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赫赫有名的“沙漠狼盗”首领杰拉德大人习惯性瞪着眼睛,看着面前那个战战兢兢的信使,“你们老大要我帮你们追查布雷夫·塞勒斯的下落?”

    “是……是的……”那位信使其实也算是个胆大的人,否则绝对没有勇气孤身一人来拜访凶名赫赫的沙漠狼盗团,但看着周围那群狼头人身的家伙对着自己流口水,再多的勇气也不够用。他战战兢兢地回答,同时努力夹紧双腿因为他听说过,狼这类动物,在袭击猎物的时候,喜欢掏档。

    杰拉德思考了几秒钟,打开私聊频道。

    “莫来人找我去帮忙追查布雷夫的下落,你看我该怎么办?”

    “他们开出什么条件?”

    看到女朋友的答复,杰拉德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还没问最重要的问题。

    “如果我去帮你们追查……有什么好处?”

    信使大喜,立刻拿出礼单,一口气念了半天。

    杰拉德一开始还饶有兴趣地听,结果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大吼一声“住嘴”,打断了信使的话。

    “你们……这究竟是什么啊?”他不高兴地说,“粮食、布料、酒、糖、香料、草药……怎么都是日用品之类的?”

    信使有些茫然地看着他:“您喜欢金币?我们可以换成现钱。只是觉得您拿到了钱也是要买东西,不如直接给东西,更有诚意一点……”

    杰拉德语塞,转头看看周围,发现手下们一个个吐出了舌头,笑得很愉快。

    玛德制杖!要给你们整点脑白金才行!这样下去只会丢我的脸啊!

    他默默地在心里骂了几句,放弃了训斥这些笨蛋们的打算,叹道:“要体现诚意,至少给我们一些武器铠甲之类吧!”

    信使愣了一下,疑惑地看着他:“你们……也用武器铠甲?”

    杰拉德顿时回过神来,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他和这些手下们,战斗的时候一般都是化为狼人甚至干脆就是野狼形态的,就算平时,也基本不穿衣服,当然既用不着武器,也用不着铠甲。

    难怪人家会觉得纳闷!

    想通了之后,他再看这份礼单,就觉得对方其实还是很有诚意的。东西的数量给得很足不算,还愿意帮忙提供地窖储存,需要的时候派个人去拿就好。

    如果真能谈成这笔生意,他们这群山贼就算是在莫来境内也有据点了。将来无论是“做买卖”还是销赃,都方便得多。

    所以他考虑了一下,又联系了女朋友,介绍了一下莫来人的条件。

    “感觉挺有诚意的,可以考虑答应下来。”

    “可是……我该怎么去追查布雷夫的下落?难道真靠鼻子闻?”

    “呵呵,这种时候就该我出场了!如果袭击布雷夫的真的是魔人诺曼·斯皮克,那么我一定能找到蛛丝马迹!玩邪恶手段,我也是专家!”

    杰拉德想象了一下女朋友信心十足的笑容,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信使看着面前这个狼头人身大块头那恐怖的表情,战战兢兢地问:“杰……杰拉德大人,您觉得……我们……我们的礼物……还满……满意吗?”

    杰拉德连连点头:“嗯,我很满意!这样吧,你们稍等几个小时,我和我的帮手会直接到莫来港去……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信使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越快越好!”

    等信使下山之后,杰拉德向手下们吩咐了几句,就回到了城堡。

    令他惊讶的是,在城堡大厅里面,他赫然见到了熊猫和尤涅若。

    “唉?熊猫你不是正在编程序吗?白天应该是你的睡觉时间吧,怎么跑城堡来了?”

    “尤涅若!你还敢出来?!信不信拉娜立刻杀过来,拖你去连续办公几天几夜!”

    熊猫笑了:“我是被尤涅若抓壮丁的,他找我帮忙来着。”

    “帮忙?”

    “嗯,我跟布雷夫一起喝过酒,一起打过架,也算是朋友了。他突破瓶颈踏入传奇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尤涅若叹了口气,“我觉得他这次倒霉,我多少也有责任,所以想要帮帮忙。”

    “可你能帮得上什么忙啊?你是会追踪,还是会驱魔?”

    “所以我找了会这些的啊。”尤涅若笑着指了指熊猫。

    杰拉德和熊猫都笑了。

    就在这时,阿尔菲茵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别磨磨蹭蹭了,快出发吧!人间大炮可是有偏差的!”

    杰拉德急忙赶了出去,熊猫和尤涅若随后跟上。

    一个多小时之后,他们重新聚集在了莫来港。

    之前发生袭击的地方目前被用锁链围了起来,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莫来人虽然拿不出有效的追踪手段,但他们至少懂得保护现场。只是毕竟时间已经过去了不少,连地上的血痕都已经湮没了许多,不细心看的话,甚至看不出多少战斗的痕迹。

    看到这一幕,熊猫皱起了眉头。

    怕是不容易追查了……

    他暗暗担心。

    不过,他并没有向旁边的塞勒斯公爵等人表露自己的想法,反而作出镇定自若的样子来。

    事情已经过去了好一段时间,现在追查,其实也只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能不能成功,本来就没多大希望。

    就在他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阿尔菲茵突然靠上前去,仔细看了一会儿,笑了。

    “果然是恶魔的力量!”她说,“出手的家伙一开始隐藏在墙角的阴影里面就是这块阴影。”

    她指着一块并不显眼的石头,那石头只有拳头大小,看起来平平无奇。

    “只有一点点阴影,但他就能藏在里面,这绝对不是潜行或者一般的法术能做到的!而且他在战斗爆发之后突然跳出来之后当时布雷夫应该被引到了他的旁边只用了一下子就制服了布雷夫。紧接着他们就同样跳入了阴影之中离开……从他出手,到他们离开,前后不会超过十秒钟,这人相当的老练啊!”

    听到她的分析,塞勒斯公爵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事实上,在出事之后,塞勒斯家族的追踪专家们早就分析过战场的情况。他们也判断出了布雷夫应该是首先被人挑衅和引诱,然后突然遭到了袭击。只是地上既没有魔法阵的残留,也没有非常激烈的战斗痕迹,这让追踪专家们也有些茫然,不明白那个展开突然袭击的敌人是从哪里来的。

    ……就算是用传送法术赶到,至少也该有个接引他的魔法阵啊!

    而且,敌人究竟是怎么离开的?他们也一直不明白。

    现在才知道,原来那家伙竟然是个玩弄阴影的专家,不仅能够藏身于一片拳头大小的阴影里面,甚至还能直接带着一群人借助阴影传送离开!

    “那么……还有办法追踪吗?”他紧张地问。

    阿尔菲茵抬起头,看了看天空,想了想,说:“等天黑了之后,我可以试着用魔法仪式追查对方的去向。想要准确是不可能的,但大致的方向和距离,应该还难不倒我。”

    塞勒斯公爵叹了口气,看着还没抵达中天的太阳,心中充满了担忧和急躁……

章节目录

莽穿新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楚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白并收藏莽穿新世界最新章节