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捉被打倒的污染傀儡,是熊猫的主意。

    他其实真没考虑过别的,只是觉得这些人有点可怜。要是可以挽救的话,还是试着挽救一下比较好。

    如果是正常的战斗,这种做法自然是很有舍己救人的圣母范儿。然而一方全是穿越者的战斗怎么也不能算是“正常的战斗”事实上穿越者们压根不在乎自己死多少次,反倒是或许能抓到几个传奇手下,让他们大感兴奋,无论是打架的、抓人的还是忙着搞封印的,没有谁发出半句怨言,相反都兴致勃勃,卯足了力气。

    在一片兵荒马乱之中,爱丽丝走向了战场的前线。

    “快回去,这里危险!”尤涅若注意到了她,大声劝道,“俺寻思你这人偶成本不低,弄坏了蛮可惜的!”

    爱丽丝笑了笑:“放心,没问题。”

    说着她继续向前,云淡风轻地从激烈的战场里面走过。却很奇妙地一招都没挨,宛若所有的攻击都避开了她一般。

    然后,她就这样轻轻松松地穿过了前排战线,朝着污染傀儡们的后排战线走去。

    熊猫等人皱起眉头,担心她会被集火。可他们立刻发现那些魔物们压根就没有攻击爱丽丝的意思它们似乎压根就当爱丽丝不存在,甚至爱丽丝在距离它们不超过五米的地方悠悠然走过,它们都没有任何反应。

    “这是怎么回事?”

    “那些污染傀儡难道都是星际选手,敌人近在咫尺都看不到的那种?”

    “爱丽丝这个人偶自带被动隐形?”

    一片议论之中,王土豪突然若有所思地说:“我记得……爱丽丝的位阶好像很高对吧?”

    众人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在恶魔的世界里面,“位阶”是不可逾越的天堑。爱丽丝虽然实力不强,但位阶却高到离谱她是地狱恶魔总帅之一,“鬼王”别西卜位格的持有者,以位阶来说,在所有的恶魔里面都是最顶尖的,已经高到不能再高。

    如果她真的能够自由运用自身位阶的力量,哪怕只是一星半点,也能把这些魔人制造的污染傀儡压制得死死的,当然不用担心被攻击。

    想到这里,熊猫忍不住在聊天频道说:“爱丽丝,你能制服这些家伙吗?”

    “我能直接弄死它们,需要吗?”爱丽丝回答。

    “弄死还是算了!”不等熊猫回答,就有人抢着开口,“活捉行不行?”

    “抱歉,这对我来说就像是切豆腐丝,难度太高,关键是没专门练过你们不介意这些家伙被我弄死的话,我可以现场练一练,或许练死二三十个之后,就能有百分之五十左右的成功率了。”

    “……那还是算了,您自己忙去吧。”

    一番对话,爱丽丝已经从那些正在不断射箭或者施法的污染傀儡身边走过,消失在了大厅的另一端。

    穿过了这个宽阔的大厅,接下来的道路虽然弯弯曲曲,但却只有一条路,不再有什么分叉。只是随着这条宛若螺旋形状的通道走到尽头,她又看到了几个分叉。

    借着两边石壁上血色的光芒,她抬头看去,看到了恶魔语的门牌。

    “仓库、卧室、研究所……为什么诺曼·斯皮克这家伙在自己家里也要写门牌?而且还用了恶魔语……他是哪里来的强迫症患者吗?还是画风变成思乡游子了?”

    爱丽丝一边讽刺,一边先走向了“卧室”。

    走过一段通道,她看到了一间充满地狱风格的卧室沸腾的岩浆池不断冒着硫磺蒸汽,血肉的圆盘应该是床铺,一根根锋利的石笋之间,几株正张开嘴巴流口水的魔界植物看起来没多大精神,大概是不适应人间的环境。

    不知道诺曼·斯皮克花了多大的代价,才在人间建成了这么一间宛若地狱的屋子。

    爱丽丝看了一会儿,摇摇头,转身走了。

    “穷鬼!这屋子里面就没见一点稀罕东西!”她自言自语。

    然后,她又去了仓库。

    这次她更不满意,仓库里面的东西其实挺多的,但几乎全都是“魔法师”用的,“恶魔”所需的货物少得可怜,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这个穷逼该不会把能搞到的特殊物资都用掉了吧?”她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琳琅满目的财宝,想起了刚才那座简陋的“地狱卧室”,“要在人间制造那么一间屋子,的确不大容易……可恶!要是等天堂地狱版本开了,那些地狱资源都可以很轻易获得,现在搞这种东西,完全是在浪费啊!”

    已经把诺曼·斯皮克的财富看成自己战利品的爱丽丝很不满意。

    抱怨过之后,她朝着研究所走去。

    这次,她看到了自己要找的人。

    一个罩着厚重兜袍的身影,正站在血池旁边。血池里面翻滚的气泡中,一个连内裤都没穿的青年男子躯体载沉载浮,看起来好像是已经煮熟了的肉。

    “你可真让我好找!”爱丽丝并没有玩“隐秘行动”的意思,直接开口说,“诺曼·斯皮克,浪费我时间的罪是很重的!”

    斯皮克正在专心控制血池,仔细调整布雷夫·塞勒斯的改造程序,突然听到刚才跟自己隔着虚无之眼对话的小女孩的声音,他大吃一惊,立刻就地一个翻滚,躲到旁边,同时双手各发出一个法术,一道暗绿色的魔法箭和十几颗紫色的光球呼啸而去,直取爱丽丝。

    面对气势汹汹的攻击,爱丽丝连躲闪都懒得,身上腾起了一股硫磺气息,就看到一圈魔法盾浮现出来,将这些攻击全都挡住。

    斯皮克一惊,急忙念起咒语,狂风在他的周围盘旋,魔法的力量不断凝聚在他手上升起的符文之中,眼看就要化成一个极为强大的法术。

    “诺曼·斯皮克!你的愚蠢简直突破天际!”爱丽丝再次开口,话音里面充满了怒气,“你想要浪费我的时间到什么时候?”

    斯皮克这才回过神来敌人只有一个,而且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强,只是气息有些奇怪,不像是人间的传奇法师,倒像是……地狱的同类。

    他暂停了法术,警惕地站了起来,兜袍落下,露出苍老学者模样的伪装,试探着问:“你……也是从地狱来的?”

    爱丽丝叹了口气,露出了无奈之色:“你的眼睛、鼻子和耳朵里面,难道没有哪怕一样好用的吗?”

    说着,她的额头上浮现出了一个怪异的符号。

    那是一把被双蛇缠绕的锯齿剑。

    看到这符号,诺曼·斯皮克愣了一下,抬手擦了擦眼睛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不适合的环境里面居住得太久,损害了视力。

    然而爱丽丝脚下的影子随即缓缓站立了起来,化作一个身材高大、头戴王冠、背后有两对透明翅膀的怪异人形。

    诺曼·斯皮克的身体僵住了,一动也不敢动。

    那影子变化出来的人形同样不动,但胸前渐渐浮现出了双蛇缠绕锯齿剑的符号。

    随着符号最终清晰,它的头部猛地一亮,出现了两个加起来占了大概有半张脸,鲜红而诡异的复眼。

    “诺曼·斯皮克。”幽深的声音从不知哪里传来,“你很嚣张呢!刚才居然胆敢假装认不出我……”

    魔人猛然惊醒,惨叫一声,双腿一软,趴在了地上。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