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身人偶的爱丽丝,悠悠然走在幽暗的迷宫之中。

    这座迷宫已经被穿越者们糟蹋得不成样子,诺曼·斯皮克花了二百年时间打造的重重防御被他们以人海战术碾压了过去。尽管迷宫里面随处可见战斗的痕迹,但所有的一切都没有意义,甚至没有能够杀掉哪怕一个入侵者。

    ……谁叫复活点就在旁边呢,因为陷阱而死的穿越者们,甚至连等虚弱都懒得,直接带着虚弱状态就继续冲锋了。反正不过是脸接飞刀、脸接火球、脸接酸液、脸接毒雾……总而言之一句话,既然你打不死我,那我为什么不直接脸探草丛?

    不死身,就是这么自信!

    托这些先行者们的福,现在爱丽丝面前可以说是一片坦途,没有任何阻碍。

    不过……世上总有例外。

    她走了一会儿,猛地停下脚步,注视着拐角处一片阴暗。

    那是一个没人会注意的角落,什么都没有至少看上去是这样。

    然而在爱丽丝眼中,那里并非空无一物,而是有一个小小的眼珠,正在滴溜溜地转动,不停窥视着左右。

    “虚无之眼,诺曼·斯皮克的位阶看来还不低啊。”她自言自语,径直走到了那个眼珠面前,伸手戳了戳它。

    虚体的眼珠被她轻易地接触到,虽然并没因此受伤,却受到了相当的惊吓,猛地收缩了一圈,向后退去。

    “给我连接你的上司。”人偶少女露出一个“阳光明媚”的笑容,“快!”

    虚无之眼没有应答。

    爱丽丝皱了皱眉,身体猛地向前,犹如野猫捕猎一样,阴森森地看着它。

    “我的耐心有限,卑微的下阶!”她的语气变得阴森,更有硫磺和血的气味凭空产生,犹如潮水一般蔓延,“执行我的命令!”

    虚无之眼震动了一下,然后慢慢向前倾这对它来说,意味着服从。

    血池旁边,正在注视布雷夫改造情况的诺曼·斯皮克眉头一皱,收到了一条意外的消息。

    “有人发现了我的侦查兵?难道是有传奇位阶的圣职者来了?”

    他自言自语,用意识连接了那个虚无之眼。

    于是,他看到了一个蹲在虚无之眼面前的小姑娘。

    这小姑娘约莫十岁上下,有一头漂亮却带着无机质感觉的金发,看起来相当美丽。她穿着复杂而精致,绝对不适合灵活行动的洋装,一看就知道是很少出门的那种人,总的来说,是那种让人完全感觉不到威胁的类型。

    这小女孩肯定不是,那究竟是谁呢?

    斯皮克纳闷地思考着,调整虚无之眼的角度,寻找更多的蛛丝马迹。

    但还没等虚无之眼转动,那小姑娘就一把抓住了它。

    “诺曼·斯皮克!你在看着这里吧?”她用倨傲的语气,以一种理所当然的态度说,“你究竟在搞什么鬼?随随便便给人添麻烦,你不觉得羞愧吗?”

    斯皮克被这嚣张指数五颗星的发言震慑了大概十分之一秒,然后他就雷霆暴怒,几乎要跳起来。

    这小女孩太嚣张了!

    他是谁?他是人间著名的传奇强者,是色雷斯魔法协会的创立者,是当代最强的施法者,是威震天下超过两百年的前辈高手。

    他还是潜伏在人间几百年都没被发觉的魔人,是将整个色雷斯魔法界中高端力量一网打尽的猎手,是能够批量制造传奇傀儡兵的改造大师。

    最重要的是,他很强!

    然而,区区一个小女孩!

    区区一个小女孩!!!

    斯皮克简直没办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他甚至感到两肩后面一些的空中在疼痛那里原本应该有一对翅膀,但他在潜入人间之前通过一个仪式切掉了它,并且确保它不会再长出来,毕竟人间没有哪个种族会整天带着一双冒着硫磺火焰的蝙蝠翅膀到处跑。

    虽然翅膀已经没了二百多年,但每当斯皮克极度激动的时候,他依然会感觉到自己的翅膀在疼。

    这种疼法,叫幻肢疼。

    现在,他就已经气得幻肢疼了。

    他瞪大了眼睛,左手画了一个符号,那个虚无之眼立刻爆炸,化成一团硫磺味的烟雾,消失得无影无踪。

    爱丽丝瞪着眼睛,阴森森看着这东西消失的地方,沉默了几秒钟。

    然后,她笑了起来,笑声低沉而阴冷,让人只要听到一点声音就会感觉到不安,甚至可能会做噩梦。

    哦,“可能”这个词是多余的,或许悬念只在于,是会因为噩梦而神经衰弱?还是因为噩梦而突发中风?

    笑了一会儿之后,爱丽丝重新站了起来,沿着之前冲进去的穿越者们行进的轨迹,朝着前面走去。

    “我越来越好奇了。”她自言自语,“等我们见面的时候,你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眼瞎的诺曼·斯皮克!”

    这次她走得很快,不一会儿,就穿过了整个迷宫,来到了还在激战的大厅。

    大厅里面的战况已经完全倾向于穿越者们了,那些前排的污染傀儡们倒下了大概三分之一,剩下的也大多岌岌可危,防线摇摇欲坠,眼看就要彻底崩溃。

    穿越者们大呼小叫着,愉快而激烈地发动如同潮水一般的猛攻,时不时就有一个污染傀儡被击倒,然后至少七八个人一拥而上,把它打得如同一团马赛克当然,如果这家伙看起来比较像个人类,或者身上有装备的话,则会被乱棍打昏再拖到后方,埃里克等人准备了足够多的封印,正在抓紧时间把它们封印住。

    “封印这些干什么?”爱丽丝有些好奇地问。

    忙得脚不沾地的埃里克头都没抬,回答,“也许将来可以治疗一下,治好的话就是一个传奇打手啊。”

    “没治了,灵魂都烂了。”

    “或许偶尔也有一两个没烂透了的。”

    爱丽丝仔细看了看埃里克正在治疗的那个那是一个肌肉虬结的壮汉,可以用“拳头上能站人、胳膊上能跑马”来形容。这家伙身上有许多伤痕,但并不致命,可在她看来,它已经满是腐烂穿孔,几乎一碰就能流出脓水的灵魂,实在是没有任何拯救的可能。

    抱着“也许可以试试”的想法,她用灵魂的触须稍稍接触了一下那家伙的灵魂。

    下一瞬间,伴随着水泡破裂一般的轻微声音,这家伙在他们面前炸成了一滩血水,溅的满地都是。

    “看来它属于烂透了的那种。”她说。

    埃里克叹了口气:“爱丽丝!拜托!你能不能不要给我添麻烦?我已经够累的了!”

    看着他一脸疲惫的样子,又看看不远处横七竖八躺着的若干等待处理的“物品”,以及正在将一个看样子大概是混血女精灵的污染傀儡打倒,努力拖回来的家伙们,再想到诺曼·斯皮克那个连自己这等大佬都认不出来的傻缺,爱丽丝摇摇头,露出了无奈的叹息。

    “简直是瞎胡闹!你们没一个靠谱的!”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