攻击总而言之,属于那种如果送到地球上的医院,绝对会被鉴定出伤残甚至是严重伤残程度的惨烈。

    作为一个拥有四分之三恶魔血统的魔人,斯皮克有出色的自我恢复能力,想要给他留下严重的伤残并不容易。如果他能够穿越到地球的话,就算失去了魔法的力量,也可以靠着优秀的恢复力去当个卓越的耐力型运动员,比方说跑马拉松什么的。

    但现在,他却感觉自己的身体完全失去了力量,就连引以为豪的恢复力和魔力都几乎完全消散不,这些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镌刻在他灵魂最深处的烙印,那象征他魔人身份,统御他体内混杂的血脉,让那来历不明的四分之一不至于殃及其余四分之三,以至于使得他的身体彻底崩溃的力量,似乎都要消散。

    “不!不!路西法啊!不!”

    斯皮克惨叫着,在地上翻滚挣扎,手脚不由自主地抽搐。吐沫和鲜血从他的眼睛鼻孔嘴巴里面不断流出来,他却没有半点力气去擦。

    爱丽丝抹掉了他灵魂里面,来自于上级恶魔的烙印。

    对于她来说,这并不难。诺曼·斯皮克的上级恶魔实力并不弱,但距离七十二魔王的水平还远得很,以她的位阶,想要抹掉对方的烙印,只要斯皮克自己不抵抗,完全不成问题。

    毕竟……当年被派到人间的时候,诺曼·斯皮克其实并没有踏入传奇,甚至距离这个层次还远得很。他是在接触人间的魔法体系之后,才通过自己的学习和研究,成为一位大魔法师,最终踏入传奇层次的。

    以他现在的实力,甚至可能都已经超过了他的上级。要是他能够回到地狱,或许会上演一出逆袭剧目呢。

    当然,这一切都已经不可能了。

    现在诺曼·斯皮克的灵魂里面已经没有了高等恶魔的烙印,没有这个的话,作为混血恶魔的他就要面对最大的危险血脉自净。

    恶魔血脉是很强力的,它很难和一般的血脉共存至少斯皮克自己的那四分之一恶魔以外的血脉不够这个资格。按照一般的情况,当恶魔成年的时候,他体内壮大的恶魔血脉就会自发地排斥那低劣的血脉。

    这种情况未必是坏事,相反,或许能够让诺曼·斯皮克进化为纯血恶魔。然而可能性嘛……反正总归是有可能的,混血恶魔又不是什么稀有资源,死上千儿八百个,换一两个纯血恶魔,这生意做得。

    但对斯皮克本人来说,这生意显然做不得!他又不是穿越者们常常挂在嘴边的“欧皇”,哪里可能有这么好的运气!

    事实上他已经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血脉正在崩溃,不出意外的话,他很快就会因此死去,化为一滩硫磺味的脓血。

    “啊!啊!路西法啊!”

    他惨叫着,不断翻滚。

    爱丽丝冷冷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又过了几秒钟,斯皮克虽然依旧痛彻心扉,但却已经连翻滚的力气都没有了。

    就在这时,他心中猛地灵光一闪,隐约猜到了什么。

    虽然他自己也觉得这猜想很荒谬,但……死到临头,就算是一根稻草也要抓住!

    于是他改变了自己习惯性的说法。

    “啊!啊!别西卜啊!”他用仅剩的力量,有气无力地呻吟。

    爱丽丝终于露出了笑容。

    “虽然反应有点迟钝,但好在还不是无可救药。”她走到了斯皮克的面前,蹲下来,用右手指向了对方的眉心。

    伴随着昆虫噬咬的沙沙声,诺曼·斯皮克的眉心浮现出了双蛇缠绕锯齿剑的符号。

    这意味着,他被刻下了“鬼王”别西卜的烙印,成为了别西卜或者说,是爱丽丝的奴仆。

    做完这一切,爱丽丝重新站了起来,目光恢复冰冷。

    感觉身体重新恢复了一些力气的斯皮克怀着死里逃生的喜悦和巨大的迷网,挣扎着爬到了她的面前,想要吻她的脚尖,却被她一脚踢了出去。

    “想要向我效忠,先证明你有这个资格吧!”她毫无感情地说。

    过了一会儿,穿越者们冲进研究所的时候,看到的是坐在自带的椅子上看书的爱丽丝,以及跪在她旁边,正一脸谄媚地笑着,小心翼翼给她扇扇子的诺曼·斯皮克。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